2018/7/15 15:09:31当前位置媒体热门新闻热点浏览文章

8|恢复故地

徽宗君臣的愿景,是大宋王师旌旗北向,百姓归依,覆灭辽国,恢复幽燕。事实上呢,是十几万大宋王师,被苟延残喘的辽国打得灰头土脸。童贯即便再擅长欺上瞒下,诿过揽功,也捂不住这么大的漏洞。

徽宗很失望,痛责童贯无可以误国。童贯慌了神,病急乱投医,金国不是很可以打吗,大宋朝文明富裕,打仗这种粗活让女真人干呗。就这样,童贯自行设计了一个PPP项目。

他派人拜见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请求金国起兵与宋朝“夹攻”燕京。

按“海上之盟”的商定,金攻中京,宋取燕京。现在,金国已经履行了商定,大宋单方提出修改盟约,条件就要重新谈了。

谈判桌上,金国再没有了先前的仰视态度和自卑心理,变得倨傲而且强硬。宋使再怎样可以言善辩,终归是底气不足。谈判异常艰苦,依然达不成共识。

最后,金国下了最后通牒:第一,金国按海上之盟的商定,将燕京地区的六个州交割给宋朝;第二,宋朝除每年向金国移交原来给辽朝的50万岁币外,还须一次性补交100万“购买服务费”“燕京代税银”;第三,假如宋朝半月内不予回答,金军将采取强硬行动。

金国要价高,童贯有点懵。不过,俗话说,可以使用钱处理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童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可以咬着牙答应下来。

两国如约合力攻辽,结果除了先前辽国投降大宋顺手牵羊得到的两个州以外,宋朝毫无建树。其余州都落入了金人手里,他们把燕山府所属的几个州归还宋朝。

金国还答应,等抓到了辽天祚帝,就把大同府的4个州,也还给北宋。当时辽天祚帝藏在云中地区,那里紧邻西夏,辽天祚帝可可以逃到西夏,所以金国要重兵防守。

不论内里如何龌龊不堪,表面上看,大宋朝至少部分恢复了汉唐故地,也算是不世之功吧。朝廷论功行赏,童贯被解除兵权,做了真三公,又加封徐国公、豫国公。按神宗遗命,给恢复燕云十六州的主帅封王的事,也提上了议事日程。

9|背盟:招降纳叛

《论语》中有一段孔子和学生子贡的对话:

子贡问怎么治理政事,孔子说:“备足粮食,充实军备,百姓信任政府。”

子贡问:“假如迫不得已要去掉其中一项,在这三项之中去掉哪一项呢?”

孔子说:“去掉军备。”

子贡又问:“假如迫不得已再去掉一项,两项之中去掉哪一项呢?”

孔子说:“去掉粮食。自古以来谁也免不了一死,但一个国家不可以得到老百姓的信任,那就完蛋了。”

你看,在孔夫子的心目中,守信是比吃饭还重要的一等一的大事。

不过话说回来,圣人极力倡导什么,就说明我们特别欠缺什么。经常有老人家慨叹人心不古,细读历史你就会发现,人心似乎素来就没有“古”过。

在背盟违约、耍滑抵赖方面,假如宋徽宗自称第二,那么历代帝王将相就没人敢称第一。

在宋和金签署的盟书中有商定,两国不得互派间谍,不得招降纳叛。其中还立下重誓,假如违背商定,天地作证,神明降灾,断子绝孙,国家灭亡。

毒誓发的够狠吧,可徽宗似乎压根儿就没当过真。条约刚签了一个多月,就发生了诱降张觉事件。

张觉原来是辽的将领,金攻辽时投降。后来,金太祖完颜阿骨打改平州为南京,任命张觉为南京留守。

张觉呆的不开心,就和大宋燕山府联络,想带着平州、滦州、营州投降宋朝。当月,金有一批重臣前往广宁府(今辽宁北镇)的枢密院,途经平州。张觉派人把他们一律杀掉,以行动表示与金决裂的决心。

对于张觉的反叛,金廷的反应极为激烈,迅速派兵讨伐。张觉侥幸胜了一场,竟然以大捷报入宋廷。

盟约刚刚签署,而且金人的战斗力宋人心知肚明,于情于理,宋朝都没有理由趟这趟浑水。谁料,徽宗闻报的反应,居然是大喜,马上改平州为泰宁军,正式授张觉为节度使,还给了他不少赏赐。

大凡蛮族,在很多地方都不可理喻,但蛮族的传统,大都极为重视盟约。大宋皇帝言而无信,明目张胆背盟,让金国极为愤怒和失望。

几个月后,金太宗腾出手来,开始平叛。名将完颜宗望亲身挂帅,一战就把张觉打得落花流水。张觉无奈,仓皇逃入宋境,躲进了燕京府。

金国恨透了张觉,拿不到张觉的人头,绝不罢休。宗望平定三州之后,以招降纳叛的罪名责问大宋河北、河东、燕山三路地方官,索要叛将。

接下来的情节,就似曾相识了,徽宗的做法和新闻报道里的少量出境游的游客、公交车上的大爷、跳广场舞的大妈毫无二致:

燕山府宣抚使王安中坚称没有隐匿张觉。宗望不信,说假如不把张觉交出来,就要攻进燕京,自行捉拿。

徽宗没办法,又指示杀了一个和张觉相貌相像的人,拿去搪塞。骗术被金人识破后,徽宗黔驴技穷,只好一咬牙,下令杀了张觉,把首级交给金人。

大宋对张觉事件的解决,先是利欲熏心,毁约败盟,后是推诿扯皮,毫无担当。进退失据,好像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对外失了信誉,对内失了人心。

张觉临死前懊悔万分,破口大骂。他的首级被献入金营后,燕京城内的原辽国降将与士卒,兔死狐悲,无不痛哭。从此以后,辽国降将和大宋离心离德,全无效劳之心。

军国大计,在大宋君臣的眼中好像儿戏,轻率败盟,成了亡国的导火索。

10|背盟:留滞迁民

金国原来是一个县域小公司,现在突然开辟出幅员辽阔的大辽市场,人才有限,管理薄弱,四处一团乱哄哄。

刚刚借壳上市的大金公司,并不怎样稀罕土地,大金高管们更关心的是银子和人口。银子使用来支付急剧添加的军费,更使用来给高管们分红。人口迁往京城,给大车店级别的大金京城增添些人气。

所以在谈判“夹攻”燕京时,金提出的附加条件,除了100万“燕京代税银”,另外重要的一项,是迁走所攻取州的官吏、商人、教坊、工匠等人口。这些条件,大宋也正经八百人都答应了。

但是,大宋朝又一次言而无信。

张觉叛金降宋时,那些本应迁往金国京城的居民,都逃回了大宋控制的地区。按照盟约,大宋是不应该收留这些居民的。

但是,徽宗君臣看到金国管理上的混乱,对大量逃民的涌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金国派人拜见童贯,要求交出逃民。童贯跟他们打起了官腔:我们大宋朝幅员万里,老百姓居住分散,有没有逃民掺杂期间,说不清楚。再说了,这事都过去了,就别再计较了吧。

童太师对于邻邦的关切,既倨傲又漠视,让金国非常窝火。

跟官场打过交道的人想象得出来,金国受的窝囊气一定远远不止这些——

宋朝答应了给金国岁币,也知道金国不好惹,一焦急就掏刀子。就说我们打仗花了好多钱,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请给我们点时间,容我们抓紧筹措。结果呢,就是也不说不给,但软磨硬泡,一拖再拖。

当初赵良嗣在代表大宋和金国谈判时,曾经答应借给金国三万石粮食,朝廷也承认了。但等金国前来讨要时,燕山府宣抚使王安中就说,那是赵良嗣答应的,朝廷可没有答应给。再说了,即便朝廷答应给,这么大的数目,我燕山府也给不起。搞得金人拿着字据不知道找谁讨要,一点脾气没有。

至于宋朝迫不得已付给金国的岁币和绢绸,大都也是以次充好,哄骗傻小子。

宋、金结盟之后,按礼节,到了重要节日,两国互派使节祝贺。金国来宋,都是恭顺有礼。到了宋朝使臣到金国朝贺时,就玩起了猫腻。大宋是谁啊?文明上国呀。打架我们不行,玩文字游戏咱是内行啊!你们番邦蛮夷,被耍了还蒙在鼓里呢。

宋朝使节也不想想,大金好歹也是一个国家,大臣里总有几个高中毕业文科学的不错的吧?更何况,他们还收留了很多知书懂礼的辽国降臣呢?结果,小聪明露了馅,金国君臣感觉受到了羞辱。

此时的大金,就像一个刚从乡下进城的暴发户,拿着一份合同,想收了钱、办个证开家大公司,却不料哪儿哪儿都是坑,各种欺骗、推诿、轻蔑、拖延。他闹不明白,自己一直向往的大都市生活怎样这样?!他的忍耐到了极限,准备掀桌子了。

11|背盟:招降辽帝

这段时间,童贯的仕途起起落落。

被解除兵权,加封徐、豫两国公后不到两个月,徽宗就下招让他退休。第二年,实在是没人可使用,就重新让他执掌枢密院,宣抚河北、燕山。

根据神宗遗命,恢复燕山全境的人,加封王爵。可是,太监封王自古少有先例,而且大家也都清楚,所谓童贯恢复的幽燕,掺了太多太多的水分。

朝廷上,口水仗打了3年,最终,徽宗还是兑现了先皇遗命,加封童贯为广阳郡王。不过这时,大宋朝离亡国已经近在咫尺了。

徽宗是一个艺术大家,涉及金石书画,艺术鉴赏,既有水平,又有见解。但是,一涉及治国理政,就莫名其妙,昏招迭出,脑子里就像进了屎。

有一天,徽宗突然想起逃亡在外的辽国皇帝,圣母心泛滥,居然给辽天祚帝写了一封密诏,邀请辽帝归宋。

徽宗对天祚帝说,假如你来了中国,我会以皇兄之礼对待你,地位在我两个兄弟燕王和越王之上。我再给你1000间房子,300名歌女,绝对让你过得舒舒服服的。

天祚帝当时在大山里藏着,好像惊弓之鸟,一晚上睡觉都换俩地儿。接到密诏,自然非常高兴,当即整军南下,准备进入宋境。结果,被金军打了埋伏,全军覆没,天祚帝被俘。徽宗的诏书被搜出来,让金人抓了现形。

面对这样一个谈判对手,金人真的是受不了了。你总在背后搞小动作,败约背盟,完了还百般抵赖是吧,好,我打到黄河。咱们以黄河天堑为界,这下你就不可以捣鬼了吧。

于是,金军兵分两路,大举南下。兵锋所指,如入无人之境。

12|子承父业

徽宗看到金人来真的,吓得要死,就听从李刚的建议,要把皇位传给儿子,以消减金人的愤怒和不信任,以换取和谈的机会。

历来皇位都是皇子们挖空心思争夺的目标,可是,赵桓一听老爸要禅位,当时就哭昏了过去。听说过坑爹的,没听说这么坑儿子的。你把国家玩成这样,让我收拾烂摊子,这雷太大,我顶不了。最后,皇后和宰相等把赵桓硬塞进了龙袍里。

徽宗为表示自己不再掺和宋、金关系,离开都城到南方视察去了。蔡京、王黼等一干一直撺掇徽宗出昏招的大臣,一见大势不妙,也都跟着太上皇撒丫子南逃。

钦宗一边组织抵抗,一边向金人请求谈判。

在给金国的信里,钦宗说只由于奸臣误国,容纳叛亡,岁币逾期,货物粗劣,致使盟约成了一纸空文。这都是我们的错,太上皇也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地道,没脸再做皇帝了,传位给我,你看咱们是不是再坐下来好好谈谈?

金国也没想着把大宋灭掉,就提出3个条件:1、割让黄河以北的三镇给金国;2、赔款;3、把给徽宗出馊主意的大臣,包括童贯、蔡京、蔡攸、王黼、王安中、马扩、李弥大等人解决了。钦宗逐个应允。

事实证实,钦宗虽说和徽宗并不和睦,但究竟是徽宗的亲儿子,在耍小聪明、不靠谱上和他爹如出一辙。

对金国提出的3个条件,第三条的执行可谓雷厉风行。钦宗大概早就看老爹的一群狐朋狗友不顺眼了,毫不手软,金国让杀的杀了,没让杀的也杀了。

第二条赔款,钦宗开始打太极。派使者向金国大倒苦水,要求延期、减免,要使用宝物折合成银子充抵。金人看他们说的实在可怜,多少也做了少量退让。

第一条割地,当金军大兵压境时,钦宗还算老实。等金兵一撤,他立马变脸。明着下旨让黄河以北三镇的守将撤回,暗地里又命令拖着。转过头来对金人讲,这些将军和百姓故土难离,我也管不了他们。你看是不是三镇就不要割让了,我多给些银子和绢绸好不好?

金人尽管尚未开化,账还是会算的。让你赔款你说没钱,一个劲儿哭穷。现在割地,又说添加赔款别割了。你究竟有钱没钱,真把我当傻子了?

13|靖康之变

关键时刻,钦宗的一个致命决策,把大宋朝彻底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金国使臣萧仲恭来宋朝谈判,要回国时,钦宗拿出一封亲笔蜡丸密信,托他转交给掌握兵权的耶律余睹。信中,钦宗策反耶律余睹,让他和大宋一起灭掉金国,恢复大辽。

耶律余睹原是辽国重臣,在立谁为帝时站错了队。新皇即位后,要对他报复,于是他投靠了金朝,在灭辽战争中立下大功。

钦宗这脑洞开的,都出了银河系了。你想搞策反,耶律余睹是怎样想的,你压根都不清楚。策反这种绝密的信件,居然委托敌国的使节代为送达。这种办法都想得出来,大宋不亡,还有天理吗?

这一事件的结果是,萧仲恭把密信直接交给了完颜宗望。后边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钦宗太可以作了,金人原本只想揍他一顿出出气,他自己凑上去,说你捅死我算了。

面对钦宗这样一个谈判对手,金人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天啊,给我一个靠谱的宋人吧?!

南宋大儒朱熹谈及靖康之变,有一段痛彻心扉的评论:

你看看宋徽宗那一朝有一件事做的是对的吗?古代大国的君主就算再差,总还是有一两件大事可以做对,就算这样都免不了要亡国。可是宋徽宗那会儿,连一件小事都没做对过,就算没有女真人南下,这国家也别想可以搞好。女真人是一帮夷狄,他们和咱们签约了,说话还可以算数,咱们却反反复复地违约,可以不把女真人惹毛了吗?

14|童贯的末日

金军大举南下时,童贯正统率大军驻扎太原。完颜宗翰派使节来,斥责大宋背盟,通报将兴兵讨伐,劝童贯从速割让河东、河北以谢罪。

童太师自从军以来,一向都是开疆拓土,怎样可以背割让国土的锅呢?无奈之下,童贯把太原的将士扔在一边,自己一溜烟逃回了京城。

这时,徽宗已经把皇位甩给了钦宗。钦宗正在焦头烂额之际,也顾不得追究童贯擅离任守的罪了。他宣称自己要御驾亲征,要童贯做东京留守。

此时的童贯,早没了当年出征西夏时的胆识和担当。他借口保护太上皇的安危,要跟着徽宗南逃。

徽宗过浮桥出城,童贯的亲军紧随其后。桥窄人多,发生了拥堵,很多士兵被挤下了浮桥,哭爹喊娘,乱成一片。

童贯嫌走得慢,就命令亲军开弓放箭。有一百多人中箭而死,舆论大哗。谏官、御史纷纷指责童贯,太学生陈东等上书,把蔡京、童贯等六人命名为误国“六贼”。

此时,徽宗已经禅位,童贯失去了保护伞。钦宗为了平息金人的愤怒,就想拿童贯当替死鬼。于是,童贯被一连三贬,流放海南。

不等童贯走到海南,钦宗又下诏,历数他的十大罪状,命监察御史张澄沿他所走路线,追上并斩杀他。于是,就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一幕。而此时,离童贯封王,还不到一年时间。

不久,开封城破,徽、钦二帝被俘,数千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后宫妃嫔被押赴北地,大宋王朝经历的屈辱空前绝后。

一名叫岳飞的南宋将领,在一首《满江红》的词作中写道: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靖康耻,确实是一种耻,它是一种文化的耻,文明的耻。具体到当事人,徽宗、钦宗、蔡京、童贯,可可以更精确的说法应该是——咎由自取。

(“太监改变历史”03)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