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13 21:09:50当前位置媒体热门新闻热点浏览文章

一、

我们都讨厌道德绑架,可有些事要真发生在自己身上呢?

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程勇把渠道给了张长林,张长林把药从一万涨到了两万,而后大家心生不怨,没人护着张长林,被点了,导致大家后来都没药吃了。

但其实大家都忘了,哪怕是2万,也仍然比4万的正版药便宜。

再后来,程勇又出现了,大家态度180度转折,都开始对程勇冷眼对待。影片中两次群主见面,一开始大家见面热情称呼勇哥,后面则是一张张冰冷的口罩。两次都是那种老旧小屋,只不过这一冷一热之间,早已物是人非。

可是这时,大家已经不会再去指责诺瓦制药公司了,由于所有的仇恨都已经拉在了曾经帮助大家的程勇身上了。

500的药,诺瓦公司卖37000,程勇卖5000。人们总是惦记赚了大家4500,却忘了他帮大家省了32000.

当然,电影里没体现出来,但绝对不会没人这么去想。就想吕受益的妻子那样,当初程勇帮助了吕受益,她就整杯白酒一饮而尽表达谢意,后来程勇转让渠道,不帮忙了,面对程勇的给的钱时,她就叫程勇走,仿佛是把吕受益的死全怪在程勇一个人身上。

但是直到最后,也没人了解程勇的苦衷,也没有人为程勇考虑,更没有人想到程勇也有住院的父亲和读书的儿子要照顾。

当然,这不是黑,我倒觉得这很好,由于这才是真正的人性。

二、

昨天和朋友喝酒,正巧他一个同学今天火车到,于是凑了一波。都是老家一个县城的人,聊着聊着发现不少共同认识的人。

喝着喝着,酒酣胸胆,大家聊着也就开了,朋友就问同学你爸那手术咋样了?原来这个同学的爸爸生了重病,脑部积水,需要一笔钱做手术。大概10万左右,同学家庭不太富裕,一时半会拿不出来。

而后同学说使用水滴筹到了。而后忽然想到如同哪里听过这个同学的名字,原来是在朋友圈里看过有同学朋友转的水滴筹里见到过。

而后朋友说:上次问完你,就没信了呢,我这还有万八的呢,你要之声,我就直接给你打过去了。

接着那个同学就说了一句让我心里咯噔一下的话,我这辈子可可以都忘不了他说这话时的意气风发,他说:

“借的钱早晚都得还,水滴筹到的不使用还”

回家后,我原本想翻一翻朋友圈的,想要找到那个水滴筹去看一看,我想要看一看上面显示的究竟是多少钱?10万、20万还是30万?

但我最终还是没有去看,也不想去看了。

但是我想,我朋友大概应该更痛心的那个吧。10多年的交情,你有困难,我帮你怎样了的思绪,被这样一句话打的体无完肤。

当然,这不是我今天要说的,我真正痛心的是那份消失于无形的善意。

我们都说今天的社会冷漠,所以我们更应该清楚这份去帮助陌生人的温暖与善意是多么的可贵。

一群认识的不认识的热心筹款,10快也好,100也罢,最终只换来了一句“水滴筹来的不使用还”。

这是我内心恐惧的,当然这不是捐助人的问题,心存良善永远都是好的。

三、

去年在长春和发小的一起住的时候,另一个发小初到长春,没有住的地方,我们俩就让她暂住在我们那,前前后后加起来大半个月的时间。

到她走的那天,悄无声息的就撤了,我们两人都在上班,晚上回家还以为她出门了,准备做饭时还问她想吃啥,而后才得知她走了。

我今年25,我记事起,我们就认识,她也总是那种不靠谱的性格。但也没有生过太大的气,但那一次,我是很不高兴。

我们是20几年的朋友,你在我们这吃住大半个月和20年的交情一比什么都不算。而且也没有必要郑重其事的说谢谢什么之类的,矫情。但是回馈善意的方式不止一种,你的态度,你的状态都是会有外部效应的。

而从始至终,我素来没有感受到。

而时至今日,我和这个发小已经没有了任何联络,甚至连联络方式都被我删光了。而这也是我头一次彻底斩断一段关系。想来也是好笑啊。

最后,我不是什么圣人,天生一俗物,所以我也没有那么高的境界,我施与他人善意的时候,我很期待他人的回馈的,哪怕只是会心一笑也好,我真的很怕那份善意就那么消失于无形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