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13 21:09:13当前位置媒体热门新闻热点浏览文章

            ------我只甘愿成为这世上一朵濯濯青莲

    此片被认为是陈凯歌导演所拍的最完美影片,我想它便是一部不可不看的影视作品。

    全片时长两小时,五十四分二十一秒,讲述了戏子程蝶衣从20年代开始学习唱戏到70年代最后一次在舞台上练唱并最终自刎于他所饰演的"虞姬"最爱的人----楚霸王面前的戏梦人生。于我来说,这部影片要问它具体像世人传达了什么,我不可以逐个道清,只是现在内心还在为张国荣塑造"程蝶衣"一角色久久不可以平静,那个永远最干净、最纯粹的戏子。

    故事的氛围从一开始便是沉重的、压抑的,哪怕到了场景最热闹的部分也是觉得悲哀、惆怅。

    "小石头""小豆子是长大后的"霸王"和"虞姬",也是小时候约好唱一辈子戏的师兄师弟,段小楼和程蝶衣。母亲的决定是这命运的开始,哪怕忍痛切断儿子的六指,不惜任何代价也要送他到梨园学戏。一个妓女的人生观:"开心的活着就好了",在自己看到戏曲的那一刻,笑意横生,便认定儿子肯定要这样的开心,哪可以预想这却是一场悲剧。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这蝶衣此时拼命为真正男性身份的认同而挣扎抵抗,无人了解,在师哥使用烟杆子捣出满嘴鲜雪时,残忍的是他屈服了。"眼波委婉,似笑非笑"吟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的婉柔。紧接着在张府演出了第一场"霸王别姬",

    直接沦为女性的他,与师哥产生了雾里看花般的朦胧情愫,自己心心念念师哥那句"假如我是霸王,那你就是我的妃子",哪成想只是一句戏言罢了。当蝶衣向已经恍惚的师哥执着的说着唱一辈子戏的请求"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这样的幻想早已被闯进他们生活的妓女"菊仙"打破。菊仙和师哥成亲了,师哥是假霸王,蝶衣是真虞姬。一心为师哥寻宝剑的蝶衣,一心想做妃子的虞姬。蝶衣戏里戏外早已分不清,然而对方却是清醒的很。

      为理解救师哥,蝶衣不惜名声为日本人唱戏,最后换来了对方的唾弃,即使求死挣扎的说"青木,他是懂戏的",可这乱世,可这人心,哪可以了解他的至纯至洁,不在乎这个时代多迂腐,多混浊,程蝶衣只做一个钟爱戏曲的戏子,只做爱霸王的虞姬,人们都被时代牵着走了,只留下自己无可奈何。

      社会又一变动,他无法认可那些所谓"爱国青年"对戏剧的任意变更,便动摇了他的"虞姬"位置,而师哥却也任由看着第二个虞姬登台。他不断退却原谅的心彻底崩塌,文革伴着喧嚣与躁动降临在这片土地上,那是中国最黑暗的时代。批斗大会,人们像面目狰狞的怪物,没有人性的互相疯狂扭打,而段小楼在死亡的威胁下露出了丑恶的面孔。生死相随的菊仙,换来的却是一句"真的,我不爱她!"菊仙绝望了,上吊而亡。从一而终的蝶衣,得到他深深的背叛,眼神中透漏着悲凉,"这还是我的师哥吗"不,早已不是了。所以在最后一次排"霸王别姬"中,他选择了自刎,永远活在戏中,永远活在霸王的世界,只有如此,才可以受得住他的那份清净,永恒。

    至始至终,没有多少欢笑与泪水,而是放空。"为何深情在那个年代是如此不堪一击,甚至成了致命的恶果?"这是何等悲哀。我害怕世人将这罪责怪到程蝶衣头上,那不就是在证实"从一而终有错,思念无杂有错吗?"

      别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如若这世界是一座充斥着欲望的罪恶之城,切勿与它同流合污。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