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6/14 22:02:08当前位置媒体热门新闻热点浏览文章


几年前买的一本书《愿你已放下,常驻光阴中——萧红传》,一开始是被书名给吸引的,但是拿到书正真读起来之后,却不怎样喜欢作者的叙述方式,经常有读不下去的感觉,最近在计划清空书架上的未读书籍时,想起它来,遂快速读完剩下的部分,读完的第一感觉就是,萧红是一个在感情中低到尘埃里的人。


民国才女萧红的一生非常坎坷,这一切既是时代也是萧红的个性造就的。


一个女子出生在“无才便是德”的时代中,虽然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但是她有一个重男轻女、既守旧又固执的父亲,想要按自己的意愿好好学习成就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是何其艰难。而萧红生性倔强,她想去哈尔滨读书的心愿非常强烈,在与父亲的各种对抗中,在最爱她的祖父的帮助下,她最终胜利了,取得了去哈尔滨读书的机会。这是多么难得的好机会啊!但是正值青春年华,萧红也避免不了有情窦初开的时候。在读书时期,她有一个在十八岁时的订婚对象,名加汪恩甲。他们同在哈尔滨读书,并且互相往来。特别是在萧红最疼爱她的祖父去世之后,她希望找到一个能依靠的对象,她将自己托付给了汪恩甲,在她还没有好好理解这个人,在她还怀有继续深造的梦想的时候,她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个男人。在那个年代做这样的事情是何其胆大,何其不顾后果,假如他们是佳偶天成,能携手并肩而行,那倒无可厚非。可是沾染恶习的汪恩甲不是萧红心中的良人,后来她毅然决然地离家北上抗婚了。桀骜不驯的萧红在北平跟鼓动她离家的男人住在同一个小院里,这个做法引起了一大波流言,也断绝了她的经济来源。那时候她应该只是单纯想要读书而已。但是离经叛道不计后果的萧红,总是在关键时刻做出任性不理智的选择,在生活困顿的时候,她又去找汪恩甲了,一个她想要解除婚约的男人!!并且还真正意义上的同居了,还幻想着他们会结婚生子并且帮丈夫改掉恶习过着继续深造的日子。在那样的年代,一个如此离经叛道的女子怎可以取得世俗的眼光的接纳?萧红的一生都所遇非人,所托非人,汪恩甲就是第一个非人,他的软弱没担当,他的不真挚把萧红推到了人生的死胡同里。


没有担当的汪恩甲给了萧红虚无缥缈的承诺,却舍弃她于旅馆中,并且一去不复返,留下巨额的债务和身怀六甲的她。而家族之长的父亲为了维护家族的面子早就把萧红逐出族籍并吩咐族人不得搭救她。无情的爱情和冷酷的亲情都不顾她的生死。被困旅馆穷困潦倒的萧红向一份报纸寻求帮助,也许是命中注定,萧军好像命运的化身一般出现在萧红的面前,在萧红人生中最卑微的时刻救她于风尘。他们因诗而爱恋,爱得炽热!萧军爱得热烈的时候想着肯定要救出萧红来,但是仅仅过了四天时间,当他的热度下降的时候,他生出了离意。也许是宿命的安排,那年夏天哈尔滨遭遇了一场大水灾,而萧军刚好比萧红以往认识的男人都要有担当,在洪水肆虐时,他并没有独自逃离,而是前往旅馆寻觅萧红,在一场洪水面前,我们看到了一个有责任感,对萧红怀有真诚爱恋的萧军,能说这场洪水成全了萧红和萧军的倾城之恋!


但是洪水过后总是要面对现实的生活的,长时间困于旅馆食不果腹且身怀六甲的萧红,身体已经虚弱至极,而萧军也只是一个靠写文为生的人,自己尚挣扎在温饱之间,现在还要承担起照顾一个即将生产的孕妇,肩上的担子是何其沉重,但是萧军没有退缩,虽然他们长时间生活在为了生存而挣扎着的状态中,还是给了萧红一个依靠。在乱世可以够有这样的男子,为了身边的女人,放低所有的尊严,为温饱而到处奔走,甚至不惜与所有人为敌,不得不被这个男子所感动,不得不被他折服并且心生爱意。萧红在生产后随即将孩子送予他人抚养,这样决绝的态度或者许是为了可以更无顾虑地和萧军一起生活下去。接下来很长的时间里,萧军都奔波于处理温饱问题,萧红则在家中休养并等待着萧军,而忙碌的萧军与萧红之间却越来越缺乏感情的交流。对于一个生性敏感感情细腻的女人来说,这样长时间的等待和心生的不满情绪是多么折磨人。萧红对爱情有着最大的渴望,她希望可以有恋人的长时间陪伴,但此时的萧军正在为了生活疲于奔命,已经无暇顾及情感交流,萧红尽管理智上能了解他,却在情感的空虚中越发伤感起来,她不愿意做一个等待被喂饱的无使用的女子,她想要有所作为。也就在这之后,萧红慢慢思考并确定了自己的人生的发展方向——写作。


写作给萧红开启了全新的生活,她和萧军的生活也逐步摆脱了靠萧军四处借贷兼职的困顿生活。生活尽管仍然清贫,但是他们有共同的梦想,为着这共同的梦想,能不理人间烟火,单纯做两个快乐的写字人。生活一旦变好了些,多情的萧军那颗躁动的心就开始为其余女子跳动起来,并且还能极坦荡地跟萧红聊起他与其余女子的风花雪月。萧红从在被困的旅馆遇到萧军开始,她就已经知道萧军是一个在爱情上非常炽热的人,爱情一旦来了就肯定会予以回应,不论旁边是谁,也不顾他人感受。但是这样肆无忌惮的说出来,对于深爱着萧军的萧红来说是多么残忍,但是她无可以为力只可以在哀怨中装作不在意。或者许从他们认识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他们在爱情里,萧军扮演的是高高在上的救世主,而萧红则是卑微不堪的被救者,这样的心态下,萧红爱得太过卑微与深沉。


在爱情中萧红的姿态是低入尘埃里的。在萧军的一次次坦坦荡荡毫无愧疚感的感情背叛中,萧红只是一味的容忍着,同时也在内心折磨着自己。在文坛中深受热捧的萧红,在感情中却有着不相称的不自信。对于萧红在文学上的成就,萧军只有讥讽和不以为然,感情上萧红没有取得平等对待,在文学成就上也不可以取得该有的尊重,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人生。后来他们认识了端木蕻良,他对萧红的倾慕之情溢于言表,是萧红的绝对支持者,在萧军与萧红发生冲突争吵的时候,端木蕻良总是站在萧红后面支持她。在萧军骨子里散发着对她的轻贱时,一个温柔体贴尊重她的男子的出现,给了她别样的情感体验。


萧红心里明白萧军不是一个适合她的男人,他们是两个太不相同的人,个性上的不同,人生观,价值观的不同,对生活细节的解决上也是大相径庭,他们注定不会是合适的人生伴侣,说究竟,救她于困顿中的萧军也非她的良人。所以有一天,她跟萧军说“我们分开吧。”萧军说“好。”六年的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时光就在这简短的对话中划上句号。面对一向以弱者姿态出现在萧军生命中的萧红忽然之间的决断,萧军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明知道萧红此刻怀了他的孩子,也仍然视而不见解离开了。


萧红究竟是怎么的女子?命运于她又为何总是这样的不公,这次的离开,她又是身怀六甲!不过此时的萧红已不是当年被困旅馆的萧红,她完全有可可以靠写作养活自己的!

假如说所遇非人是命运的安排,那命运的走向还是握在自己手里的,但是萧红这一次还是没有往正确的方向前进。与萧军分开后,她很快就在公子哥端木蕻良的甜言蜜语中投入了他的怀抱。不可否认,端木蕻良对萧红的感情是无比真诚的,并且还是特别有责任感的,这个责任感表现在他给了萧红名分和婚姻,并且举行了正式的婚礼。但是婚后的生活也马上看出问题来了,端木蕻良是公子哥习性,不懂生活,不会照顾人,反而需要一个身怀六甲的孕妇照顾他的生活,甚至在躲避战乱逃难的过程也没有尽到照顾萧红的责任,他先行去往重庆,丢下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孕妇于战乱中。就是在萧红后来到了重庆到生产的时间里,他仍然没有给予应有的照顾,完全是一个从萧红生活中消失了的丈夫。产后的萧红身体更加虚弱了,需要更好的休养,但是战乱年代这样的要求很难得到满足,为了避免长时间避难四处奔波,萧红和端木蕻良一起去了香港,在香港萧红病得更重了,而在萧红病重期间端木蕻良的体现也是非常让人诟病的,仍然没有给予应有的照顾,最后在香港也遭遇战乱时,他弃病重的萧红一人先行离开了,最终萧红病逝于香港,让人惋惜。

看完萧红的一生历程,我不免要感叹,在感情中,人与人之间的人格应该是平等的,任何一方的姿态过高或者过低都将使感情畸形。感情来得热烈时姿态的高低或者许不影响感情的发展,但一旦激情退却,姿态高低的不良后果就显现出来。不仅仅是生活在以往年代中的女子容易在感情中保持低姿态,现代社会中,大多数女子仍然容易在感情中不断容忍不断让步不断牺牲自己,总以为把自己的姿态放低少量,感情即可以走向圆满,却不知,在自己姿态越放越低的时候,对方的姿态也就越抬越高,感情的天平就越发不可以平衡,最终受伤最深的还是姿态低的一方。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