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6/14 22:02:05当前位置媒体热门新闻热点浏览文章

《水浒传》一书中,英雄无数,尽管多数出身草莽,却丝毫不减退我对他们的敬畏之情。

最圆满善终的当属鲁智深,“听潮而圆,见信而寂”,最终坐化六和寺中。

鲁智深是中国传统文学的经典人物形象之一,在水浒一书中他“拳打镇关西”、“大闹五台山”、“大闹桃花村”、“倒拔垂杨柳”、“大闹野猪林”等通过评书、戏曲等方式在民间广为流传,“拳打镇关西”一节更当选中小学语文教材。

能说他与其余英雄好汉都不相同,他除了可以担英雄之名,实际更有侠客之实。一生侠义的鲁智深死后成了佛,成为梁山好汉中下场最好的人。

在“拳打郑关西”之前,他是小种经略相公名下的一名提辖,若追根溯源他本是在老种经略处当差,只因兄弟处缺人当值才派了心腹鲁智深过去。老(小)种经略相公一个唤作种师道一个唤作种师中,他们的厉害之处在《水浒传》第一回中《王教头私走延安府》中王进由于开罪高太尉一心想去投靠的便是老种相公门下,这即可以看得出种氏一族在当时的厉害。

缘何,鲁智深放着好好的公务员不做,由于三拳两脚打死了镇关西吃了人命官司,从此便偏离官场成为一名侠客呢,道是“无心修佛自成因,酒肉沙门鲁智深”。

诗曰:

自从落发闹禅林,万里曾将勇士寻。臂负千斤扛鼎力,天生一片杀人心。

欺佛祖,喝观音,戒刀禅杖冷森森。不看经卷花和尚,酒肉沙门鲁智深。

这里面有一位人物直接导致鲁智深的命运被改写,是谁呢?便是鲁智深拳打郑关西所庇护的金翠莲父女。

鲁达一次在茶坊吃茶,结识了史进,因久闻其名,便请他到酒楼喝酒。他们在途中又遇到史进的开手师父李忠,便邀请李忠一同前去。三人来到潘家酒楼,刚刚开始喝酒,便听到隔壁阁子有女子哭泣。鲁达讯问起因,却得知是民女金翠莲被恶霸“镇关西”强娶后抛弃。而所谓的“镇关西”,却是状元桥下杀猪卖肉的郑屠。鲁达不禁勃然大怒,当场便要去打死郑屠,被史进、李忠苦苦相劝。他当即凑了十五两银子,给金父、金翠莲父女做盘缠,让父女俩回去收拾行李,准备次日离开渭州。

为了防止镇关西追捕金翠莲,他只身去修理郑屠,本来只是想教训教训那厮别欺压良民,可是自己拳脚太重,郑屠挨不住拳脚,一命呜呼死了。鲁智深怕吃官司,一溜烟跑了。

书中并没有提到鲁智深为何救得金翠莲,但是,如他一般的人物,断不会坐视不理的,平日里就见不惯恶人当道,在好汉兄弟面前这个大梁如何他是挑定了。这金翠莲呢,她本来也是良善人家的女子,一家三口从东京前来投奔亲戚,可是亲戚没寻到母亲在客店病死了。金父是个怕事的人,没有什么本事,本来打算靠着卖艺攒点路费回到东京,却被郑屠盯上了,他瞧上了金翠莲的美貌,硬是强作保娶了为妾,口中说给三千贯作为聘礼,白纸黑字有字没钱,金翠莲白被占了身子还被诬告反欠郑屠三千贯,有理无处诉,有冤道不明。父女二人就此沦为给郑屠挣钱的工具。

当时看时,只觉得金翠莲的遭遇值得同情,金父对女儿充满愧疚却又做不出任何反抗,无奈的逼着女儿一起出去卖唱。后来再看时,只觉得他们的遭遇正是性格问题所导致的悲剧,即使是十个鲁智深也救不了他们。

金父一味地的自保懦弱,所以导致一家子人要大老远的从东京来外地投奔亲戚。虽说亲戚可以帮的一时的忙,但是如金父一般的人物,亲戚之间走动的一定不多,那个年头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说是没寻着只怕也是靠之不住吧。再者,既然是投奔,怎样着也得带些家私盘缠,老伴病故寻亲不着就该带着女儿回去,可是他呢,却要靠着卖唱讨盘缠,那个年代未出嫁的女儿谁愿意抛头露面,更别说良善人家的女子,很自然的就给心怀不轨的人制造出机会了。

开始郑屠去说媒,金父只怕也是欢喜的,尽管是做妾,但是郑屠在当地还是有些名气的,至少可以在此处扎上根了,这和投亲靠友也就没什么区别了。后来,郑屠承诺给三千贯礼金,但是金父一没见到钱二没看清文书就签了字,只怕他除了惧怕郑屠之威更是想不到城里的套路深啊。而郑屠岂会放过这样的一块大肥肉,他计划好了一切,把事情做的天衣无缝,鲁智深通晓大宋律法,可是他并没有带他们去官府而是安排他们逃走,可见这件事情经过官府也是没法审理清楚的,试问,可以如此“哑巴吃黄连”干一件事情的,除了金翠莲父女还有谁?

抛开这一段不提,接下来金翠莲父女的命运完全是自主选择,没有半点威逼利诱。

鲁智深打死了镇关西,犯了人命官司,他并没有像武松、杨志一般留下来接受法律的制裁,他内心非常清醒,混沌的社会即使自己为了官也无法平清这世界,不如当一位侠客,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便出手。

鲁达一路东去,半个月后抵达代州雁门县。当时,渭州府已发下海捕文书,并悬赏一千贯,画影图形,要各处州府捕捉鲁达。雁门县也有张挂榜文。鲁达去看榜文时,凑巧遇到已定居当地的金老,被金老拉走。他这才知道金翠莲已成为当地富户赵员外的外室,便随金老来到金翠莲家中,并结识了金翠莲的丈夫赵员外。赵员外又将鲁达请到自己的庄中,热情款待。

是的,半月不见,金翠莲嫁人了,他们父女二人一没有回到东京,二没有寻觅自己的安生所在,匆匆忙忙通过同乡一人详情就嫁给了当地的赵员外,做了外室。最终,她还是甘于从于命运的安排,外室,其实连妾都不算,就像现在男人在外面养的小三是一个道理。

假如说被镇关西所骗,是由于他的威逼利诱,那么这次的选择,却是他们完全的自主选择,没有人强迫也没有人利诱。尽管说金翠莲的外貌不算特别的出众,但是施耐庵还是细心的描述了她的容貌,自是比一般女子要貌美三分的,即使经过一遭,只需好好寻找将来找个好人家做个妾还是没有问题的。还记得金翠莲拜别鲁智深的时候说过此生为奴为婢也报答不了恩情,可是她并没有报答这个为他杀了人的恩人,再见之时,除了家中为鲁智深摆放的长生牌坊,似乎一切早就变了。

可是,金翠莲父女哪里等得及,从他们离开东京,一路上都在寻觅依靠,亲人靠不住就只可以靠男人,谁愿意娶金翠莲可以给他们父女二人一个安生所在,即使是个外室他们也不在乎。

太缺乏安全感的人,总是渴望通过别人来获取,在落败的时候呜呜咽咽,在平静的时候又怕哪里再闹出祸端来,急切的需要一丝丝安慰,哪怕只是别人丢来的冷馒头,他们都可以吃出肉的味道来。

与金翠莲有着类似遭遇的母夜叉孙二娘,活得要精彩的许多。她时刻没有放弃自己,并且练出了一身的好本领,菜园子张青更是对她死心塌地,巾帼不让须眉的她成为了108位好汉中的一位,在人世间轰轰烈烈的走了一遭。

命运类似的人有很多,经受过命运打击的人也不在少数,可是,可以够打之不倒,辱之不屈的却在少数。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尽完美,姿态放得过低永远活不出天外天来,不管是在什么年代,都得有再次崛起的勇气,不可以一直被将就,这样的人,是不会活出真味道的。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