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6/14 22:02:02当前位置媒体热门新闻热点浏览文章

都知道曾国藩是被称之为曾文正公,如《曾文正公家书》就广为人知。其中“文正”二字,是曾国藩去世后,朝廷给他的谥号。

所谓盖棺定论,自宋、元、明、清以降,文正就是无数读书人梦寐以求的至高荣誉。

相传明武宗的时候,大学士李东阳临终之时, 同僚杨一清来看他,见李东阳躺在床上就是不肯咽气,就告诉他谥号给定了“文正”,垂死的李东阳竟竟然激动地在床上磕头跪谢。

由此可见文正的分量之重。就是赫赫有名的心学宗师王阳明先生,被认为是明代第一流的人物,也只被谥为“文成”,而鼎鼎大名的刘伯温的谥号也是“文成”。

历史上有“文正”谥号的文官不下数十人,其中最被人称道,认为名副其实的只有两个:范仲淹和曾国藩。

民国著名的文人、思想家、教育家梁启超曾说,“五千年来历史中立德立功立言者只有两个人:范仲淹和曾国藩。五千年历史中事业有继衣钵得传者只有一个人:曾国藩。 ”

由于时间隔的太久,我们比较熟习曾国藩,但对范仲淹的印象却模糊了。

自北宋名臣司马光初次提出,“文正是谥之极美,无以复加。”,文是道德博闻,正是靖共其位,是文人道德的极至。所以,“文正”也被历朝皇室不轻易许出的谥号。

而范仲淹,却是被历代读书人所敬仰的楷模典范、士大夫的精神领袖。

“先儒论宋朝人物,以范仲淹为第一”、“国朝人物,当以范文正为第一,富(富弼)韩(韩琦)皆不及”、“天地间气,第一流人物”、“黄阁风裁第一清”。。。

如李东阳,就被时人嘲讽道,“文正素来谥范王,如今文正却难当。大风吹倒梧桐树,自有旁人论短长。”,意思有点不够资格和范仲淹比肩。

那么,范仲淹是谁呢?

每个中国人首先想起的可可以是那篇流传至今的《岳阳楼记》,脑中响起的也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句子。

可范仲淹不仅如此。

历经寒暑六十四载,范仲淹的一生,是不断挑战自己、同艰难环境斗争、内圣外王的一生。

范仲淹两岁丧父,家境贫寒,母亲改嫁于长山朱氏,将范仲淹更名为朱说,后因而被朱家子弟讥讽。知耻近乎勇,范仲淹开始发奋读书,为自己、为母亲争一口气。

想自立门户,读书是唯一可行的路。范仲淹先是苦读于醴泉寺,每天煮两升小米粥,待粥凝结后,划分成4块,早晚各2块,拌点腌菜充饥,在读书疲倦发困时,就使用冷水洗脸,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三年。

真宗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范仲淹23岁,为学业更进一步,他来到了当时著名的应天学院读书,凌晨舞剑,白日读经。其时,“公处南都学舍,昼夜苦学,五年未尝解衣就枕。夜或者昏怠,辄以水沃面。往往饘粥不充,日昃始食”,范仲淹依然延续吃粥度日的习惯。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有人知其是读书人的真种子,特地送给他美食佳肴,但范仲淹回绝道,“我已安于划粥割齑的生活,担心一享受美餐,日后就咽不下粥和咸菜了。”

有一次,真宗皇帝途径应天府,众学子雀跃欢呼,蜂拥着去看龙颜,有人去叫范仲淹,他不为所动,“将来再见也不晚”,以后朝中为官,面圣的机会多的是,这是他胸有成竹的信念。

“长白一寒儒,名登二纪余”

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范仲淹27岁,得中进士榜,初次见到了皇帝,并先后结交了几个朋友滕宗谅、富弼、林逋。

任一职,自当不负其任。

范仲淹在泰州任盐仓监时,见海堤失修,数万百姓有流离失所之患,于是当仁不让,范仲淹上书建议在通州、泰州、楚州、海州(今连云港至长江口北岸)沿海修一道堤堰,以保境安民。

奏准后,范仲淹亲率几州民夫奋战在修堤一线,历经艰险,终于修成了坚固的海堤,后被百姓敬称为“范公堤”。

因功被调到京城为官不久,因母亲去世,范仲淹回家丁忧,期间结识了他命中的贵人-南京留守晏殊,被其邀请主持应天府学的教务,范仲淹以身作则,一改当时学风松散的局面,并发现、培养了许多人才。

几年后,晏殊回京任参知政事,范仲淹也跟着来到了京城担任秘阁校理,得以与皇帝经常相处。

当时,宋仁宗12岁登基已经8年了,可刘太后仍然是垂帘听政,20岁的皇帝不由自主,朝中百官对此噤若寒蝉。但范仲淹认为,这与理不合,于是上疏要求刘太后还政,结果是石沉大海,得罪了刘太后不久,范仲淹也做不了京官了,被贬到西中府任通判。

三年后,刘太后去世,仁宗立刻召回了范仲淹,但范仲淹一回来就和同宰相吕夷简扛上了。

吕夷简把持公器,营私舞弊,朝野遍布党羽,势力雄厚,无人敢触其锋芒。

但范仲淹偏偏是义之所在,“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他向皇帝上「百官图」,逐个指出吕夷简的结党之实。

小人的狡诈往往是防不胜防的,他们最大的本领就是内斗内行,最终范仲淹被贬为饶州知州,妻子也因病故去。他的朋友梅尧臣写了首《灵乌赋》劝他做个喜鹊,别学乌鸦那么多嘴惹祸,但范仲淹回复说,“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在最黑暗麻木的境地,也总有极少数不随波逐流、使用自己心血照亮长夜的人,他们是中国的脊梁。

不为良相,就为良医。知道路在哪里,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范仲淹一生都在忠实地践行自己的志向。

1040年,西夏边患,因三十多年无战事,边防不修,宋军“兵无常将,将无常师”,一触即溃。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五十二岁的范仲淹马上被调任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副使、龙图阁直学士。

对于敌人的势大侵扰,范仲淹既不贪功冒进,也不被动防御,“为今之计,莫若严戒边城,使持久可守;实关内,使无虚可乘。若寇至,使边城清野,不与大战,关中稍实,岂敢深入!”

而是根据实际情况,逐个实施作战计划,并最终屡次击败西夏军队,让“西贼闻之惊破胆”,西夏人认为他“腹中有数万甲兵”。

范仲淹领军,军纪严明,但凡克扣冒功者,皆尽斩不赦,因其“夺戎士死战之功,误朝廷重赏之意”。范仲淹更为人称道的是他识人使用人的本领,“任人无失”,如张载、狄青、种世衡等人才都得以启使用。

在西夏边境对战中,范仲淹最为得意,也最被西夏痛恨的是他竟然在西夏人眼皮底下筑造了一座大顺城。

进可攻,退可守。这座大顺城如附骨之疽,让西夏人寝食难安,以至于西夏国君元昊亲率强军攻打,想拔之然后快,却铩羽而归。

除了建城和严密的防御体系,范仲淹还大力扶持旁边的羌人以制衡西夏,多交朋友、孤立敌人的战略素来都是明智的选择,风采无双的范仲淹被羌人尊称为“龙图老子”。

战地时光,英雄也有怜子之情。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范仲淹的一阕《渔家傲·秋思》被人称为“真将军之叹”。

局势逼迫之下,西夏被迫议和,范仲淹也奉旨回京,当上了副宰相一职。

为革除积弊,范仲淹开始主持「庆历新政」。

为了全国十五路(相当于省)政通人和,范仲淹看着官员的名单,假如发现有不称职的,就一笔勾掉。身边的富弼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劝他道,“你这大笔一勾,可就有一家人要哭!”

而范仲淹答复:“一家人哭,总比一路人哭好!”

但革新总是会受到旧有利益团体的疯狂反扑,在一系列持续的阴谋陷害下,新政不到一年就失败了。

欧阳修、范仲淹、滕子京等纷纷被贬,尸位素餐者对自己的利益素来都是不择手段去保护的,时事已经积重难返,范仲淹革除弊政的苦心孤诣,“奸邪不容”,转眼间付之流水。

据丁传靖《宋人轶事汇编》记载,范仲淹三次被贬,每贬一次,都被时人称“光”(光耀)一次,第一次称为“极光”,第二次称为“愈光”,第三次称为“尤光”。

欧阳修贬去滁州(对,醉翁亭记,想起来了吧),富弼贬至青州,滕宗谅贬在了岳州,而范仲淹先后被贬到了邠州、邓州,其年58岁,他的时间不多了。

期间,为劝慰老友,也是自勉,范仲淹写出了《岳阳楼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传诵千年不绝。

1049年,范仲淹在调往杭州作知州的时候,拿出一辈子的积蓄购买了一千亩地,而后找人运营管理,收入分文不取,成立公积金,对范氏远祖的后代子孙义赠口粮,对婚丧嫁娶也均有赞助,给族人以最低生活保障,这座范氏义庄成了前所未有的非政府慈善机构,并持续了八百多年,直到民国尚存。

1052年,在调往颍州途中,多年积劳,身怀病患的范仲淹在徐州溘然长逝。

此时,范仲淹家里的积蓄已尽,一家人贫病交困,只可以借官屋暂栖,这在宋代是很不可思议的,要知道,宋朝施行高薪养廉之策,“宋朝官员工资是清代的10倍、汉代的6倍。”,包青天原型包拯在任职开封府尹期间,收入包括正俸(工资)、茶汤钱、给卷(车马费)、厨料、薪柴……各项加起来,有如今的千万之巨。

“公薨之后,独无余资。君国以忠,亲友以义,进退安危,不易其志。立身大节,明白如是。”

终宋一朝,论知行合一,鞠躬尽瘁,问心无愧,“文武兼备”、“智谋过人”、“知兵善战”,舍范文正公其谁?

范仲淹死讯传开后,朝野上下一片哀痛,西夏甘、凉等地的少数民族都许多人聚众举哀,连日斋戒,但凡范仲淹从政过的地方,老百姓也纷纷为他建祠祭祀。

多少年后,曾写出“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的元好问来到范仲淹的祠堂,崇敬地写下了:

文正范公,在布衣为名士,在州县为可以吏,在边境为名将,在朝廷则又孔子所谓大臣者,求之千百年间,盖不一二见。

范仲淹自述,“学默默以存志,将乾乾而希圣。庶几进退之间,保君子之中正”。连后来从来不服于人的王安石,也表示叹服,称范仲淹为“一世之师,由初起终,名节无疵。”

经纬天地、刚柔相济曰文;内外宾服、守道不移曰正。范文正公,当之无愧!

而老方大爱的,是范仲淹的戏谑之作《剔银灯·与欧阳公席上分题》:

昨夜因看蜀志,笑曹操孙权刘备。

使用尽机关,徒劳心力,只得三分天地。

屈指细寻思,争如共、刘伶一醉?

人世都无百岁。

少痴騃、老成玌悴。

只有中间,些子少年,忍把浮名牵系?

一品与千金,问白发、如何回避?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