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18 23:04:46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书中贾政的形象是一以贯之的古板、道学、循规蹈矩,也就是说是一个典型的读圣贤书的君子形象,但偏是这样一个人身边,却存在着赵姨娘那样一个倒三不着两、言语粗俗、行事背晦的女人,于是便会有人有疑问,赵姨娘怎样就会成为贾政的妾室?赵姨娘在贾政心中到底是何等样的地位? 

      在古代,无论是皇室还是地方官吏,以姻亲来连接相关方的利益关系是最常见也是最有效的一种方式。放至书中,四大家族也同样以此等关系连为一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因而贾政与正妻王夫人之间的婚姻,有极大可可以是出于政治考量,也就是说,娶谁为妻子并不是年少时的贾政能决定的,他的感情相较于家族利益来说是微不足道的。

      不过对于纳妾,往往就没有那么多的限制条件了,这一点在邢夫人向鸳鸯解释为什么贾赦会选她做姨娘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因满府里要挑一个家生女儿收了,又没个好的:不是模样儿不好,就是性子不好,有了这个好处没了那个好处。“也就是说实际上只要要达到两点即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妾室人选,即好模样和好性子。所以书中尽管没有对赵姨娘的外貌描写,但能推断她肯定很漂亮(在此诟病一下新版红楼中赵姨娘的选角,太有特色了少量!),再有,赵姨娘的性格应该也不会完全是书中所形容的那样极端,至少她在贾政面前时,体现出来的肯定是温柔和顺,轻言软语。

    那么,贾政之于赵姨娘,是怎么的一种感情呢?尽管在书中他们之间的交集不多,只是有限的两次,却能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第一次是宝玉和凤姐遭到马道婆妖法魇镇一回,赵姨娘到怡红院中去看她心目中的好戏,还假模假式的劝解贾母”……哥儿已是不中使用了,不如把哥儿的衣裳穿好,让他早些回去罢,也免些苦。……“这一番话自然是戳疼了贾老太太的心肝,所以被照脸啐了一口唾沫,老太太一番话其实充分说明她一直都理解赵姨娘心中所想”……这会子逼死了他,你们遂了心了。……“但是为什么她可以容忍一个时刻都记恨自己最爱的孙子的女人留在家中,只有一个起因,那就是她知道她的儿子喜欢这个女人。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这一段,赵姨娘说了那样一番话,诅咒了宝玉也气坏了贾母,贾政有何体现呢?他”喝退赵姨娘“,喝退,也就是说了句”还不快出去“之类的话,至多加个”滚“字,而这对于一个奴才出身的妾来说并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口气。这里还有一个细节,那就是赵姨娘所说的关于宝玉的话,其实暗合了贾政的态度,对于宝玉的生命,贾政其实已经打算放弃了,赵姨娘私心里的计较却与贾政的打算不谋而合,所以假如宝玉真的去了,他们二人究竟是谁成就谁?

        第二次是七十二回末七十三回始,也是整部书中唯逐个次形容贾政的私人生活。由于彩霞被放了出去,赵姨娘想要重新叫回来,但是以她的身份自然不可以更改正室王夫人做出的决定,于是她想到了求贾政。她可以想到求贾政,可见平日里这个丈夫是可以做她的依靠的,她敢求贾政,那她至少有几分可以够成功的把握,往常一定有过求别的事并且被允准的经验的,缺此二者任何一样,她恐怕都不敢开那个口,可见赵姨娘在贾政面前还是有肯定地位的。

      她在书中每一次的出场都是一次笑话,她在议事厅上为自家兄弟赵国基的丧葬赏银撒泼打滚,她和芳官等一众小戏子公然厮打,作为一个大家族的妾室,她的这些行为显然荒谬至极,但是她却仍然在贾府有一席之地,难道就是由于她生了一个儿子吗?一个贾环并不足以保她平安,由于妾只比奴才高半级,妾仍然是奴才,那么她所有这些行为的底气从何而来?就从贾政仍愿意宿在她那里,愿意听她说家长里短来的。

      不管赵姨娘行事如何遭人诟病,她在贾政心目中的形象应该是不坏的,由于他们会坐下来探讨孩子的事情。赵姨娘大能编个名目求贾政要回彩霞,但她却坦荡荡的说明是给儿子做房里人,反观王夫人,将袭人给了宝玉一二年了,却从没和贾政提过,是不敢呢还是压根儿就没有二人独处说家常话的时间?后者的可可以性更大少量吧,由于关于袭人,王夫人是和贾母说明白了的,老太太没意见,贾政自然不敢有意见,可见这两夫妻早已是过于相敬如宾,没了寻常的家庭关系了。正由于如此,王夫人对赵姨娘再有诸多不满,也只可以”几次三番都不理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