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18 23:04:34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荆轲刺秦王政以失败告终。失败就要分析起因。几千年分析下来,得出了一个比较一致的结论——荆轲没等到他要等的人。等到了又如何呢?我不知道。

我个人观点,荆轲等到谁都没使用。他杀不了秦王!尽管我是在事实证实了这一点的两千多年以后的今天说这话的。但该说的还是要说呀。

不要再去猜荆轲所等之人为谁了。太史公没有明确地告诉我们,不是成心地卖关子,他不是这样的人,他没明确地告诉我们的起因只有一个——他根本就不知道。荆轲到底有没有等?我想他是等了。就象我也经常在等,比方有那么一件很难做却必需要做的事,我往往会等一等,有明天,还有明天的明天,也许期间有什么变化,或者者能幸运的不使用去做了。

刺客与江湖侠客不一样,刺客一般是没有多少婆婆妈妈的故事演绎的。刺客一旦行动就整个的化作了一把剑,除了做少量与刺杀有关的事外,绝对不该造什么势头。更应该少表少量情怀。现如今凡是知道点荆轲的故事的人,在知道他刺秦王失败的同时都基本会吟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勇士一去兮不复还!”

很有意境的词,很悲、很壮!也很可以令人有所留恋……

我对刺客的认定是以其天生携着一股气为依据的。有些人一辈子没有刺杀过人,可他却是一个刺客,即便他至死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他却是的。反之,有些人,他去刺了,却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刺客,即便他偶尔成功了(可可以性很小)。

刺客具有一种气质。不愠不怒、不瞻前顾后。荆轲不具有这种气质。尽管表面上很象具有,其实是不具有的。他与盖聂比剑,因剑术不精而被对方怒目一视便负气而走;他与鲁句践下棋,因发生争执又负气离开;他迟迟不行动,太子丹催促了几下,他负气行动;他与高渐离击筑高歌,悲喜形之于色,唉!田光害了荆轲。

荆轲是个人才,他本该在他该在的位置上有所作为。但,生不逢时,无人赏识。他的诸多体现,都说明了他是个很有些想法的人。当然,假如不是由于一场名传千古的失败,也许他就永远不会被人知道了。

荆轲将杀樊於期列入刺杀计划是对的(大局为重),他的一系列的计划也都基本正确,错就错在他不是刺客而亲身执行刺杀任务。

秦舞阳是个怎么的人?史记上对他的详情很少,说他十三岁便杀了人,天下人都惧怕他,而后简单地说他在秦殿之上色变振恐。他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平时象个英雄,到了关键时刻便狗熊了。我不这么一定地认为!起码我觉得他是个真刺客的可可以性要比荆轲大。一个十三岁就杀人的人、一个在非常时刻被太子爷委以重任的人,不大可可以如此脓包。关于秦舞阳的详情也就这么两处,反差很大,太大了就肯定有问题。

时光过去太久了,现在只好带点猜了,我们作种假设,假设秦舞阳是一个真正的刺客,刺秦的失败说明了什么?一个词——错位!甚至干脆就是——多余!一个刺客假如要依赖于助手的帮助,最好是取消行动。试想,在那样一个计划中的场合,一个人与两个人有什么区别?有的,最根本的区别就是一个人会更直接、干脆利索,两个人会乱而相互牵制。假如主次再错位了,结果就只有一个——失败!我猜,秦舞阳一路上与荆轲同行,荆轲的处事方式与自己天然的刺客作风格格不入,于是,他乱了,确切地说是慌了,他有种不祥的预感,刺客本不该有太多的感想,秦舞阳有了,于是他到了秦殿就知道到了地狱口,这是对他的体现的比较正当的解释。

荆轲,千百年来被人们奉为刺客之父,固然,他是勇敢的,他也是具有了英雄的豪气的,可是,我认为——他不是刺客!

在所有的关于刺客的故事中(历史能算故事),荆轲刺秦王堪称最悲壮、最凄美、最耐人回味。“风萧萧兮易水寒,勇士一去兮不复还!”唱出了世人心中共有的悲壮的意境。田光、樊於期的大义之死,高渐离的击筑而歌都为这个故事添了很多韵。最惨烈的是荆轲在殿上绝望的拼搏,我不禁为之垂泪。

荆轲是个名副其实的英雄,其壮举足以流传千古!可是我还是要说——他不是刺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