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18 20:10:07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当初,梁武帝任命皇孙河东王萧誉(昭明太子萧统之子)为湘州刺史,调原湘州刺史张缵任雍州刺史,取代岳阳王萧詧(cha)。张缵仗着自己有肯定的才可以和名望,轻视萧誉年轻,在迎候对方时缺少应有的礼节。

萧誉在到任之后,检查州府的交接事宜,留下了张缵没有让他走。他听到侯景犯上作乱的消息后,便常常欺侮逼迫张缵。张缵害怕自己会被萧誉害死,于是乘坐小船趁着夜色逃跑了。

张缵快要到达雍州时,他又担心萧詧会拒绝接受他。张缵过去与湘东王萧绎(梁武帝第七子)有交情,便想通过萧绎来杀掉萧誉兄弟,于是他来到了江陵。

等到建康宫城陷落后,藩王们都回到各自镇守的州郡,萧誉也从湖口返回了湘州。桂阳王萧蚛由于荆州都督府的部队留在江陵,准备等萧绎来了之后,拜见了他,再回到信州。

张缵送了一封信给萧绎,说:“河东王萧誉和部队乘着帆船向上游开来,准备袭击江陵,岳阳王萧詧在岳州聚集粮草,他们兄弟两人一同密谋起事。”

江陵机动部队的将领朱荣也派人告诉萧绎说:“桂阳王留在这里,是准备响应萧誉、萧詧兄弟。”

萧绎很害怕,下令凿沉船只,将大米沉到江底,又砍断了缆绳,从蛮人地区的陆路上骑马抄近路赶回江陵,把萧蚛囚禁起来,接着又杀掉了他。

萧绎的嫡长子萧方等回到江陵,萧绎这才知道宫城已经陷落,就下令砍伐江陵附近七里之内的树木设立栅栏,又挖掘三道壕沟进行防守。

萧绎去京城救援的时候,命令他所统管的各州都派兵,萧詧派遣刘方贵带领人马发兵汉口,萧绎叫萧詧本人也出征,萧詧没有服从。

刘方贵与萧绎暗地里有很深的交情,密谋袭击襄阳,但是没等到出兵,就遇上萧詧为了别的事召见刘方贵,刘方贵以为计划泄露了,于是占据了樊城拒绝接受命令,萧詧就派部队攻打樊城。

萧绎给了张缵使用很多物资,叫他赶往雍州。但当张缵到达大堤时,萧詧已经攻占了樊城,并杀死了刘方贵。

张缵来到襄阳,萧詧推三阻四不愿意离开,只给了城西的白马寺让他住下。萧詧自己仍管着军府的政务,他听到宫城陷落的消息后,更是拒不接受由张缵取代他官职的命令。

助防杜岸欺骗张缵说:“看岳阳王这边的势头,他是不会容下您的,您不如暂时到西山去躲避灾祸。”

杜岸一家是襄阳的豪门大族,兄弟九人都以骁勇著名。张缵相信了他,与杜岸结成同盟,自己穿上女人的衣服,乘上青布围起来的车子,逃进了西山。萧詧派杜岸带领人马追上并捉住了他,张缵请求让自己入寺为僧,把名字改为法缵,萧詧同意了。

荆州长史王冲等人向萧绎呈上书信,请他以太尉、都督中外诸军事的身份,秉承皇帝的意志,出任由各位藩王组成的联盟盟主,萧绎没有答应。他们又请他以司空的身份出任盟主,萧绎还是没有同意。

当初,侯景要太常卿刘之遴去把印玺授给临贺王萧正德,刘之遴剃了光头,穿上和尚的衣服逃跑了。他学问广博、文采出众,曾经担任过萧绎的长史。这次,他准备回到江陵,但是萧绎一向嫉妒他的才可以。刘之遴到达夏口后,萧绎暗中送药过去毒死了他。刘之遴死后,萧绎又亲身为他撰写墓志铭,还出了一大笔钱给他办丧事。

上甲侯萧韶从建康逃奔到江陵,宣称他是拿着梁武帝的密诏来征兵的,任命萧绎为侍中、假黄钺、大都督中外诸军事,其他的藩王也都添加了职位与名号。

侯景任命前临江太守董绍先为江北行台,派他带着梁武帝的敕令,前去召请南兖州刺史南康王萧会理(梁武帝之孙)。

董绍先带的人马不满二百,到达广陵后,因为连日赶路,都又累又饿,萧会理的人马却非常强盛。僚佐们都劝萧会理:“侯景已经攻占了京城,如今准备先除去各位藩王,而后再篡夺皇位。假如四面八方都反对他,他立即就会溃败,怎样可以把全州的土地交到强盗手里,使他的力量得以更加壮大呢!我们不如杀掉董绍先,派兵固守我们的地盘,再和魏国联合起来,等待形势发生变化。”

萧会理一向懦弱,他不仅不听,还立即将全城交给了董绍先。董绍先进城之后,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

萧会理的弟弟萧通理请求先返回建康,临行前对他的姐姐说:“事情既然已经如此,怎样能让全家被人杀光!我以后也想为国效劳,只是不知道天命究竟会怎么。”

董绍先将广陵的文武官员的部曲、铠甲武器、金银绢帛都接管过来,派萧会理单人匹马回到建康。

湘潭侯萧退与北兖州刺史定襄侯萧衹逃出来投奔了东魏。侯景任命萧弄璋为北兖州刺史,该州的百姓组成队伍将他挡在城外。侯景派直阁将军羊海统率军队前去相助,羊海却带领自己的人马投降了东魏,东魏于是占据了淮阴。

侯景派遣于子悦等人率领几百名士兵去东部抢夺吴郡,新城县的戍主戴僧逖拥有精兵五千,他劝说太守袁君正:“贼兵现在缺乏粮食,他们从宫中得到的不够支持十天,假如我们闭关防守,抗拒他们,他们马上就会饿死。”

当地豪强陆映公害怕万一抵抗失败了,自己的资产会遭到掠夺,就和其余人一道劝说袁君正去迎候于子悦。

袁君正一向怯懦无可以,于是就载着米、牛、酒到郊外迎接,于子悦直接扣押了袁君正,而后大肆掠夺该城百姓的财产、子女。东部的百姓听说后都纷纷建起城堡来抵抗他,侯景又任命任约为南道行台,镇守在姑孰。

宋子仙包围了戴僧逖,但没有打垮对方。吴郡的陆缉等人起兵攻打吴郡,斩杀了侯景任命的太守苏单于,推举文成侯萧宁为他们的首领。

京城的梁武帝尽管表面上被侯景所控制,但他的心里却非常不平。侯景想让宋子仙出任司空,梁武帝说:“三公是要调和阴阳的,怎样能任使用宋子仙这样的人!”

侯景又请求让他的两位同党出任便殿的主帅,梁武帝没有同意,侯景不敢勉强,心中很是忌惮他。

太子萧纲进来,流着眼泪劝告梁武帝,梁武帝说:“谁让你来的!假如国家的神灵还在,就会帮助我们克服困难,假如不是这样,又何必流泪!”

侯景派手下的士兵到几个省里去值勤,有的人赶着驴马,带着弓刀,在宫廷里进进出出,梁武帝感到很奇怪,讯问这是怎样回事,直阁将军周石珍答复说:“这是侯丞相的卫兵。”

梁武帝听了非常愤怒,斥责周石珍道:“是侯景,为什么管他叫丞相!”旁边的人听到后都很害怕。

从此以后,梁武帝所提出的要求大多数都不可以满足,饮料与膳食也被减少,在忧虑与气愤交加的情况下,他病倒了。太子把小儿子萧大圜托付给了湘东王萧绎,并且将剪下的头发与指甲寄给他。

五月初二,梁武帝躺在净居殿,嘴里发苦,要喝蜂蜜却没人拿来,发出了两声“荷!荷!”的声音,便死去了,享年八十六岁。

侯景封锁消息不发丧,将梁武帝的遗体收殓后移到了昭阳殿,又从永福省接来太子,叫他像平时一样入朝。王伟、陈庆都在旁边监视太子,太子呜咽着泪流满面,不敢发出声音,殿堂外的文武百官都不知道这件事。

二十七日,侯景为梁武帝发丧,将棺材抬到太极殿,这一天,太子登上了皇位,大赦天下,是为梁简文帝,立宣城王萧大器为皇太子。侯景出来驻守在朝堂,分别派军队到各处守卫。

简文帝颁下诏书,指明但凡在梁朝当奴婢的北方人,都免去他们的奴隶身份,被免的人数以万计,侯景对他们中的有些还大加提拔,希望可以笼络他们。

梁武帝末年,建康城的官民在吃、穿、使用方面都争相崇尚奢华,储存的粮食不够半年食使用的,常常要各地运来粮食。

自从侯景叛乱以来,道路断绝了,几个月内,由于没有粮食,很快便发展到了人吃人的地步,仍免不了有饿死之人,一百个人里面可以活下来的不到一二。那些皇亲国戚、豪门大族都自己出来采摘野生的稻子、野菜等等,一时间由于饿死而埋在沟渠中的人,数不胜数。

曾经当了几天皇帝的临贺王萧正德怨恨侯景利使用自己,秘密写信召请鄱阳王萧范,叫他带兵前来,侯景截住了这封信。二十九日,勒死了萧正德。

侯景很欣赏永安侯萧确(梁武帝之孙)的勇敢,经常把他安排在自己的身边。邵陵王萧纶秘密派人叫萧确回去,他对来人说:“侯景为人轻佻,一夫之勇而已,我想亲手使用刀杀掉他,只是恨没有下手的机会。你回去告诉我的父王,叫他不要以我为念。”

侯景与萧确一同游览钟山,拉弓射鸟,萧确就准备射死侯景,不料弓弦拉断,箭没有射出去,侯景发觉了萧确的企图,于是杀掉了他。

上一篇 目录 已是最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