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18 19:06:36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东京喰种」(东京喰种トーキョーグール)以现实世界为背景,架空了日本首都东京的现况以及人类发展史,漫画原作者石田翠设计出「喰种」这种只可以靠吃人维生的生物,他们外型与人类无异,多数甚至隐藏在人类世界之中,过着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不见得每个喰种都想杀人,但为了活下去只可以吃人,人类食物对他们来说是恶心到不行的东西,喰种由于饥饿而产生的煎熬发狂是人类所不可以想像的痛苦,饿疯了的情况,人类得要自求多福。 

  人类当然没有坐以待毙,CCG (Commission of Counter Ghoul,喰种对策局)的成立就是为了驱逐及消灭喰种而来,许多人类失踪后来被证明是被喰种所杀,受害者家属间形成强烈的抵抗连结,甚至有不少CCG成员本身就是因而而加入;对人类而言,喰种的存在本身就是莫大威胁,假如不除掉之,受害者会继续层出不穷、世界更将永无宁日。 

  人类与喰种都没有想去理解对方,那是生杀予夺的残酷现实,假如人类不消灭喰种只会被愈吃愈少,不晓得自己何时会被喰种捕食的恐惧远远胜过理想;喰种若不杀人吃肉只会饿到最后痛苦死亡,尝不到人类食物的美味、除了呕吐真的没有办法。 两者之间的矛盾牴触,直到金木研的出现才真正有了转变。 

  本是人类的金木仰慕同样喜欢高槻泉小说的神代利世,不料神代居然是喰种并遭到攻击重伤,濒死之际给嘉纳医师移植了利世的脏器而转生为喰种,从人类变成喰种,他无法接受这样的改变,却也因而踏入只可以躲在暗处的喰种世界,进而开始理解那个被人类追杀的领域到底有什么秘密。只是,理解归理解,要吃人肉这件事还是让金木相当不可以接受,他的内心冲突之大不难想像,他认为肯定有什么能不使用吃人也可以活下去的方式,但现况是希望落空,加上亲眼目睹人类单方面杀害喰种的震撼,人类到底是不是对的,让他产生巨大疑惑。 

  要是没有「安定区」,喰种与人类的冲突就更紧绷;要是没有CCG,喰种也许更加越界踏入人类社会。两边都有不得不为的起因,也持续累积一触即发的冲突火药。 前年看完漫画第一部以后,我就觉得自己胆子有一点点被打开了,可是看完真人电影版,我开始觉得恶心,关于吃肉。 

  这部作品并非旨在阐扬肉食或者素食,却很容易让观众朝人类若可以任意杀害其余生物来食使用、为什么不可以被猎杀而食的方向思考之,假如喰种只可以吃人而活,怎可以要求他们改变这等天性?反观能选择怎样吃的人类,怎样宁可选择畅快吃肉? 

  杀与被杀、吃和被吃的抉择,在很多漫画都出现过,却很少有如「东京喰种」这样具备强烈的威迫感,真人电影版改编漫画第一部的前半段剧情来拍,当然也不是原作全貌,很多粉丝会觉得电影怎样改编精简那么多东西,包括亚门钢太郎和金木的对战、真户吴绪的追杀以及董香的觉悟,要在有限时间内拍出原作精神着实不易,但若还有续集,真希望看见枭的威力啊! 

  当然,之所以看这部电影,除了想看看漫画与电影有何不同,更有一部分是饰演神代利世的苍井优,女神现身当然要冲,何况利世吃人的变态模样,不在「东京喰种」看还要在哪看? 

  最后要再说文解字一番,「喰」官方发音同「餐」,据称是漫画原作者石田翠自创的汉字,其实中国辽代「龙龛手镜」已有收录这个餐的异体字,音同盘中飧的「飧」;此外,宋朝官方韵书「集韵」也有收录这个字,音有「飧」或者「餐」。这个字在中文里尽管只做为餐或者飧的异体字,唯日文将之解释为本可以性的进食,能说石田翠选择这个字来当作品名称的确有其使用心。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