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18 17:07:12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我写这篇文章 ,不是消费遇害空姐;也不是妄议或者诋毁滴滴打车这个平台,我只是纯粹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

如有不当,还请忽略。

5月5日晚23时50分,空姐李某去郑州火车站,通过滴滴打车,坐上了刘某华的车。

途中,刘某华对漂亮的空姐心怀不轨。

“司机是个变态,说我长得漂亮,想亲我。”

空姐也意识到了这点,在她与朋友的微信聊天中,也证实了这点。

朋友给她支招,并且假扮空姐的丈夫,给她电话说等下会去接她,就是想给司机提个醒,乘客的行程并非没人知道。

可是空姐还是惨遭这个禽兽的侵害,并且被奸杀。

全身有20多处刀痕,有几处还是在背部。

而凶手刘某华据说是一个这样的人:

他曾在村里拿刀追打父亲及叔叔,村里人看见他都会绕路走。

他结过一次婚,但由于不务正业离了婚。

五年前,他曾骑摩托撞到人,导致把人撞成植物人。

他欠下四十多万的债,根本还不上,早就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这样的一个人渣,在接到空姐后,立马注销了滴滴账户,并将车开到一个荒僻的山坡,在那里停留了26分钟。

就是这短短的26分钟,让一个如花似玉的生命陨落,让一个家庭,陷入万劫不复中。

尽管最后刘某华跳河自尽,但这无法减轻受害者家人的悲痛,更不可以改变他们痛失亲人的事实。

空姐的美丽诚然是引起罪犯见色起意的第一要素,但网约车的不安全性 ,良莠不齐的从业人员,也未尝不是悲剧的主因。

网络,给我们的生活,提供了无限便利。

衣食住行,统统都能通过网络搞定。

网络的无所不可以,也孕育了诸多危机,衍生了诸多罪恶。

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表彰大会19日至20日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讲话中指出,现在网络犯罪已成为第一大犯罪类型;未来绝大多数犯罪都可可以借助网络实施。

就像网约车,隔着那根看不见的线,把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聚在一起,被害的那一方,永远也无法感知即将要来的风险。

上文的空姐,即使是从司机的言行举止中,感觉到了危险,也试图进行了一番自救(给朋友发微信,说明情况),结果还是难逃魔掌。

在行驶的车辆这个密闭的环境中,一个弱女子,是很难让自己全身而退。

事实上,不论是乘客还是司机,只需有一方图谋不轨,另一方,基本上是九死一生,可以够逃脱,实属万幸。

网约车司机,被抢被杀的,其实也不在少数。

随意百度一下,就是一大把。

这其中,还不乏是男性司机。

假如是女的呢?

是的,女司机。

尽管我也只是个“空袭”,(网友戏谑,只需不是长着一张空姐的脸,就你那空袭样,谁会动你?而且,全国那么多空姐美女,真正像这样的并不多,这只是一个偶然事件),尽管n久之前,就试着注册了滴滴跑车,准备早晚赚点香水钱。

特别是这几月,无所事事了很久,实在是坐不下去了。

真准备打开软件,去跑一跑,一者能消磨时间,二来能赚点外快,三来能结识各种各样的人。

未尝不是人生的另一种体验。

就差立马行动了。

空姐的遭遇却让我临门一脚急刹。

我在想,以现有的安逸去赌冥冥中不知能否存在的危险,值得吗?

我给自己算了一下账。

固然,有了那笔跑车的收入,生活可可以会得到提升,可万一,遇到了不幸呢?

谁都知道生命只有一次,而且像我这样的大妈,也经不起困苦的折腾,就算每月添加几千大洋,按现在的物价水平,也就是一次简单的国内游而已,如此一打算,我偃旗息鼓了。

说究竟,风险来自特定的人,在特定的环境里,发展成特定的恶性事件。

假如有别的可可以,还是选择相对安心一点的工作吧,哪怕,收入要少很多。

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释然了,决定放弃这份看似还不错的工作。

明天,去应聘商场的促销员。

钱不在多,安全就行。


愿逝者安息。

愿生者珍惜


齐悦梦想社群更文第2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