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18 15:05:24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文/文茵

01.

两天时间,我终于读完了一直心心念念的《追风筝的人》这本书,但是,哪怕读到了最后,也只是略微出了一口气,这是一个悲伤地没有一丝安慰的故事。没有人生来就应该是卑微的,只是故事里的哈桑却卑微的看不见尽头。

小说讲述的是发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生活在阿富汗的富家少爷阿米尔和家中仆人的儿子哈桑是从小到大的玩伴。

只是那个时代,代表着统治阶级的阿米尔的族人普什图人对哈桑的族人哈扎拉人一直进行疯狂的迫害和蹂躏,以罄竹难书的暴行镇压着哈扎拉人,他们称哈扎拉族人为“吃老鼠的人”、“塌鼻子“、载货蠢驴”等极尽难听的外号。

同样是哈扎拉族人的哈桑和父亲一直生活在阿米尔的家中,作为仆人,因为阿米尔的父亲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善良的人,所以哈桑和父亲的生活一会都还算平安,顺利。

哈桑和阿米尔都在刚出生不久的时候,一个被母亲抛弃,另一个则永远的失去了母亲,所以他们是喝着同样一人的乳汁长大的“兄弟”,由于在当地,吃着同一个人的奶长大的人就是兄弟。

02

只是一直以来,阿米尔对哈桑而言,更多的时候意味着,无人时的一个玩伴,他写作故事的最好倾听者,外出玩耍时最好的保护者。

而哈桑却把他的善良,千千万万遍的都奉献给了阿米尔,对哈桑而言,阿米尔就是除爸爸阿里意外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了,哈桑从不拒绝阿米尔要求他的任何事情。

哈桑为了满足阿米尔的调皮心理,使用弹弓射向他本不愿意伤害的邻居家的独眼牧羊犬。

当可怕的坏孩子阿塞夫第一次要伤害阿米尔的时候,哈桑强忍着恐惧站出来,扬言要将阿塞夫射成”独眼龙”。

在阿米尔博得风筝大赛的时候,哈桑默默的跑去为他追那个在阿米尔心中代表着荣誉和爸爸的宠爱的蓝风筝,并为此付出了极其痛苦的代价。

为了保住这个对阿米尔具备重大意义的风筝,哈桑放弃阿塞夫的提出的以风筝换自己平安的全身而退的条件。如羔羊般默默承受着阿塞夫的无耻强暴,没有一丝的后悔和犹豫。

可即便亲眼见证了哈桑甘愿为自己所做的牺牲,内心挣扎过无数次的阿米尔,最后仍然放弃了为哈桑挺身而出的脚步,他默默的离开了那条小巷,任由可怕的阿塞夫对着可怜的哈桑发出一阵阵仓促而有节凑的无耻呻吟。

03

为此阿米尔这样安慰当时的自己,他选择相信自己是软弱的,他逃跑的真正起因,是由于他觉得坏孩子阿塞夫曾对他说的话是对的。“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免费的”。所以,为了自己在父亲心中的美好地位,这只是哈桑必需付出的代价,是自己必需宰割的羔羊。

由于哈桑是个哈扎拉人,也由于他是哈桑,所以他谁也伤害不了,无论是那个对他百般羞辱的“欺负”他妈妈的士兵,还是连着他的身体和心理一起凌辱的阿塞夫,以及阿米尔这个出现在哈桑生命中最应该被保护“兄弟”。

所以,哈桑只可以千千万万遍的被他们无情伤害。

就像作者对他降生时形容的那般:“即便在降临人世的时候,哈桑也是不改本色——他无法伤害任何人。几声呻吟,数下推动,哈桑就出来了。面带微笑的出来了”。

只是,自从笑着他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再没法笑着回去。

阿米尔由于懦弱的性格,基本得不到父亲的赞叹和宠爱。以至于连自己的父亲对一个仆人孩子哈桑,(那时候还不知道哈桑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的好都会心生妒忌。

甚至为了求得自己内心的片刻安宁,为了不再回忆起哈桑由于自己所受的悲惨遭遇,为了自己想要的,为了继续自己的美好生活,也为了将关于哈桑的过去跟未来的自己一笔勾销。

阿米尔就像草丛里的毒蛇,湖底的鬼怪一般残忍,硬生生的将可怜的哈桑连血带肉的剥离开他赖以生存的那方世界。

在阿米尔选择亲手把那块新手表和一把阿富汗尼钞票塞在了哈桑和父亲的毛毯下面时;当阿米尔的爸爸问哈桑是不是他偷的时,他答复“是”的时候;当爸爸再给哈桑辩解的机会的时候,哈桑再一次地答复“是”时;

当他和父亲带着秘密离开阿米尔的家时;当哈桑知道阿米尔看到了小巷里发生的一切却仍然选择解救阿米尔时;阿米尔终于在这一刻爱上了哈桑,胜过爱任何人。

04

只是罪恶就像一把刀,你以为你把它刺在了别人的身上,其实你也把它深深地插进了自己的心里。总会在某一个清晨或者夜晚里,隐隐作痛,就像《追风筝的人》的作者卡塞德·胡塞尼本人所说的那样:“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能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由于往事会自行爬上来。”

阿米尔也为此背负半生的不安,当由于战乱随父亲来到美国的阿米尔,并没有在美国干干净净的埋葬掉这段痛苦的记忆时,他终于开始踏上了那条心灵的赎罪之路。

当阿米尔知道哈桑是自己亲的同父异母的弟弟时,他再也无法拒绝走向这条象征着轮回终结的“再次成为好人的路。”

只是,为理解救哈桑的儿子,自己的亲侄子—索拉博,阿米尔被阿塞夫打断了7根肋骨,肺部被刺破,脾脏也破裂了,上唇早已开裂,左眼也已经充血,当他在病床上睁开眼睛醒来的那一刻,连同被治愈的不仅是他的身体,还有17年一直以来的心病也一起痊愈了。

当年,哈桑没做的一件事,将阿塞夫打成独眼龙,如今,他的儿子替他做到了,并且是为了同一个人——阿米尔。

那个曾经只会把所有的罪行发泄到那个被自己背叛和伤害的人身上,而后试图一律忘掉的阿米尔,终于明白了并和父亲一样,开始学会把罪行的因嫁接到善行的树上,结出香甜的果来,最终完成一场真正的自我心灵救赎。

在这本小说里面,风筝是象征性的,它是亲情,是友情,也能是爱情,能正直、能善良,也能诚实。对于阿米尔来说,风筝隐喻了他人格中不可缺少的那部分,关于人性,关于爱,只有追到了,他才可以成为健全的那个阿米尔。

作者说:

这样的风筝,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能否我们现在就知道我们心中的风筝究竟在什么地方,很多时候,人生错过就不会再得到,也许我们会忏悔,会救赎,但这些似乎都已经晚了,每当天空放飞起风筝的那一刻,我们是不是应该问问自己我们能否真的珍惜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卡勒德·胡塞尼 《追风筝的人》

所以,我们应当从当下的每一刻开始,珍惜每一天,每一秒的时光,由于这每一天的开始,都将是我们余下生命中的第一天,生活不易,做个不停追风筝的勇敢少年甚好!


END

这里是《拾荒羽人》,坚持原创,感谢关注点赞。转载请私信作者,未经受权禁止转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