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18 15:05:19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徐志摩曾说,爱,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就像他与林徽因之间的爱情,一种穿透生命的性灵之爱。

他也曾说,爱像水墨青花何惧刹那芳华,就如他与陆小曼之间的爱情,飞蛾扑火,虽死不悔。

他还说过,男人与女人终其是不同的物种,所以谁又可以明白谁得深爱,谁又可以了解谁得离开,这就像他与张幼仪,离开,只是由于不爱。

最近反复在读《再别康桥》这首诗,那种经过时间沉淀的感觉一下子喷涌而出,这种感觉是我以前怎样也体会不到的,原来,能如此别离,原来,能这样去爱,在这首诗里面,我看到了自由与爱情,只属于诗人徐志摩的自由,与爱情……

徐志摩穷其一生都在追求自由与爱情,他是个诗人,同时也是个男人。他是个多情的诗人,却也是个无情的男人。作为诗人,他是伟大的,无须置疑。站在女性的立场上看,作为男人,他是失败的。或者许我不该使用世俗的眼光去衡量他,对于徐志摩来说,他一定先是个诗人,再是个男人。但是,我是个俗人,我不喜欢诗人,不喜欢他们所谓高尚,所谓艺术,所谓理想背后的不负责任。所以在诗人眼中,我也只是个庸碌的俗人,注定无法伟大。

我了解徐志摩的选择,了解他的离开,了解他的不爱,像他这么一个超凡脱俗,与众不同的人,站在新社会自由与解放的浪潮中,怎样会接受张幼仪这样一个传统而无知的女人,他要的是心灵上的契合,性灵上的相同,而不是柴米油盐的世俗麻木。可是封建婚姻的牢笼困住了他,世俗的枷锁绑架了他,那些所谓的仁义道德阻碍了他,人一旦清醒了又怎样可以糊涂回去,不爱就是不爱,他拼命寻觅他的自由,寻觅他的出路,所以他爱上了林徽因,一个可以够懂他,懂诗的女子。对徐志摩来说这就是他所追求的爱情与自由,夕阳下的金柳,康河的柔波,再没有比这更让人心生向往了,这才是属于诗人的世界啊!

我说过我了解徐志摩对张幼仪的不爱及离开,和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生活又怎会快乐,心总是诚实的,不爱又怎可以假装?我也了解他对林徽因的深爱,说不上来的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什么都不说,但是你都懂,夜莺的幽静配上诗的愁缪,伦敦的春天回来了,诗人的春天回来了,是徐志摩的爱情回来了啊!但我了解不代表我接受,抛妻弃子是怎样都无法被原谅的,他想要自由,可是他向张幼仪这个封建社会里没有丝毫自由的人要自由,何其残忍啊!他只在意他的感受,只看到了他的痛苦,好吧,他终于自由了,可是这个社会就是这么不公平,他自由的背后是社会和舆论对张幼仪的抨击和伤害,在那个年代,一个女人被自己的丈夫休了,这是多大的羞辱!从某方面说徐志摩也是个懦弱的人,他无法脱离他的家庭,即便不愿意还是娶了张幼仪,有了两个孩子,这痛苦纠缠何尝不是他自己种下的呢?忽然有一天他清醒了,想要自由和爱情了,他就一挥手走了,他总有选择,能选择爱或者不爱,选择结婚或者离婚,但谁有给过张幼仪选择呢?徐志摩没有,这个社会也没有,她素来都不是自由的,爱情对她来说是奢侈的,她无法要也要不起。所以,徐志摩,你在享受你的自由与爱情的同时,可曾记得这个被你深深伤害过的女人呢?

读了徐志摩的诗,我想我应该是不怪他的,我之所以庸碌,他之所以是诗人,也就不同再此吧。对他来说,唯有自由与爱情不可辜负。

徐志摩曾说:

一个人的漠然加上另一个人的苦衷,

 一个人的忠诚加上另一个人的欺骗,

一个人的付出加上另一个人的掠夺,

一个人的笃信加上另一个人的敷衍。

爱情是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

可是,一加一却不等于二,

就像你加上我,也并不等于我们。

这种叫做爱的情啊···

走着走着, 就散了, 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 就累了, 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 就醒了, 开始埋怨了;

回头发现, 你不见了, 忽然我乱了。

我的世界太过安静, 静得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心房的血液慢慢流回心室, 如此这般的轮回。

聪明的人,喜欢猜心 ,也许猜对了别人的心 ,却也失去了自己的 。

傻气的人,喜欢给心 ,也许会被人骗 ,却未必可以得到别人的 。

你以为我刀枪不入, 我以为你百毒不侵。

我习惯了等待, 于是,在轮回中我无法抗拒的站回等待的原点。

我不知道,这样我还要等多久才可以看到一个答案;

 我不知道,如此我还可以坚持的等待多久去等一个结果?

 思念,很无力,那是由于我看不到思念的结果。

也许,思念不需结果, 它只是证实在心里有个人曾存在过。

是不是可以给思念一份证书, 证实曾经它曾存在过?


   我知道,这就是他的自由与爱情......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