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4/16 12:15:46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社会热点浏览文章

上周,刀哥在大学同学微信群发了条信息,要来我所在的城市游览古寺大佛,壁画莲池,特意@我和另一位同学,“求偶遇”。

大学四年,一直闷头读书,和女同学交往极少。反倒是毕业之后,在同学群里互动多了很多。

承蒙厚爱,不善社交如我,亦挖空心思,想让刀哥的行程舒适自在少量。

坐在“林溪晚亭“”的卡座里,品尝着特色的古法烤全鱼,从刀哥的口中,知道了几个女同学不同寻常的故事。

1∥刀哥

“刀哥”是网名,其实是一位女同学。

大学的时候,刀哥走的是偏文艺的路子。当时入学后,有一个月的军训。军训归来,年级自办的小报上,刀哥一期就发表了五六篇文章。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她的名字。

刀哥毕业后,经历了一系列的跳槽:先是分配到成都市公安局,受不了刻板枯燥的工作,跳槽到一家日报社。日报社说起来是文化单位,实际上是新闻民工,等新华社的通稿,经常要到凌晨两三点。刀哥做得不开心,又跳到省出版的集团下面的一家杂志社做编辑。杂志一月一期,轻松了很多,但刀哥还是感觉约束。

后来,一份国际知名的旅游杂志招人,刀哥毅然辞职,投到该杂志门下。这份杂志每两年修订一次,刀哥的工作,就是听从杂志社的指令,赴景区进行实地体验。行程节奏、旅店民居、风土人情、特色景致,一路走,一路体验,一路记录。套消耗一句话,刀哥饱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

刀哥每到一处,都联络当地的同学小聚。每次小聚,同学微信群都发亲同学会见的照片。同学们凑上来,边看直播,边七嘴八舌议论点评。

几年下来,刀哥成了同学们的名片夹、秘书长和新闻中心。据刀哥说,年级近80名同学,毕业后一直没有见过的似乎只有一个。

理想的人生是你有自己的爱好,而这个爱好刚好还可以消耗来谋生。我想,刀哥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

2∥佥总

“佥总”是同学们对她的昵称,带点戏谑,带点尊重。

佥总是美女,也是通常意义上的成功人士。

2014年,佥总到山西出差。太原的女同学招呼,河北山西的同学响应,老同学在太原小聚。

聊天中得知,佥总是作为一家地产企业的老板,到山西考察项目的。每到一市,都是政府首脑陪同,假如供奉财神一般。

佥总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女人。毕业后,这个老家在重庆某市的小女子,孤身跑到广州发展。她当时还代理商了一款法国品牌的化妆品,在我所在的城市还有一家分店。

后来,佥总跳槽到万达的北京总部,做到分公司的副总。一位在国航的男同学结婚,附近省市的同学相聚北京祝贺。那时,男同学都在各自单位按部就班的打卡,佥总已经开上了自己的马自达。

太原聚会的时候,佥总已在几年前从万达辞职,回到重庆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

席间,太原女同学的老公咨询佥总,说有一个朋友,在高速的出口处拿了一块地,请她提点建议。

佥总的答复坦诚而爽快,搞地产开发,假如不懂的话,做起来好烦哦,你不如把它卖给我来做。她说得很随便,听在上班族的耳朵里,坦白说我非常震撼。

3∥吴同学

据大学同宿舍的老大讲,佥总去万达,是吴同学详情的。

吴同学和我们不是一个系,我们中文,她是外文。

她是老大的表妹。在成都方言里,“表妹”是女朋友的另一种叫法,不过吴同学的表妹身份是真的。

吴同学聪颖靓丽,慧质如兰。我也曾经问过老大,为什么不追她?老大说,表妹太聪明了,自己在她面前,总有一种被一眼看穿的感觉。

吴同学毕业后去了北京,后来留学英国。回国后,工作几经变动,再后来成了普华永道的合伙人。

关于吴同学,我所知极少,没必要硬拉关系的。之所以提她,是刀哥说,3月份,吴同学连续两周跨洋出差,居然还插空专程从北京飞重庆,参与了重庆马拉松!

这让我很吃了一惊,难道这就是所谓成功人士的生活?!

刀哥说,其实不只是吴同学,和我一个班的叶同学,近年一直在香港发展,也偶尔回内地,参与马拉松的。

唉,怎样说呢,这些不安分的女同学,总是让我浮想联翩!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