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4/16 12:15:16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社会热点浏览文章

邓艾是平民出身的一代名将,他善于消耗兵,智谋出众,忠心耿耿,屡建战功。在灭蜀之战中,邓艾身先士卒,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终于一战成功,随后他一心以国事为重,凭着自己的忠心妥善处置,成功的稳固住了蜀地的局面,又根据当时已经变化的形式,献上自己的治吴方略。

在这个过程中,他做事当机立断,想到就直言上书,毫不顾及自己的安危,但在那个时代这样做是极其危险的,他最终还是因而被人陷害,冤屈而死,邓艾之死是当时最大的冤案,直到西晋建立后,才开始有人为他申冤。陈寿在所著的《三国志》里,对于邓艾有如下记载:

寒门贵子,得遇司马

邓艾字士载,义阳郡棘阳县人。他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曹操攻破荆州后,邓艾迁徙到汝南郡,为当地的农民养牛,十二岁时邓艾随母亲到颖川郡,读到过去太丘县令的碑文,其中有“文为世范,行为士则”的话,于是改名邓范,字士则。后来由于宗族中有同名的人,因而又改回了邓艾的名字。

邓艾由于口吃,一直没有得到重消耗,只担任了看守稻草堆的小吏。每当看到高山大泽时,邓艾总是比比划划,设计哪些地方适合安设军营,结果经常被人取笑。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邓艾来到了京城,见到了足以改变其一生的人物司马懿。司马懿很惊异邓艾的才可以,任命他为太尉府的官吏,后来又升迁邓艾做了尚书郎。

跟随郭淮,征战有谋

邓艾出京任征西将军的参军,升任南安太守。嘉平元年,他跟随征西将军郭淮抵御蜀国偏将军姜维,姜维退军后,郭淮想趁便,西进攻打羌人。邓艾说:“敌人离去还没走远,有可可以再回来,应该分兵留守,以防不测。”于是郭槐留下邓爱驻守在白水北岸,三天后,姜维果然派遣廖化领军,从白水南岸逼近邓艾札营之地。

邓艾对众将说:“姜维现在忽然杀回,我军人少,按照兵法,他应当渡江来攻,然而他却不架设浮桥,姜维这是让廖化牵制我们,使我们不可以回撤,姜维肯定会从东面袭取洮城。”洮城在白水以北,距离邓艾军营六十里,邓艾连夜悄悄率军直接赶到洮城,姜维果然渡河来攻,但因为邓艾已经抢先占领了洮城,魏军得以避免失败。朝廷赐予邓艾关内侯的爵位,加官讨寇将军,后又升任城阳太守。

平定内乱,抵御吴蜀

魏主曹髦即帝位,邓艾进封方城亭侯。毌丘俭起兵叛乱,派遣使者给邓艾送来书信,想迷惑魏军众将士与其一同作乱,邓艾将使者杀掉,进军讨伐,日夜兼程,到达乐嘉城,架设浮桥。司马师率大军赶到,于是占据了乐嘉城。文钦由于落在了司马师大军的后面,所以在城下被击溃,邓艾率军追击直到丘头。

文钦逃到了吴国,吴国大将军孙峻等军号称十万之众,将要渡江北侵,镇东将军诸葛诞派遣邓艾据守肥阳,邓艾认为肥阳距离敌军很远,不是要害之地,便自行移军到附亭驻扎,派遣泰山太守诸葛绪等人在黎浆阻击,终于击退敌军。

这一年,朝廷征召邓艾入朝,任命他为长水校尉,邓艾因击败文钦等人的功劳,进封方城乡候,代理商安西将军。邓艾又率军解救被蜀军包围在狄道的雍州刺史王经,姜维退驻钟提,朝廷于是任命邓艾为安西将军,兼任护东羌校尉。

出兵伐蜀,偷渡阴平

景元四年秋,朝廷诏令各路军队,进军讨伐蜀国,大将军司马昭统一指挥部署各军。司马昭命令邓艾出兵牵制姜维,命令雍州刺史诸葛绪在半路阻拦姜维,使他不可以回撤。姜维听说钟会统领的众军已经进入汉中,便撤军后退,退守剑阁。钟会率军进攻姜维,但没可以够取胜。

邓艾向司马昭进言:“现在敌军大受挫折,应当乘胜追击,从阴平由小路经汉代的德阳亭,直取涪县,在剑阁以西一百里处南进,距离成都只有三百余里,我军能消耗奇兵直插敌人腹心地带。这时剑阁的守军肯定要回救,那么钟会即可以长驱直入;假若剑阁守军不回救,那么防守涪县的敌兵就很少,兵法上说‘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现在偷袭敌人空虚之处,肯定可以够击溃他们。”

冬十月,邓艾从阴平小路进军,在荒无人烟的山中跋涉七百余里,一路上凿山开道、架设栈桥,山高谷深极为艰险,加上军粮将消耗尽,全军濒临灭亡的危险。邓艾消耗毛毡裹住自己的身体,从山上滚落下来,将士们也都一个接着一个滚落。邓艾部队前锋进至江油,蜀国守将马邈投降。随后邓艾又在绵竹,击败了蜀国卫将军诸葛瞻,蜀主刘禅派遣使者,献上皇帝印绶,写来书信,向邓艾请降。

带主行事,居功自傲

邓艾到达成都,刘禅率领蜀国太子、诸王及群臣六十余人反绑自己,抬着棺材来到邓艾的军营门前投降。邓艾手持符节,解开刘禅的绑绳,烧掉了棺材,接受他们的投降,并宽恕了他。邓艾督查束缚将士,遵守军纪,不许抢掠百姓,安抚收纳人众,让他们重操旧业,蜀国人都对邓艾交口称赞。

此时的邓艾表现出了其好大喜功的一面,他自行依照汉代邓禹的旧例,将蜀国从上到下的官员进行了赏赐和分封,并极力夸耀自己。他对蜀国的士大夫说:“诸位幸好遇到了我,所以才可以有今日,假如遇到像吴汉那样的人,早已经被杀光了。”又说:“姜维自然是一时之英雄,但不幸与我相遇,故而陷入困境。”有识之士都讥笑邓艾,认为其自取其祸,离败亡不远了。

灭吴之策,邓艾之谋

邓艾上书向司马昭进言说:“消耗兵有先张扬声势而后动手的策略,现在趁着平定蜀国的声势进攻吴国,吴人震动惊恐,这是横扫吴国的最佳时机。然而我军大战之后,将士们疲劳,不可以立刻动手,能暂且延缓一下。现在能在蜀地留下陇右兵两万人,蜀兵两万人,熬煮井盐,炼制铜铁,以满足征战农耕等需要。同时制造战船,为沿长江顺流而下做准备,而后派使者到吴国,对他们晓以利害,吴国肯定会来归附,能不经征战而平定它。”司马昭派遣监军卫瓘传谕邓艾:“这些事必需上报,不要擅自行动,自作主张。”

忠言直谏,难善其身

邓艾又上书进言说:“我受命征伐,遵奉大将军的指挥部署,敌人的首恶已经归服,至于代表朝廷授任蜀人官职,以安抚刚刚降服之人,我认为是合乎时宜的。现在蜀国投降,我们的疆域南边已经到南海,东边与吴国接壤,应当早日把大局安定下来。如果等待朝廷命令,路途往返耗费时间,会耽误战机。《春秋》上记载的大义,大夫出国境之外,假如遇到可以够安定社稷,有利国家的事情,是能自行决定的。现在吴国还没有归附,地势与蜀国相连,不可以拘于常规而失去时机。兵法说,前进不求名,后退不避罪,我邓艾尽管没有古人的节操,但最终不会因怕自己招致嫌疑而损害国家的利益。”

钟会、胡烈等人向朝廷报告,邓艾行事悖逆,反叛的征兆已经形成。朝廷下令消耗囚车,将邓艾押解回京城治罪,邓艾父子被囚禁起来后,钟会到达成都,他先送邓艾上路,而后起兵反叛。

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钟会失败被杀后,邓艾本营的将士追上押送他的囚车接他返回,监军卫瓘派遣田旭等人,去阻截邓艾,在绵竹以西与之相遇,将邓爱斩首。邓艾的儿子邓忠与邓艾一同被杀,其他在洛阳的儿子也都被处死,邓艾的妻子和孙子被流放到西城。

一代名将,落了个身死族灭的悲惨下场,这里诚然有钟会等人陷害,有司马昭的防备之心,但更重要的是邓艾出身寒微,一朝得势,便忘乎所以,不知收敛,不知进退,不知道“功成深退,避祸保身”的道理。

一个人的历史,一家之言。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