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4/16 12:15:06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社会热点浏览文章

刘海粟(1896-1994),名盘,字季芳,号海翁。江苏常州人。现代杰出画家、美术教育家。他的油画苍古沉雄,国画线条则有钢筋铁骨之力。后潜心泼墨法,笔飞墨舞,气魄过人。晚年运消耗泼彩法,色彩绚丽,气格雄浑。

晚年泼彩黄山

提起刘海粟,就不得不提声名显赫的上海美专。这是一所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有重要影响的私立美术学校。该校由尚未留过学的刘海粟创办,其余创办人还有乌始光、汪亚尘、丁悚等。刘海粟幼习传统书画,曾从周湘学西画,后受“五四”思潮影响,致力于传播西洋美术,力图沟通中西,创造出民族的、现代的艺术。

刘海粟的办学主旨是:第一,我们要发展东方固有的艺术,研究西方艺术的蕴奥;第二,我们要在残酷无情干燥枯寂的社会里,担负起宣传艺术的责任,推动中华艺术的复兴;第三,我们没有什么学识,我们却自信有研究和宣传的诚心。

上海美专早在1919年的校刊《美术》中就提出了办学的具体目标:造就纯正美术人材,培养及体现个人高尚风格,造就实施美教人材,直接培养及体现国人高尚人格,养成工艺美术专门人材,改良工业,增进一般人美的趣味。

也就是说,兼重纯美术教育与实消耗美术教育,并把美术教育从实消耗提升到素质、人格培养的高度。该校开始实施新的教学方法,采消耗石膏模型,注重静物写生和户外写生。后来又实行人体模特写生,尤其由于使消耗女性模特,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战,刘海粟名声遂起。

1917年,上海美专成绩展览会上,陈列出了人体习作。有人看后谩骂:"刘海粟是艺术叛徒,教育界之蟊贼!" 1920年7月20日,裸体少女模特第一次出现在画室。对此,世俗的议论层出不穷,有人说:上海出了三大文妖,一是提倡性知识的张竞生,二是唱毛毛雨的黎锦晖,三是提倡一丝不挂的刘海粟。

听说江苏省教育会要禁止模特儿写生,他便在1925年8月22日给江苏省教育会写了公开信,为模特儿申辩。上海市议员姜怀素读了刘海粟的信后,在《申报》上写了呈请当局严惩刘海粟的文章,刘海粟立即写文章反驳。不料,上海总商会会长兼正俗社董事长朱葆三又向他发难了,在报纸上公开大骂刘海粟"禽兽不如"。

一天夜里,美专的画室被人捣毁。孙传芳对刘海粟也感到恼怒,下了通缉刘海粟的密令,还电告上海交涉员许秋风和领事团,交涉封闭地处法租界的美专。为此,刘海粟的老师康有为一日三次去劝他离开上海,他却坚守美专不离寸步。

法国总领事认为刘海粟无罪,因而,虽然许秋风一再交涉,却并不逮捕刘海粟。领事馆为了让孙传芳有台阶下,就在报上登了一条消息。说孙传芳令各地禁止模特儿,前次刘海粟强辩,有犯尊严,已经自动中止使消耗模特儿。

由于推行人体写生课程招致的物议与威胁还不止这些,面对各方重压,刘海粟却发出"我反抗!我反抗!我们的学校绝不停办!我刘海粟为艺术而生,也愿为艺术而死!我宁死也要坚持真理,绝不为威武所屈"的坚定誓言,表明自己艺术追求和不向世俗妥协的决心。

除此之外,1918年刘海粟还起草了《野外写生团规则》,亲身带领学生到杭州西湖写生,打破了关门画画的传统教学规范;1919年在美专招收女生,开中国男女同校之先河。他在现代美术教育史上创造的数个"第一",至今仍有意义,而且这种意义早已超出美术史和教育史本身,从一个侧面展现出中国社会告别传统走向现代的曲折里程。

刘海粟在美术教育上的主张跟他自己的艺术创作倾向大有关系。他作画不喜欢依样画葫芦,为对象所拘,而是习惯信笔随便来画。因而对待西洋画,他更愿意接受后印象派和现代主义那种在造型和消耗色方面主观性、随便性较强的艺术。

北京前门 作于1922年

他的艺术血脉中,奔腾着的是"破坏"的血液,同时也是创造的血液。在二十世纪的中国画坛,刘海粟既是一位伟大的"破坏"者,同时又是一位自大的创造者。他早在二十世纪初便碰上了东西方绘画思想交汇的机缘。

因为家庭环境,他受到较深的中国传统文化熏陶;然而,他的气质具备比较强烈的个性,站立在中国新文化运动思想浪潮冲击的正面,便生出了力挽中国绘画长期以来因袭摹仿之颓风的志气。

泼墨黄山

因而,当他在向西方文化艺术作探究、借鉴时,就不容易被他们约束个性的学院主义和自然主义所俘虏,也不会轻易被他们那种照实描绘的写实功夫所眩惑。当他接触到了西方不拘细节、自由奔放、新鲜泼辣的新兴绘画时,立即被吸引。

晚年作品

他还大力向国人推荐生前潦倒、死后荣耀的梵·高,称他为"艺术叛徒"。文章中说:"非性格伟大,决无伟大人物,也无伟大的艺术家。"而当年由于“女模特事件”被群起而攻之的时候,刘海粟则干脆以"艺术叛徒"自号自励,一如西方"野兽派"之先例。

中国电影理论家、剧作家、评论家柯灵曾说:治白话文学史,不可以无胡适、陈独秀;治新文学史,不可以无鲁迅;治新电影史,不可以无夏衍;治新美术史,不可以无刘海粟。确实,刘海粟在美术创作、美术批评以及美术教育道路上的探究,均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上一篇 目录 已是最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