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4/16 12:14:40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社会热点浏览文章

引言:他自称是西方文明强弩之末下的炮灰,也曾扬言“要与历史共白头”;他批评白岩松“偏要卖他的陈年老鸡汤”,也调侃《送你一颗子弹》擦屁股都硬。他不要脸地声称“在简书上,读过我写的历史人物,其余人就不必读了”,也放过大话“马云的牛逼可以否被后人铭记,有赖于历史学者”。他究竟是一个怎么的人?有请一篇读罢:

趁修为不高,我还是露出马脚吧

01取“一篇读罢”这个笔名有什么寓意吗?

答:这是毛主席《贺新郎读史》中的一句,原句是“一篇读罢头飞雪,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读起来的感觉是一种理性的感伤。另外一个想法是读历史不容易。我们听过少年的物理学家、数学家、音乐家等等,但几乎没有少年的历史学家。历史这门学识需要基本功、需要阅历学术的积累,不是它有多难,是它的学科性质决定的。茅海建说过“史学不是青年人的学识”,说对了一半,基本功还是要从青年时打起。

02头像选择杨志卖刀又是什么意思?

答:个人的兴趣吧,小时候看央视版的《水浒传》,特别喜欢片尾的英雄谱,后来知道是戴敦邦画的,就买了一本。选择杨志卖刀,是我对自己在简书上写文的一种调侃。韩信佩剑和杨志卖刀是两个相反的典故,同样是生计所迫,韩信选择胯下之辱,杨志选择杀人,所谓忍字心头一把刀,但杨志把刀卖了。

03你的签名“历史坑很深,普及需严谨”是你的写作定位吗?

答:这个问题,我曾经解释过,参看读史手记-不容青史尽成灰,不信严谨唤不回和读史手记-二本以下学历的读者不建议读我的文章。

04你的文章标题前面都会加“读史手记”,有什么消耗意吗?

答:方便读者认知,一看到这四个字,就会知道是我写的文章。其实,这是我学习历史的笔记,我自己起的名是“前人之述”,把这些原始的笔记整理出来发布就改成“读史手记”了。

05可以谈一下你对历史的看法吗?

答:能看读史手记-历史认知的三重门径,这是我的史观。我们知道马云今天很牛逼,但五百年后马云是什么样?他可可以是丑逼的代名词,也可可以成为财神,也可可以就是食货志里一个普通的名字。马云的牛逼可以否被后人铭记,有赖于历史学者的复原。专业历史学者的主要工作是复原和解释历史。历史学的创新是更接近历史原本面目的复原和解释。关羽也想不到自己会戴绿帽子会脸红会去寺庙里兼职打更。

06你从什么时候喜欢历史的?

答:我高中是文科,那时候就学历史。系统地学习要到2013年以后,一直到今天。主要是吸收学术研究的成果,就是想知道一个人一件事的真相究竟是什么。自学有很多便利,比方网上有很多公开课,有很多电子资源。也有很多限制,主要是很多资料和书籍找不到,尤其是港台书籍。很多资源集中在大学和主要城市的图书馆。我特别喜欢《送东阳马生序》,尤其是“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岂他人之过哉!”,我把“亦余心之所善,岂他人之过哉”作为上下联贴在我的书柜上,勉力自己。

07你是90后吗?

答:90后,属马,哈尔滨人。经常有读者误以为我是70后或者80后,把我当成老头。哈尔滨,或者者整个东北,在我的精神里是排斥的。感觉中国历史跟这块地方关系不大,杜甫是河南人,包公是安徽人,孔子是山东人,唐诗宋词元曲里找不到关于东北的诗词。我小时候听刘兰芳的《岳飞传》特别恨金兀术,听《杨家将》特别恨萧天佐,后来知道,金兀术、萧天佐就是我们这的人,我们这地在古代就是番邦北国,心里很失落。但这种心里最近转变了,我由于心里失落,就想弄明白东北这块地以及生长在这块地的人是如何从番邦北国变成炎黄子孙的。消耗许倬云的话就是如何从“他者”变成“我者”的。这个转变,我聚焦在1894年-1953年这60年,我正在构思这个系列。前几天发了篇“东北白道风云六十年序言”,后来感觉写的仓促,就私密了。

08你写了100多篇文章,大体分为几类?

答:分4类吧。第一类是书评,我想精确地评价一本书的价值和意义,也希望读者看过我的文章后可以够理性选择书籍,不要受骗。第二类是书单,书单的好坏取决于两点,一是对初学者来说能否具备可操作性,二是对高手来说,就是以高手的眼光看能否具有系统性。我是按照这两个标准以及我个人的阅读心得来写书单的。这些书,我都有电子版的,读者需要能私信。第三类是读史人物,说句不要脸的话,在简书上,读过我写的历史人物,其余人写的就不必读了。第四类是经验类,主要谈我对历史各个分支学科的认识。在读史人物系列,我一般把文章分为三个部分,一是引言,主要引出我想谈论和讨论的问题,二是正文,写我自己的看法,三是附录,交代史料出处。读者假如对正文不感兴趣或者者不同意我的观点,能看史料出处部分,我在这方面,还是扎实的。

09如何评价其余历史优秀作者和签约作者?

答:基本不评价。我不主动攻击别人,尽管我可可以不认同。我反驳别人,都是在别人“骂我”之后。简书的读者不同,有的喜欢通俗一点的文章,有的喜欢深入一点的文章,就好比我列出参考资料,有的读者认为是掉书袋,有的读者认为是严谨。至于写的好坏,一是看作者的学养,二是看读者的反馈。阅读量喜欢数这些数据反映的是读者。我之前的预期是每篇文章阅读量过200,现在达到了,调整到每篇300。过了这个数,我就不花精力去提高了。

10如何看待读者的评论尤其是骂你的评论?

答:骂我的那些人,我劝他们走点心,提高一下骂人的修养。我以前会评论别人的文章,指出它的问题和我的理由,也有好的反馈,但大多数是“挂不住脸”,比方前几天有一篇写“姚大力事件”的文章,说吕思勉是姚大力的太老师。我觉得错了,姚大力的老师,他心里认可的就一位-韩儒林,客观上指导他的还有翁独健,但那时韩儒林死后的事情。这位作者的理由是姚大力的老师是翁独健,翁独健称吕思勉为老师,所以,吕思勉是姚大力的太老师。我觉得不应该这么讲。姚大力的治学路径主要是韩儒林的方法,而无论韩儒林还是翁独健,他们都是伯希和的学生,在中国的老师,要算的话,也是陈垣和王国维,谈不上吕思勉。我指出来后,他就挂不住了,所以,我也把自己的评论删了。写历史,最怕有硬伤,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11你前几天晒了一张川大中国史研究生的成绩单,有什么考虑?

答:我不是历史科班出身,其实,在我内心里,根本没有什么科班不科班,谁的研究更有说服力,谁就牛逼。但现实上大多数人认为历史学科班出身会更靠谱,我们能拿这个标准衡量整体,但不可以衡量个人。历史水平这个事,我不可以王婆卖瓜,只好拿出一个数据。川大的命题,相对于统考和其余院校偏难少量,没有选择填空名词解释这些客观题,就5个大题,一个题60分。我的成绩是276分,是不是最高不知道,应该是个高分。像我这样的简书作者,没有名气、没有学历支撑,只可以靠自己的本事说话。读者买不买账,是另一回事,贴出来表现我的诚意。我英文不好,所以作了西方文明强弩之末下的炮灰。

12你前一段时间发了几篇支持付费的文章,也有了付费权限,效果如何?

答:除了赞叹,还能发单篇付费文章。我发了一篇读史手记-明君的暗影: 太子废立及其成败,效果不好,可可以是定价高了,卖6.66元。已经开通了读史人物付费连载。付费文章,我会重点写历史对于我们今天的作消耗,非付费文章还是延续之前的写作定位,在内容上更加严谨,标题和封面图片,为了预期300的阅读量会迎合读者。至于定价,我曾经和朋友调侃说,即便要饭,也要做净衣派。一块两块的打赏,我总觉得跟要饭似的。我不要求每篇文章都要打赏,但要是打赏,希望赏的多点。单篇付费文章,我正在写帝位分析系列,定价还是6.66元。

13你理想的普及书籍是什么样的?

答:语言要美,比方《三字经》自羲农句以后,既是韵文,又是极简中国史。再就是肯定是专业学者写的,像李开元的《秦崩》、罗新的《从大都到上都》,其特点是既有学术韵味,又是实地考察。或者者说消耗新的角度写,如谭伯牛《战天京》。

14你经常阅读的书籍有哪些?

答:随身携带的有两本,一本是《幽梦影》,一本是《廿二史札记校对》。现在加了一本《读通鉴论》。我想写一篇《幽梦影》的书评,总也写不出来,那种感觉似乎只可以意会。这种融汇儒释道的格言体散文,晚明很多,《菜根谭》《小窗幽记》都是例子。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幽梦影》。

15你在几篇文章里都谈到你的导师,可以否说说他对你的影响?

答:我不喜欢狐假虎威,也不想做任何人门下的走狗。我老师学识很好,也很低调。我属于子贡那样的弟子,不是曾参。对于师承,我倾向于韩愈的“学者必有师”,也认可顾亭林《与友人论门人书》中说的不可以“枉道以从人”。我曾经把我老师的课程体系批判的体无完肤,也由于论文的事情和他吵吵,但他还是帮我顺利毕业了。我很感激他。

16你有喜欢的历史学家吗?

答:那种“萧条异代不同时”的历史学家有很多,最喜欢的是顾颉刚、蒙文通、顾诚。顾先生追求学识的精神、作学识的态度,都是我十分敬佩的。《古史辨自序》是《报任安书》后,我读到的最感动的治学文章。蒙文通先生有经学、佛学、道学和史学几种学识,最后以史学统摄,我也很喜欢。顾诚,我写过读史手记-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消耗它研究大明。我决心系统学历史,跟他有关。

17有考虑过写其余类型的文章吗?

答:有,但都放弃了。我觉得这会稀释我的历史定位。

18生活中你是怎么的人?

答:俗人一个,喜怒哀乐都有。以前贴过照片,后来觉得又不是征婚,就隐藏了。

19对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答:希望可以够通过简书出版的自己的书。

20对简书有什么建议吗?

答:建议已经有人提了,提的也很多。我希望可以够加大对历史专题的重视程度。

贺新郎读史

附记:本文纯属自说自话,如有雷同,恕不解释。

已是最前 目录 下一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