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4/16 12:11:20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社会热点浏览文章

五年级的时候每个班都有外教课,外教是美国人,有一节课他以“爱情”为主题,那是唯逐个节我们全班都在认真听得的一节课。

临下课时,他消耗略模糊的中文跟我们说:“可可以大家以后懂得什么是爱情时,男生发现自己喜欢男生,女生发现自己喜欢女生,请大家不要觉得慌,这很正常,尽管可可以到时候身边的人不会接受,但不要泄气,要坚持自己。假如大家以后遇到这样的人,也请了解他们。”

那时候我不太懂外教的意思,还跟同桌说:“男生一定喜欢女生,女生一定喜欢男生啊,怎样可可以调过来。”

当我慢慢长大,才发现外教说的是一个群体,这个群体的总称是“同性恋”。

我开始明白外教当时给我们讲这个的意义,他是希望我们早少量理解这个群体,从我们这一代的小孩身上来尽可可以地改变社会对同性恋的看法。

能发现,从古至今的教育中,没有关于同性恋的具体计划,大人对小孩的教育,学校正学生的教育,在“恋爱”方面素来都是默认“异性恋爱”的,“同性恋”这个词在他们看来就是洪水猛兽,是不可以跟别人提及的。

所以当自己的孩子告诉自己他们喜欢同性时,多数父母会觉得吃惊、失望,更有甚者要断绝亲子关系;当一个班某个学生被大家发现是同性恋时,多数人会不自觉地疏远、排斥这个学生,生怕这个人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我们一直高喊着“自由”“人权”,可放到少量不符合大众观念的群体时我们便没了声音,这是悲哀。

但随着社会整体思想程度的提升,人们对同性恋群体的包容度也随之提升了,不仅是年轻人,很多中老年人对他们的看法也变得正常起来。

可近日新浪“全面封禁涉黄、暴力、同性恋题材的内容”的通知让我很震惊,“同性恋”居然跟“黄赌毒 ”分在了同一梯度。

昨天在微博上看到一个视频,内容是一个身穿带着同性恋标记T恤的男生戴着彩虹眼罩,张开手臂站在路边的街道上,等着过路人的拥抱。

过了一会儿,一对年轻情侣牵着手从他身边经过,而后男生停下来松开女朋友的手,很自然地走到他面前消耗力抱着他转了两圈,又重新牵起女朋友离开。

看到这的时候我真的被触动到了,这不才是一个社会所需要的么。

而新浪的这则通知则是在告诉这个社会:“同性恋”是异类,是必需被禁止的,他们不符合我们这个社会的价值观。

柴静在《看见》一书中说到:

“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受同性恋者?由于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准则。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爱情本身是超越一切的,每个人都有“选择爱谁”的权利,“性别”只是消耗来区分人类的标志而不是消耗来恒定“选择对象”的标准,把“标志”变成“标准”,受伤的是这个群体,扭曲的是这个社会。

吃饭,睡觉,上班,生活……我们做的事相同,我们的生活相同,我们都懂爱人,只是我们爱的是异性,他们爱的是同性,所以他们是“异类”,我们是正常人,荒唐。

没人敢去打破这个错误的观念,由于一旦你打破了,你就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异类”,所以这个群体的大多数只可以默默坚持自己的爱情而无法跟身边的人明说。

今天的配歌叫《HEAVEN》,意思是天堂,来自澳大利亚歌手Troye sivan,中国网友叫他“戳爷”。

他是一名同性恋,在歌中他唱到:

Without losing a piece of me(没有失掉部分自我)
How do i get to heaven? (我何以到达天堂?)
Without changing apart of me(没有失掉部分取向)
How do i get to heaven?(我何以到达天堂?)
All my time is wasted(我的时间都被荒废)
Feeling like my hearts mistaken(仿佛我追随本心也是罪过)
So if Im losing a piece of me(所以倘若我把心都失掉)
Maybe I dont want heaven(或者许我也无意造访天堂)

他曾说自14岁开始少量问题困扰着自己,我能否可以有真爱?可以否有家庭?可以否去天堂?慢慢地我建立起自信,意识到或者许我根本不想要天堂。

所以2013年8月7日,他在YouTube发布视频,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并正式出柜 ,他还告诉大家:“同性恋并不是什么羞愧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应该为此感到羞愧。”

其实很多外国的歌星都已经宣布过自己是同性恋,从他们身上我们知道这不会影响我们自身,也不会影响这个社会,只是“我爱他,他也爱我”的爱情。

最后,还想说一点。

把“同性恋”视为错误只是一个缩影,这牵扯出一个问题:这个社会能否可以够容纳不合主流的小众群体(当然前提是他们不危害这个社会)。

我了解在网上看到的某些支持这项决策的网友,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

可是不知道他们能否想过自己只是不属于这个群体,却不肯定不属于其余小群体。当某天有一项决策是压制他们这个群体时,他们又有何想法呢。

总说要包容,却又总在压制少量无碍社会的人与事,压制他们的自由与传播,或者许当他们被压制完时,就轮到了我们。

借一个朋友说的一句话来结尾:我们支持的不是同性恋,我们支持的是任何不妨碍他人的小众群体,制止每一次大众对小众的迫害,就是在保护我们自己。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