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4/15 15:06:38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社会热点浏览文章
From Leon

亲爱的玛蒂达,当你看到这封信时,相信我们的盆栽马上就要落地生根了。很感谢你教会我识字写字,少量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我想通过文字来表达,对,就是藏在花盆底的这封信了。

玛蒂达,你在哭鼻子吗?不,请不要为我哭泣。我对你说过,我喜欢这盆植物,由于它们永远快乐,我希望你也可以像它们一样。

玛蒂达,曾经我以为自己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由于我永远不知道明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作为一名职业杀手,生活枯燥而单调,当然也很孤独,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孤独,由于孤独可以带给我安全感。你知道,这也是当初我不希望你待在我身边的起因。

另外,我不希望你也像我一样成为一名杀手。你知道,从事杀手这个职业我是迫不得已。而且一旦你杀了人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你的生活会永远改变,从此以后,你睡觉时都得睁着一只眼。

生活将变得平淡乏味,每天出门,杀人,买牛奶,回家,疲倦的洗澡,无精打采的喝牛奶,无所事事的熨衣服,是的,杀手也需要熨衣服!

不再有朋友,偶尔出门看个电影,一回头发现只可以一个人傻笑。生活中,唯一让我快乐的就是还有这盆有生命的植物陪着我。

你说什么,金钱?钱都在老汤尼那里,除了生活必须品,钱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有任何意义,这很可怕,你知道吗,玛蒂达,千万千万不要轻易尝试杀手这个职业!!!

玛蒂达,你知道吗,你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第一次见到你,你在楼梯口抽烟,我刚执行完任务回来。你看见我上楼,偷偷的把烟藏了起来,我打算径直走过,你却叫住了我,还和我打招呼,我很诧异,素来没有人敢和我说话,除了老汤尼,由于和我说完最后一句话的人都死在了我的手下。

第二次见到你,还是在楼梯口,我刚看完电影《雨中曲》回来,嗯,一部可以带给人快乐的电影,有空你肯定要看看。你在流鼻血,看到我上楼,你背过了身,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递给你。当你问我:人生总是这么痛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我很惊讶,一个小女孩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虽然不忍心,我还是给了你一个残酷而真实的答案:总是如此。

听完我的答复,你并没有因而气馁,仿佛我是你的某个朋友一般,你说你要去商店,问我要不要帮忙带牛奶,一盒还是两盒?我还没答复,你就自做决定:是两盒,对吗?!看着你期待的眼神,我点了点头,而后你步伐轻快,跳着舞一般下楼了。

再次和你说上话,你已经成为了一个孤儿,你为你四岁小弟弟的死泣不成声,我不知道怎样安慰你,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个。你忽然说到了猪,我想起老汤尼的一句话,猪通常比人好。我想小女孩应该会喜欢会说话的小动物,于是我扮起了猪,向玛蒂达say hi,你终于破涕为笑~

你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很久没有人问我这个问题了,我甚至觉得自己的名字很陌生。我答复说:Leon。我端起牛奶正准备喝,你说:很可爱的名字。我的肝儿颤了一下,牛奶呛了一脸,我赶紧擦干净,说去再取些牛奶借机离开了。

当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打开了我装武器的箱子,我有些生气,我不希望别人乱动我的东西,你知道,杀手最重要的是武器。你终于问了我不想答复的问题——我的职业。

我想你只是个小女孩,于是我告诉你我是清洁工。很快,你猜到真相,聪明如你,真的是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你问我:你的意思是你是职业杀手?我很不耐烦,答复说:是的。这是一个成人听到都会颤抖的答案。你居然说:真酷。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直直的看着你,眼前这个小女孩究竟是个什么人。

很快,你又好奇的问了少量其余的问题,我说行有行规,女人和小孩不杀。当你问到价钱,我感觉到了些许不妙,我说5000美元一颗人头。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我想你该打消了复仇的念头了吧。没想到你话锋一转,想另辟蹊径,你说想像我一样成为一名职业杀手,你帮我做家务,我来教你杀人。

我没有答应,借故说:今天对你来说是艰难的一天,我想你需要睡觉,有事明天再说。我将你带到了房间,给你拿了一床毛毯,你躺在床上拉着我的手不放,你对我说:Leon,你对我真好,素来没有人对我好过。我赶紧抽出了手,关灯离开了房间,我发现我的心在颤抖,我想我只不过是孤独惯了,忽然有人这么亲近,不太习惯罢了。

晚上,我发现我无法像平常一样心无杂念的,在黑暗中坐在椅子上平静睡去,我打开灯,拎起枪,装上消声器,径直走到你的床边,当我把枪口对准你的脑袋,你仍旧呼吸平缓,沉迷在睡梦中…玛蒂达,你知道吗?你让我的心动摇了,作为一个顶级的职业杀手,这显得很不专业。

第二天我很早就醒来了,装作若无其事的做着日常训练,你发丝凌乱睡眼惺忪的来到客厅,我觉得在说出接下来的话之前,我应该先向你打个招呼,于是我说:玛蒂达,昨晚睡得好吗?……吃完早餐,你该离开了。我低头若无其事的擦拭着自己的枪。

很快,你通过餐桌上的字条发现了我读写可以力障碍的弱点,你把纸条递给我让我念出来,这很让我为难,你提议说,Leon你教我如何成为一名杀手,我教你写字认字。

我想拒绝,杀手这个职业真的不是随意什么人都可以干的,我想让你知难而退,我丢给你一把枪,说这是送你的临别礼物,没想到你抓起枪对着窗外bangbangbang~就是几枪,我很诧异甚至有点惊恐,还有些无奈,假如不答应将你留在身边,指不定搞出什么乱子来。

为了你的安全,也为了避免我的身份暴露,当务之急是赶紧搬家。我们找了一家旅馆,老板给了我们四楼走廊尽头的房间。你很机灵,成心让旅店老板误以为我们是父女,这很好,方便我们隐藏身份。我忽然发现,有你在身边也不是一无是处。接下来你的体现也很让我诧异,当然也很满意。

当我严肃的问:你究竟多少岁?你毫不犹豫的答复:18岁,你要看我的身份证吗?我拒绝了,我宁愿相信你就是18岁。只是你看起来比你的年龄年轻少量罢了。

我问老汤尼要了新手训练消耗的来福枪,他很诧异,我说我想保持水准,他没有再怀疑。对于我搬离原来的住所,老汤尼不太赞同,当我对他摆出笑脸时,汤尼说有时候改变不是好事情,我一秒钟收回了微笑。玛蒂达,你知道吗,你已经在改变我。

玛蒂达,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是一个聪明的小女孩,你学的很快,和你一起训练的日子我甚至感到史无前例的开心。

你说我们一直工作,需要玩游戏调节一下,你还给这个游戏找了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你说能帮助我锻炼记忆力。我相信了。

你拌起了性感女明星,当你步态妖娆,唱着欢快的歌朝我走来时,我甚至不敢直视你的眼睛。眼前的你让人惊艳,我感觉自己的大脑很混乱,我告诉自己不要多想。

第二天,我找到了老汤尼,我提到了钱的事,这是我第一次和汤尼谈钱的事,这些年我的佣金都由汤尼保管,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些。老汤尼说钱在他那里很安全,放在银行会被抢,但是没人敢打劫老汤尼,汤尼给了我1000美元。我想好了我要给你买件礼物。

玛蒂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变得在意你,和你在一起,我希望你时刻待在我的视线之内,我不喜欢你和陌生人聊天,我不希望你抽烟,我希望你不再说脏话。你毫不犹豫的向我保证这一切你都会做到。我相信你。

回到家,当你倒在床上对我说:Leon我想我爱上你了,这是我的初恋,你知道吗?

我很震惊,牛奶再次呛了我一脸,我问:你没有谈过恋爱,你怎样知道这是爱?

你答复说:我感觉到了。我好奇地问:哪里?你两手抚摸着自己的肚皮说:在我的肚子里,以前我经常胃疼,现在不会了。你的答复让我很震惊,直击我的心脏,我只好对你说:玛蒂达,很高兴你不再胃疼了。我要工作了,我讨厌工作迟到。说完我逃离了你的房间。

我慌乱的穿好防弹背心和大衣,当我离开房间关上那道门,我发现我简直无法呼吸,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状态。

玛蒂达,你知道吗,那天执行任务我走神了,我受伤了,一颗小小的子弹击中了我右边的胸大肌,好在伤的不深。我给你买了一件粉红色的裙子,当我把这件礼物递给你时,我感觉到鲜血顺着手臂往下流。

也许你意识到了那天我在浴室呆的时间比较长,是的,这种小伤我自己能解决,当我穿戴整齐若无其事的走出浴室时,你很善解人意的给我倒上了一杯牛奶。我忽然觉得有些歉意。

我受伤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向老汤尼摊牌的借口。我对汤尼说,我受了伤,需要一个帮手,老汤尼终于同意让你和我一起行动。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配合执行任务的情景吗,当我们杀掉毒贩准备离开的时候,你坚持一把火烧掉了桌上的毒品。你说,我们说好不杀女人和小孩,你以为这些毒品会害死谁?那些瘾君子吗?

我一点也不意外,玛蒂达,你的灵魂中一种叫做善良的东西,我自愧不如。玛蒂达,和你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光我很开心,我觉得我们配合的十分默契,就连我们头上戴的针织帽都很搭。

我接到了一个特殊任务,我知道这很危险,你知道,职业杀手没得挑,否则显得很不专业。我找到了汤尼,说假如我回不来,我的钱也许能帮助某个人,比方玛蒂达,老汤尼说我能信任他。

这一票太大,我不想你有危险,所以我打算单独行动。你说:难道我只配干些杂活吗?我只好说我需要少量时间独处。我发现我再也不可以做到勇往无前,后顾无忧了,由于你,一切都改变了。所幸这次任务有惊无险。

当我回到家发现你不在,玛蒂达,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当我看到你毫发无伤,你知道我又有多开心吗?我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但我再也顾不了那么多,此刻我只想紧紧抱着你。

玛蒂达,我会永远记得那天你让我躺在床上睡觉的感觉,你让我尝到了人生的乐趣,让我觉得有自己的根,由于你,我不再觉得孤单。玛蒂达,我希望陪伴你,直到你真正长大的那一天,而后给你想要的一切。

玛蒂达,我知道我无法打消你复仇的念头,与其让你身处险境,我宁愿放手一博。等我回来,我们一起离开这座城市,以后再也不分开,好吗。还有,我不在的时候,有事记得找汤尼。最后,玛蒂达记得给我们的盆栽浇水。

———爱你的Leon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