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4/14 21:04:09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社会热点浏览文章

在我狭窄的世界里,接触以及听说的女性中,很少有可以担得上“洒脱”二字的。

那些与政治有关的女人,以及娱乐明星们,我从不关注。我喜欢关注有独特生活方式的一类女人。

比方早年的三毛,她一生游历过五十四个国家,并且在许多地方长住,跟当地人一起生活。

她经历过战争,经历过生离死别。她一直按着自己内心的喜好活着。我们羡慕着她抛却世俗的义无反顾和洒脱不羁。

然而,她多愁善感的个性,无处安放的感情,以及虚弱多病的身体,却是无法改变的现实。至于在台北的医院里,消耗一条丝袜结束了生命。

所以,三毛貌似坚强的背后,有着一颗无比脆弱的心。她洒脱得还不够彻底。

有没有一个健康快乐的女人,摒弃了女人的诸多弱点,象男人一样自由洒脱地活着,并且耀人眼目?

我很怀疑,世界上能否存在着这样的女人?

直到我读了《夜航西飞》,柏瑞尔·马卡姆,她正如一颗璀璨的宝石,闪瞎了我的眼睛。

“我四岁那年来到英属东非,少年时光都在光着脚和纳迪人一起捕猎野猪,后来以训练赛马为生,再后来驾驶飞机在坦噶尼喀湖,以及位于塔纳河与阿西河之间的干旱丛林地带中寻觅大象。我一直是个快活的乡下人,直到我在伦敦生活一年之后,才明白需要消耗脑的生活多么无聊。‘’

柏瑞尔的一生,跟很多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一起猎杀野猪的纳迪少年埃拉  · 迈纳,追随多年的纳迪随从鲁塔,耐心的飞行教练汤姆 · 布莱克,生死与共的合作伙伴布里克斯。他们都对柏瑞尔的生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然而,这些伙伴随着各自生命轨迹的改变都相继离去。作为一个女人,柏瑞尔的内心不知能否有过波澜。

在她冷静克制的叙述中,我找不到答案。她说,我不喜欢回忆,回忆会让人退缩不前。而她是勇往直前的人。

她从不谈论感情,从始至终未吐露半个字。但从字里行间留下的痕迹中能推断,她与飞行员汤姆.布莱克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

柏瑞尔和汤姆曾两次不期而遇。

第一次,汤姆在山路上修理一辆熄火的汽车,遇见了在山间骑马的柏瑞尔。那时,十八岁的柏瑞尔无家可归,靠驯马为生。汤姆跟第一次见面的柏瑞尔形容了自己飞行的梦想。

“当你飞行的时候,”年轻人说,“你会感觉到满足,就像拥有了整个非洲。你觉得目力所及的一切,都属于你:所有的碎片都合而为一,一律归你所有。并不是你想要,而因你独自身处机舱,没有人可以与你分享。它存在着,属于你。它让你感觉自己比真实的那个自己更强大,已接近你感觉自己可可以会达成的事,但你从没提起胆量认真细想。”

这番话,就像一把钥匙,递到了对飞机尚一无所知的柏瑞尔的手上。

“他慷慨地在一个陌生人身上白费了很多时间,他留给我一席话,交给我一把钥匙,消耗以打开一扇我从不知晓的门。‘’

第二次的偶遇。汤姆已经是威尔逊航空公司的首席飞行员,柏瑞尔已成为知名驯马师。一天晚上,汤姆驾驶着单翼飞机在阿西平原上空迫降。他们又不期而遇。

这一次相遇,已实现梦想的汤姆,为柏瑞尔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也为她点燃了熊熊燃烧的梦想之火。柏瑞尔称之为“新生”。

“螺旋桨的喧哗散发着新奇的浪漫气息,这声音对我来说,像一道白色的闪电劈进紧闭的双眼,唤醒了我本不想被打扰的安眠。‘’
“这是史无前例的事物。外面的世界如今想必早已熟习夜航的飞机。但在我们的世界里,天空荒芜一片。我们的世界仍旧年少,迫切渴望着礼物——这就是一件礼物。‘’
“汤姆.布莱克驾驶一架新飞机,怀揣一个新注意飞过了六千英里,他的梦想已经长出了翅膀和轮子。他希望以此梦想值得信赖之声,唤醒更多的梦想家。也驱散这片虽已苏醒,但仍旧懒散的大陆上,那令人昏睡的沉寂。”

就像男女之间的心有灵犀,两次相见,两个灵魂已经互相认领。汤姆知道驯马师柏瑞尔必将飞行,他说:

“你当然要去飞行,我老早就知道这点。我可以在群星间看出来。”

他们的相遇,似乎具备宿命的色彩。诸如消耗“天意” “缘分”这类俗滥的词来定义,也毫不夸张。但柏瑞尔从不俗滥。

在随后一年半的时间里,汤姆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教柏瑞尔驾驶飞机,教会她在各种恶劣的气候环境下正常飞行,直到她获得飞行员的终生证书——B类执照。

我认为,从此以后,他们必定成为生死契阔的好朋友。

潇洒的柏瑞尔没有白费词句来形容男女之间的情谊,只是说,在各自飞行的日子里,他们经常见面,谈论着飞行以及其它的事情。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柏瑞尔在很多事情的抉择上,都会参考汤姆的建议。一九三六年,柏瑞尔独自驾驶飞机横跨大西洋,成为第一位单人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也有着汤姆的欣赏和鼓励。

汤姆死于一次飞行意外,他们没有告别。柏瑞尔对汤姆的离去,似乎轻描淡写,但我可以感受到她内心被克制的汹涌的暗流。

面对离开,她是这样说的:

“假如你必需离开一个地方,一个你曾经住过、爱过、深埋着你所有过往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式离开,都不要慢慢离开,要尽你所可以决绝地离开,永远不要回头,也永远不要相信过去的时光才是更好的,由于它们已经消亡。‘’

怀旧、伤感和依恋,不属于柏瑞尔。她是勇敢独立洒脱的柏瑞尔,她只相信未来。

柏瑞尔仍然率性地活着。她的身边不乏绅士名流,但她没有为此耗费笔墨。

她把时间留给了她心爱的马匹,挚爱的飞机,宽广的东非草原,无垠的天空,以及鲜活的野生动物们。

她让它们具备了和人一样的生命力,具备了人的血统思维情感。她不遗余力地感受着非洲平原的一切生命。

能说,由于她具备不为感情约束和羁绊,果敢追寻梦想的洒脱,才让她的人生光华夺目了无遗憾。

就像鸟的飞翔,必需舍弃肥美的脂肪和粗大的骨骼,直到拥有轻盈的身躯,才可以摆脱地球的引力,从而展翅飞向云霄。

洒脱,是柏瑞尔·马卡姆的独特身份证。独一无二,仅此一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