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4/14 21:01:39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社会热点浏览文章

去年的“南昌豫章书院”闹得沸沸扬扬,以“教育和改变”为借口的集中营式学校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舆论过后,一年不到,前两天武汉新长征学校又因“体罚”学生而被曝光,不停拿鞋刷子抽学员的脸,把学员双手捆在树上吊起来,给学员疯狂灌水却不让他们上厕所……


震惊之余,不禁想问一句为什么。

由最初的“雷电法王”杨永信,到山东临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电击疗法”治网瘾,再到如今豫章书院类的打着“修身”旗号却对学员进行人身摧残的集中营式学校,如此扭曲教育理念的人与机构一边又一遍地刷新着人们的认知。

假如说一个人这么做是个人问题,一所机构这么做是相关部门监管不当,那一个接一个人,一所接一所机构被曝光却依然处理不了这个问题是由于什么?

“教育”二字从古说到今,殊不知某些人真的只是说说而已。

当某些掌权者放任这些机构、学校开办时,他们有没有想过这会毁了多少个孩子?没有,他们只想到了钱。

当执教人员在惩罚、侮辱这些孩子时,他们有没有想过这会给那些孩子留下多大的心理创伤?没有,他们只为了钱。

当我想象他们的嘴脸时,“为人师表”与“衣冠禽兽”二字赫然出现在我脑海中,而后“为人师表”轰然破碎,只剩下“衣冠禽兽”四个大字不断膨胀扩大。

能这么说:有些学校,已经变成了恶魔的权力所,进去的孩子是他们的奴役,他们享受着支配这些孩子的感觉,仿佛他们真的是这些孩子的主人一样。

教育体制正在被这些人从内蚕食,肮脏的利益往来使得因蚕食而出现得漏洞被隐藏起来,看起来似乎没有大碍,但我们能想象一下某天它轰然倒塌的景象,那时候倒塌的不仅是它,不仅是他们,还有人心。

在相关微博下面我看到了一条评论:


我不可以说这位网友的言论有问题,由于有些问题少年的问题的确让人恼怒,但这也反映了一件事:我们总以为问题少年的问题是他们自发形成的。

但很显然,每一个问题少年在一开始都跟那些懂事乖巧的孩子一样懵懂无知,他们成长为何种样子不是他们内心决定的,而是他们成长的环境以及身边人的教导决定的。

绝大多数问题少年的家庭教育都是有缺陷的,要么是父母自身婚姻出了问题,要么是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方法出了问题。

当这些孩子因为父母教育的缺失而成长为问题少年时,父母因为认识不到自身的问题,便没有足够的耐心去修正这些孩子的问题,只可以寄希望于这种“修身”学校。

而花几万块钱把孩子送进去,其实他们是把责任一律甩到了孩子身上:明明是他们教育不当,还要对孩子说:“我们已经尽力了,你还是那么不懂事,那我们只可以让别人来教育你们了”。

所以就像一位网友说的:“不难想象几十年后,这些父母老时,他们的孩子会把他们送进相似的养老院,让他们也来体验体验这种痛苦。”

你能说这些孩子残忍,但你也该知道,这是他们的父母教他们的。

蔡康永曾在《奇葩大会》上说过一段话,具体忘记了,大意是:现在医生喜欢给心理疾病分越来越多的类别,但实际上许多类别都是同一种病。而无论他们治多少病,所治疗的都是皮肤表面上的水泡,对于皮肤表层下真正的病因,没有人再去管。

我觉得这段话消耗在教育方面也一样,大家都只顾着矫正问题少年的问题,却忽视了问题的源头:家庭教育的缺失。

说到这又想到最近很火的一个词:原生家庭。

在原生家庭受到伤害的孩子所受到的心灵冲击要更为强烈,成为问题少年的概率也更大。

1月份的时候有一个新闻是说北大毕业生写万言信控诉父母对他的管制,在那封信中,他说父母从小就控制他的一切,该做什么,上什么学校,与谁交往,都在父母的掌控范围内,他拼了命读书,就是要逃脱他们的掌控。

有网友说他不孝,父母把他拉扯大,管多一点又如何,居然还写万言书控诉他们。

这涉及到一个老问题:父母生下孩子,孩子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还是作为他们的所有物在家庭中存在。

很多人都会说当然是作为独立的个体而存在,但我们不可以否认仍有一部分父母选择了后者而不自知。

很显著这位毕业生的父母是把他当成自己的所有物来管理,对他的内心感受不理不睬,幸运的是他把心理压力变为动力,消耗自己的力量逃脱了他们。

但不难想象,假如他在逃脱前变成了问题少年,他的父母很有可可以也会把他送进“豫章书院”式的学校,希望他可以在里面学会“听大人的话”。

最后,还是要来个总结:

教育监管需要更加严格,不把其中的蛀虫挖掉,迟到有一天要崩塌;要当父母就要先做好教育孩子的准备,假如不可以给予孩子足够的爱,还是当丁克一族比较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