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4/14 18:03:58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社会热点浏览文章

        从历史上来看,生活在欧洲这块土地上的各个民族都是非常具备攻击性的,然而这块被后世“诸侯战争”而人为分割开来的土地上却孕育出了资本主义和现代国家制度,“统一”在欧洲人眼里或者许早已不是曾经遮蔽这块土地的滚滚狼烟,通过战争统一欧洲的梦想完全不如他们所愿。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使得欧洲人对战争的态度趋于理性,于是对商业利润的追逐又将“和平统一欧洲”这一理念推到了欧洲人心中非常重要的地位。

        二战中,欧洲几代人积蓄起来的城市和工业体系连同轴心国的法西斯政权一同化为乌有。二战后,西欧人每天靠着美国的“接济”,在短短数年间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同时欧洲大地上也再一次燃起了以和平方式完成统一的希望。从“煤铁协议”到“欧共体”,再到“欧盟”,到了1993年,欧洲一体化开始了最具备实质性的举动,他们准备统一货币。然而,统一货币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因为欧洲各国协调的问题,加上德法两个欧洲大国间的扯皮,使得很多人对欧元的前景心存疑虑,为了躲避统一货币所带来的风险,大量的欧洲财富又一次转换为美元,流向了美国市场。

        然而令美国始料未及的是,1999年,欧元居然在欧洲大量资本外逃的情况下顺利发行了,欧元区成功整合了一个4亿多人口、比美国本土更为庞大的消费市场,这也意味着,欧元是作为准世界货币出现的。很快,很多国家表示了以欧元进行贸易结算的意向,其中以中东产油国最为热情。美国人清楚的认识到,假如铸币权在时隔百年后,重新向欧洲滑去,美国的货币霸权便会化为泡影。一旦资本流入不足,美国国家信誉破产,物质生产正在萎缩的美国将会走向“第二世界”,美国的军事霸权也会很快成为国际笑柄

        对此,处理问题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战争。只有通过战争打击欧元信誉才可以化解美国的危机,简单来说,这就是资本主义国家间“转嫁危机”的手段。这是资本主义国家的“通病”,其实欧洲在面对危机时也会同样选择如此手段。再之后,美国人瞅准科索沃,悍然空袭南斯拉夫,欧洲稀里糊涂的加入了战争,但他们却不知自己被美国蒙在了鼓里。随后战争更新,爆发在欧洲的科索沃战争,使得欧洲资本大量外逃,欧洲的铸币权生生被美国的导弹炸没了。

        苏联解体后,基于意识形态上的矛盾不再是世界的主要问题,美国隐藏在意识形态后的“独霸”思想与其余强国间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之间的矛盾,上升为国际间的主要矛盾。依托于货币经济的货币霸权,其实争的就是谁的货币更可以在国际结算中被认可,显然人民币目前远没有这个实力,所以美国目前最主要的对手依旧是欧洲。

        中东可是欧元区的一个“外围”。美国对中东有着极大的影响力,而他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却远低于别国。换句话说,大家想当然的认为美国发动对中东国家的战争就是抢石油,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美国“抢来的石油”,并非是烧给自己的。要知道,欧洲目前仍处于实物经济向虚拟经济过渡的阶段,可以耗和经济增长仍成正比。欧洲出于对俄罗斯与生俱来的不信任,所以大量的石油需要在中东进口。爆发在中东的战火最终还是会打压欧元,同样也会转移美国的国内压力。

        美国货币霸权的地位目前已难以撼动,在中东这个五海三洲之地吃到“转移危机”甜头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试图“常驻于此”,他们将自己转移危机的实质,这种龌龊的行为,美名其曰为“为本国国民负责”,通过将痛苦建立在他人身上,以谋求自身的发展,这是悲剧真正的蓝本。西方国家在这个饱受战争之苦的地区与坚持和平正义真理的国家进行着殊死博弈。

        币源战争所打击的对象和真正的目标未必会重合,美国打仗素来不是挑软柿子捏。美国动武往往是在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情况下,转移国内危机,又给予其余大国以压力。近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出现了一系列危机,先是西方各大国与俄罗斯打口水战,互相遣返外交官,试图制造“新冷战”,接着又是中美两个大国爆发影响全球贸易危机的贸易战,之后又是Facebook泄密牵扯出”剑桥分析”操控美国大选、英国脱欧。资本主义国家民怨四起,是时候需要转移危机了。

        果不其然,西方国家又一次选择了叙利亚。在俄罗斯战争威胁美国未果的情况下,西方试图推翻叙利亚政府的侵略战争正式爆发。

        叙利亚已经动乱多年。原因更是在2011年年初。当时15名叙利亚青年在“阿拉伯之春”运动后,受到该运动的影响,在学校墙壁上涂鸦反政府标语,因而被叙利亚当局抓捕。叙利亚当局的举动引发学生家长的不满,随后进行示威游行,要求释放学生,扩大民主、惩治腐败等等。(现代移动通讯技术和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发达,使得“阿拉伯之春”运动以民主、人权的名义在诸多阿拉伯国家年轻人群中造成极大影响。)叙利亚当局对该事件十分敏感,立即逮捕了少量反政府人士。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随后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并且取消了自1963年开始实施的国家紧急状态。但随后冲突不但没有缓和,甚至开始更新。阿萨德总统在危机爆发后曾指出,反政府组织以和平方式进行的示威游行在一开始,就不断有维持秩序的政府军警伤亡的报告传出,最终也造成450余名平民死亡。而在政府试图控制局面并提出改革方案后,那些本来以和平方式进行示威游行的反政府组织却又在第一时间取得了使得矛盾变为武装冲突的武器。因而巴沙尔政府认为叙利亚危机是西方少量国家企图颠覆叙利亚政权的必然结果。

        叙利亚由于与伊朗、俄罗斯关系密切,被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视为威胁的存在。俄罗斯在叙利亚设有其在地中海地区唯一的军事基地,保护叙利亚就等于保护俄罗斯在地中海的利益。伊朗是伊斯兰国家中为数不多的以什叶派穆斯林为主的国家,而叙利亚总人口的15%为信仰什叶穆斯林的阿拉维派,管理叙利亚的阿萨德家族便来自这一派穆斯林。长期以来,在自视正统的逊尼派眼里,什叶派教义与他们相距甚远 所以少量海湾国家就试图通过改变叙利亚国内的穆斯林教派格局,使伊朗什叶派政权进一步孤立。众多周知,伊朗与美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丝毫不亚于朝鲜与美国之间的关系,俄罗斯与美国也可谓针锋相对。美军从伊拉克撤军后,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伊拉克伊斯兰国开始迅速壮大,虽名义上仍为“基地”组织分支,但其实早已走向攻城略地的“独立建国”之路。叙利亚内战爆发后,该组织又趁机进入叙伊交界地区发展,2014年“基地”组织最终断绝与IS的关系。在断绝关系前一个月,IS宣布“建国”,其“首都”为叙利亚城市拉卡。随后IS便大肆侵占叙利亚领土,并实施恐怖统治,使得叙利亚局势更加动荡。

        从中不难看出,叙利亚危机的不断更新除了巴沙尔政府的应对不力外,还有大国在此地区的博弈,西方强权政治,宗教派别之间的摩擦以及地区恐怖势力等起因相互交织而造成的。

        现如今,叙利亚危机已7年有余,叙利亚这个拥有4000多年历史的古国早已没有昔日的繁荣,取而代之的是千疮百孔的景象。西方国家打着民主与人权旗号的霸权主义国家以为了叙利亚的人民为由,冠以叙利亚政府反人类的罪行,使消耗化学武器的战争罪行。在西方国家社会危机严峻的情况下,他们终于坐不住了,悍然侵略叙利亚,消耗武力震慑与之匹敌的正在崛起的大国;消耗战争维持自己大国地位,转移公众关注点;消耗叙利亚人民的鲜血兑换西方国家的内部稳固。这不是可耻,而是丧失人性!西方在一个本来就充满恐怖与杀戮的国度使消耗武力处理这个国家的战后危机,给连生活都没有保障的叙利亚人民灌以民主的思想,会处理这个国家真正所存在的问题与未来所面临的问题吗?答案能否定的,西方国家之前看似为了保卫世界和平的举止,只不过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只不过是为了与坚持真理的国家进行争夺世界秩序规划权的博弈罢了。

        叙利亚最初的问题只不过是它与其余国家的关系、政治改革和宗教矛盾上。恐怖主义只是它的安全障碍,扫清了安全障碍,叙利亚和它的人民仍然会陷入大国的博弈之中。大国在中东地区的博弈由来已久,叙利亚也并非唯一的受害者,只需西方国家在资本主义下的各类危机不除,叙利亚之后还会有更多的国家掉入圈套。所以,处理叙利亚本身的问题只可以通过政治协商,叙利亚的问题由叙利亚人民自己处理,强权政治的武力干预只会适得其反。当恐怖主义在叙利亚境内绝迹后,大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将重新洗牌,战略利益也会重新划分,未来中东地区的矛盾也只会越来越多。从这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试图推翻叙利亚的举动,我们不难看出“天下苦美久矣”,曾经动辄联络五六个欧洲国家发动战争的美国,现如今只可以拉拢美国最铁磁的英法,英法的落没世人皆知,欧洲最有活力的国家早已成为中国的朋友,美国已注定成为没落的巨人,战争的恶果注定会由美国去尝。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