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2 21:05:47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图片源于百度

夕阳斜照,晚霞冉冉,地面仿佛笼罩在一片模糊的玫瑰色中,似梦似幻。

这等美景,若搁平常瞧见,沈晴定会细细欣赏品味,可眼下,她却无暇顾及了。

只因,她此刻正战战兢兢地抱着树枝,而树下,赫然有十几头狼在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盯得沈晴腿肚子直打颤。

生死存亡之际,她愈觉心酸悔恨:

区区失恋罢了,自己究竟是抽的什么鬼疯?偏偏拒绝闺蜜共赴夏威夷的邀请,而孤身一人来这深山老林消遣,到头来,窝火的情绪没等消遣完,自己倒先成狼兄弟口中的零食了。

高处不胜寒,以至于飕飕凉风,时不时地从沈晴耳畔呼啸而过,感受到掌心逐渐密集的冷汗,她越发欲哭无泪。

悔不当初啊,自己本可以舒舒服服地享受沙滩和日光浴,可如今却在艰难地与狼群对峙,岂不凄凉,岂不悲哀?

何况,她快……坚持不住了。

隐约察觉到下滑的趋势,沈晴蓦地迸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苍天呐,你居然舍得让一个花季少女英年早逝!”

她哭得投入,以致狼群早已被赶走也没意识到。

等沈晴扬起一张花脸瑟瑟缩缩地往下瞥时,才惊愕地发现,树底仅站着一只健壮的棕熊。

那棕熊许是个文雅懂礼的,也不瞎囔,只抬头静静地望着她。

四目交汇间,沈晴认命地闭上眼,得,所幸换了种稍微温和点的死法。

比起被一群狼啃咬,她更愿意被一只棕熊独食,最起码,痛苦时长会减短些。

“二十年后,又是一条美少女!”

咬咬牙默念完,沈晴便无欲无求地松开了手,直直坠落之际,她坦然地扬起了嘴角,下辈子,可不能再傻乎乎地来深山老林作肉脯了。

孰料,落入熊嘴前,沈晴竟恍惚看到一个古装美男,长发飘飘,俊逸如画。

愣怔过后,她复自言自语地喃喃苦笑,还吓出幻觉了。

话音刚落,两眼一抹黑,昏了过去。

悠悠转醒时,沈晴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然后整个人非常懵:

她好像齐齐整整的,一块肉都没少?

“姑娘莫怕,那群狼崽子已经被我赶跑了,你今夜先凑合休息一晚,我明早送你出去。”

“唉,古装帅哥?”

沈晴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纵使暮色黯淡,她却依旧看得清清楚楚:

篝火旁的男子,剑眉入鬓,着深蓝锦袍,腰间玉佩环扣,且胸前半敞,诱惑性尤甚。

“姑娘?”

低沉的嗓音适时响起,颜控兼声控的沈晴瞬间笑得湖波荡漾,连带着对前男友的怨怼以及被狼群追赶的惧怕,亦统统烟消云散。

越瞧越欢喜间,语气即无法控制地流氓起来:

“小哥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不妨,我以身相许如何?”

闻言,玄隽登时惊恐地往后退,他明明好意救人,但为何却有种清白难保的预感?

“姑娘,我是妖怪!”

眼看着沈晴缓缓凑近,情急之下,他只得大声道出事实。

“啧,我知道了,刚才那只棕熊?没想到,你人形这么好看。”

皎皎月色下,沈晴色眯眯地一边推理,一边奸笑。

玄隽落荒而逃前,只绝望地吼了声:“凡人太可怕了!”

光阴荏苒,岁月更迭,堂堂熊妖大人未料到,沈晴日复一日的调戏骚扰,居然慢慢将他变得麻木,最后甚至乐此不疲。

“小隽隽,我好饿,想吃烤鸡。”

“饿啦,那我不烤了,直接给你变吧,三只够不够?”

“小隽隽,我想吃糖葫芦。”

“好,给你变!”

“小隽隽,我想吃你。”

“……也行。”

深山老林蚊子多,既没电也没网,偶尔还有饿死鬼般的狼群出没,但沈晴都无所谓,因为有玄隽在,生活忽然就熠熠生辉起来,愉悦且安心。

那晚一见钟情,这辈子便认定他。

从此,携手相伴,共赏云起云舒、花开花落。


注:写这篇文的时候,一直在听老干妈的《扇子舞》,然后构思打字了,脑子里就开始不受控制地循环反复:“啦啦啦啦啦,粉红的扇子飞舞~”

结果,小隽隽差点写成小扇扇(捂脸)。

上一篇 目录 已是最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