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2 21:05:39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怜悯

2018-02-01 叶子风

20年后,我动身拜访
拖延到了今天的自己。

我醒来,在旅行箱里
叠放几件后悔的事情。

镜前,我拿起剃须刀,
脸颊闪过空白的记忆。

我在月台,数着广告牌,
错过了两班无人的地铁。

这些年,生活是棋局。
车过得还好,马不快乐。

我在摇晃的车厢内爬行,
我的双腿却没有跟上来。

当我抵达第一节车厢,
我的肋骨剩下最后一根。

这些年,皱纹在挣扎,
挤成能被脸认出的样子。

车门打开,我摘下眼睛。
我喊的名字,不是自己。

在《已被拉黑》公众号看到叶子风的这首诗。

典型的抑郁症患者的作品。

真是好诗。

曾经很久没有叶子风的消息。很早以前,我们在格道网一起混。后来,格道网没了。后来我们都在网易微博混。后来网易微博没了。后来就没了叶子风的消息。只是听说他身体状况不好。

我从文字猜想他有严重的抑郁症,和其他方面的健康问题。

人到中年万事休。

能够意识到这种绝望,能够享受心安理得的放弃努力的颓废,也还算幸运。

才子若是老了觉得自己一生一事无成,那种怀才不遇的郁愤,再无力抗争命运的痛苦,会远超常人。

我和叶子风,同为格道战友,有惺惺相惜,也有一些分歧。

老了的心态,会有共鸣。

叶子风即使一事无成,也算一个才子,一个诗人,一个曾经在中文互联网快意恩仇的存在过的人。

即使他没有存在感,别人也记得他的存在。

仅仅这样一首诗,整个简书的百万写诗者的作品,也没几行可以媲美。

上一篇: 古风手绘美女
下一篇:“熊”色可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