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2 21:05:30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我知道,有些错,永远不能犯……
文/肆语声

01

伊诺的表现让我始料不及,在得知我的目的后,她竟然很配合地让我达成心愿,不哭不闹。只是,到现在她都没说一句话。

我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在送餐的时候,轻声问她,“你不怕吗?”

伊诺摇摇头,用手摸索着拿起碗筷,一言不发地开始吃饭,似乎我根本不在她的身边。

我忽然感到惶惶不安,事情似乎哪里不对。她怎么会是这种反应,难道不应该像云隐那样,先是挣扎,继而哀求,最后认命吗?

伊诺的无视,动摇了我的心。尤其是我发现在“她”的眼里,我的影子竟然变得越来越模糊!我忽然明白,这一定是伊诺的阴谋,她想让我在“她”的眼里消失,我必须让她停下来!

“说话!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捏住伊诺的下巴,强行让她的脸抬起来面向我,黑洞洞的眼睛像是无底深渊正吞噬着我的自控力,我感觉心里的那个“恶魔”又在蠢蠢欲动。

“哈哈哈……” 伊诺忽然笑了,从开始轻轻的笑,到出声的大笑,最后却是肆无忌惮的狂笑。她有恃无恐地冲我笑着,嘴里还在时不时地嘀咕着什么。

我被骇得立刻松开手,连连后退几步,可心里又极想知道她在说什么。最后,只好咬着牙,小心翼翼地挪到她身边,这才听清楚她说的话。

“既然这双眼睛连人都看不清,不要也罢……”

“疯了,真的疯了……” 我踉踉跄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冲到床上,迫不及待地把脸靠埋到“她”的手里,贪婪地享受着“她”的清凉和温柔。

伊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会不会真的再次失去“她”的眼睛?一股莫名的恐惧在心里蔓延,这是我第一次失去信心,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你永远得不到我的心……”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她”临走时留下的话。我猛地从床上坐起。对啊,心!若是我得到了“她”的心,那么,“她”的眼里不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吗?

“哈哈哈……” 想通了这点,我欣喜若狂,使劲地在房里宣泄着这几天压抑的情绪。可很快我又停下来,因为我被另一个问题缠住了,该怎么去寻找“她”的心呢?

都是那个伊诺惹的祸!不是她,我怎么会陷入现在的困境!我一脚踢翻床边的椅子,怒气冲冲地又回到伊诺的房间,却惊讶地发现她连人带椅子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怎么样?” 见此情景,我忽然想起来和她相处的点点滴滴,心里一阵酸楚,连忙跑过去想要扶起她,却在接触她的一刹那,脖子上被一块冰冷的尖锐物抵住,皮肤瞬间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放我走!”

伊诺冷冰冰地说道,手上又往前送了一寸,我顿时感到一缕温热的液体在脖子上流淌下来。

“你知道我不会让你走的。再说,你就算杀了我,也无法从这里走出去。来的时候,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边的环境。”

血腥味让我收起怜悯的心思,保持着身体的姿势不动,嘴上却丝毫不让步。

“你!” 伊诺欲言又止,紧接着手开始哆嗦起来,很快便扔掉手里的东西,颓然倒在地上。我低头看去,那是一根半截的汤勺,看来,以后送餐要小心。

“刘忆,你一定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在我收拾汤勺的时候,伊诺忽然从地上爬起来,冲着一旁的床脚撞过去,“砰”的一声后,便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我连忙跑过去,发现她只是撞晕而已。现在的她,可找不到最佳撞击角度。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把伊诺安排在另一间婴儿房里,这里的布置都是软布艺,不用担心她再寻死撞头。

布置好一切后,我又回到医院的办公室。毕竟,我对待工作的态度,才是“她”当初唯一欣赏我的地方。

02

“刘主任,小诺没和你在一起吗?” 王一涵忽然出现在我的办公室,神情紧张。

“没有!她说要自己静静,就没再和我联系。” 我靠着椅背,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我知道我现在的脸色一定很冷,因为我能看到王一涵的脸色很差。

“可她明明一直都和你在一起,怎么就会突然失踪?你到底把她怎么了?!” 王一涵凶狠的嘴脸让我想起了“她”在我面前发火的样子,这让我心里很不好受。

“护士!” 我挑了一下眉,欠身按了一下桌上的呼叫器,不一会儿,值班护士就敲门进来,怯生生地看着我,“请王医生出去,如果她还闹就叫保安,我需要安静。”

“算你狠!刘忆,我一定会找到小诺,扒开你的真面目!” 王一涵甩开护士的手,恶狠狠地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护士随后关上门,房间里又剩下我一个人,安静得可怕。

是我做错了?我只是想留下“她”,并不是要伤害任何人,我有错吗?云隐和伊诺,都被我妥善地照顾着,虽然她们现在生活有些不便,但我不会让她们受苦,只要她们不离开我,这有错吗?不会,不会错的,既然开始了,我一定要坚持下去,直到找到“她”的心……

“叮咚!” 桌上的呼叫器响了一声,紧接着护士的声音响起,“刘主任,有一位徐美丽女士找您,说是秦云隐的朋友。”

“云隐?让她进来。”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决定见一见这个女人,即使在我的记忆里,从没有过一个叫徐美丽的女人,在云隐那里也是。

门开了,一个淡黄色的身影无声地飘进来,还没等我看清楚,她的声音就让我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刘忆,云隐的手,还好吗?”

“你到底是谁?” 我努力控制住心里的慌乱,仔细观察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

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身形偏瘦,一头黑发垂到腰间,五官精致,是个可以吸引很多男人的胚子,只是那双美丽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温度,反倒是可以品出浓浓的嘲讽。

“我是徐美丽啊,难道你把我忘了?” 徐美丽笑盈盈地向我走来,嘴角微微扬起,可那明显是冷笑!她是在向我挑衅!

我压住体内蠢蠢欲动的那股力量,用最后的理智,沉声说道:“我不认识你,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知道,趁我还理智,希望你赶紧离开!”

“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的,不是吗?” 徐美丽丝毫不为我所动,双手撑在桌子上,上身倾向我,精巧的鼻尖几乎碰到我的鼻子。

我下意识地吸了一下鼻子,一种久违的味道直钻入我的大脑。这是什么?这,这难道是“她”的味道?我惊愕地抬眼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女人,她到底是谁?

“哦?看来我说错了,那我就告辞了。” 徐美丽眉毛一动,下巴一扬,身子就退了回去。她真的要走?我连忙起身,一把抓住她的手,却发现她顺势就坐回到我的办公桌上。

“你,根本就不想走!”

“哈哈,刘忆,你还真是好骗啊。真奇怪那些女孩是怎么被你骗到的?”

徐美丽的长腿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后,整个人就和我面对面地坐着。近距离地看着她,我才发现她的笑很美,却是一种引人走进地狱的魅惑。

“我再问一遍,你到底是谁?” 我加重了手下的力度。她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依然微微地笑着。

“你真觉得这里是谈话的地方吗?”

这个女人是条毒蛇!这是我对徐美丽的第一印象,可我直到最后才发现,这个评价对她来说,太轻了!

我很快收拾好东西,带着她来到地下车库,就在我要打开车门的一刹那,忽然心中一紧,连忙站住脚,头下意识地向左一偏,下一秒,一团东西擦着我的耳朵撞到车门后,又弹到地上,我低头一看,是一个女人的手包。

紧接着,一阵快速行走的高跟鞋声音在我身后想起,不用回头我都知道,是那个王一涵。

“刘忆,你个混蛋,果然在外面有女人,你到底把小诺怎么了!” 高跟鞋的声音在我身边停下来,一只手伸过来捡起地上的手包,而王一涵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徐美丽抱着手臂退到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笑着,却一言不发。我皱着眉头扫了她一眼,便转过身看着气急败坏的王一涵,“请你自重,这里到处都是监控,再闹下去,只会对你不利。我最后说一次,我不知道伊诺在哪里,你要是不信,可以报警,我无所谓。”

“你!” 王一涵果然慌乱地四下里看了看,寻找我说的摄像头,随后她退后几步,狠狠地瞪着我和徐美丽,说道:“走着瞧,我一定会让你原形毕露的!”

“走吧,热闹看够了吧。”

我打开车门,郁闷地对徐美丽说道。

“还不够精彩,这个女人没有抓到你的痛处。对付你这种人,一般手法不行的。” 徐美丽大大方方地坐到副驾驶,系好安全带,徐徐说道。

“哦?那你说说,该怎么对付我?” 我发动了汽车,却没有出发,这个邪恶的女人成功地勾起了我的兴趣。

徐美丽转过头,脸上浮出一种迷一般的微笑,然后伸出手在我的下巴上轻轻摩挲着,“我现在不就在对付你吗?”

03

我睁开眼睛,转头看向床头柜,闹钟上已经是早上八点多!该死,这还是三年来的第一次起晚。我刚要起身,却发现左胳膊很沉,有东西压在上面?我好奇地看过去,一个美貌的女人正枕着我的胳膊睡得香甜!

“徐美丽?”

这个名字忽然在脑中冒出来,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个个香艳的片段。不!我怎么会和她在一起!自从“她”走后,我从来没和任何一个女人发生过关系,包括云隐和伊诺!可我怎么会和这个女人?

我闭上眼睛,等了几秒再睁开,女人还在!我晃晃头,又闭上眼睛,这次等了更长的时间,再睁开的时候,女人依然躺在那里!

不!这不是真的!我愤怒地一把推开女人,光着身子冲到淋浴间,把冷水打到最大,一支支冰箭瞬间冲击到身上,皮肤很快便失去知觉,可心里的恐慌和悔恨却丝毫没有减弱。

“你在挣扎?哈哈,太可笑了。” 一个轻蔑的笑声在身后响起,我猛地转过身,却没料到一个赤裸的躯体顺势滑到我的怀里,我刚要推开她,却又吸到一股令我难以自拔的味道。我的头嗡的一声,丧失了所有的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徐美丽坐在一旁,手里举着一只红酒杯,轻轻地摇着,而眼睛却w看着我,眼神迷离,“起来吧,我知道你醒了。”

“你也别装了,你眼里的那份清冷,不是能轻易隐掉的。” 我坐起身,眼神肆无忌惮地在她的身子上扫过一遍,还是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对她如此着迷,明明我对女人的身子早就不感兴趣。

徐美丽轻叹口气,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扔到地上,从床上站起身,毯子从身上慢慢地滑落,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她优雅地在我面前转了一圈,悠悠地说道:“我和她,差在哪儿?”

“嗯?” 我被问得莫名其妙,不知如何回答。

“你不是一直在找她吗?怎么,不是吗?”

徐美丽声音变得尖细,猛地冲到我面前,咬牙切齿。

嗅着她的体味,再看着她的眼神,我的脑中忽然劈过一道闪电,难道是“她”?怪不得我对那个味道如此痴迷,那分明是“她”的味道!可怎么会……

“嗯,看来你终于想明白了,” 徐美丽换了一副忧伤的表情,顺势躺在我的腿上,悠悠地说道:“你可知道,我多么恨我身体里留着她的血,就是因为这个,我被迫永远地离开你,永远地站在你身后,远远地望着你,那种感觉,你知道有多痛苦吗?”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她的血?” 这一次我没有推开她,而是贪婪地吮吸着“她”的味道。

“你当然不知道我是谁,那场车祸彻底让我失去了出现在你面前的机会,” 徐美丽在我怀里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语气开始带着幽怨,“她也是抓住那次机会,用她的血,囚禁了我的心。还好,现在她再也没机会拦住我,可我也发现再也没有机会走进你的心……”

“你……” 我在她的话里听出了异样,她对“她”有怨气,还是因为我?

“我一直在跟着你,我知道你做的一切,包括云隐和那个叫伊诺的女人,” 她一把抓住我突然僵硬起来的手,“知道我为什么不报警吗?”

“你要什么?” 我使劲抽出手,把她推开,冷冷地看着她。

“我……” 徐美丽走到灯下,背对着我看着镜子,“要你帮我把她的血拿走,我不要她那肮脏的血!”

我愣了,随后走到她的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她说道:“为什么,你知道那样的结果……”

“对!” 徐美丽向后退了一下,整个人又依偎在我怀里,然后抬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那就是我要的,我需要你亲自动手,我要你亲手把她的东西从我身体里拿走!”

我第一次犹豫了,“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

“不!我受够了她的血在我的体内流淌,每一秒都是煎熬。忆,答应我吧,求你……”

徐美丽的声音颤抖着,眼里的清冷被泪光遮挡,我紧紧地抱住她,重重点了点头。

05

徐美丽静静地躺在浴缸里,洁白的缸壁都无法掩盖她皮肤的洁白,她睡着了,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眼,嘴唇微闭,呼吸均匀。我在她的酒里放了安眠药,我想让她在睡梦中离去,这也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

我抬手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拿起手术刀,抬起她的手腕,找准位置,划了下去……

浴缸里洒满了花瓣,水龙头开得不大,水流慢慢地冲刷着她的身体,也把流出来的血冲得干干净净。我就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看着她最后的一滴血流尽,看着她的皮肤变得越来越白……

谢谢你把“她”的血带给我。

再见了,美丽。

我拿起桌上的一个装满血的小瓶,离开了房间……

目录

上一章(2) 上一篇 目录 已是最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