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2 21:02:07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芳华》片尾曲《绒花》mv, 韩红再唱经典惹哭观众

2017年底,一个寒冷冬日的中午,跟着闺蜜看了《芳华》,这篇影评写写停停好久,一方面是因为挖出刘峰扮演者的一些“八卦”一写就会让我出戏,另一方面确实感慨良多,想说的太多,却不知道从何道来。

在《芳华》里,冯导从选角色的用心,到油画版的色调、神还原当时的舞蹈和场景,都让我仿佛置身于那个从未生活的年代,那些小时候听过却不走心的革命歌曲在这部电影了充满美感。这些都可以看出冯裤子的努力,就像一篇影评上说的,他完全可以心安理得的拍《非诚勿扰》1到18集,可是他没有,至少,他的电影梦是在继续的,是愿意做些东西出来的。

影片游泳、戏水的场景温暖如春,我想冯裤子在回忆他文工团生活的时候一定也是这样的“波光粼粼”“绚丽无比”吧。这些追忆青春的感觉,似乎每个人都会发现我们自己的影子,毕竟,这是人生中最朝气蓬勃,炽热而又单纯的美好时代。这就不难理解,《最后的我们》《你好,旧时光》会在80后的我们中流传,而那些知青岁月的影片会更能引起上一代人的共鸣。

《芳华》看着像是一部那个年代的《流星花园》,文工团的各位团员都是需要“有关系”才能进入,每天就是唱唱歌,跳跳舞,吃着都不想吃的饺子(要知道那个时代还有好多人是不饱的)住着可以摆放私人物品的宿舍(刘峰被处理下连队的时候,跟何小萍描述过连队生活有多苦),洗着不花钱的澡,听着邓丽君的歌。那么,这样一个集体里,何小萍是怎么进去的呢,我想,更多的是靠她妈妈:改嫁的那个“高干”吧。至于刘峰,可能就是靠自己在县剧院:“翻跟头”的特长和学雷锋的“光环”吧。

关于何小萍

这样一个被“群嘲”的角色,我想每个人青春里都会有吧,当年我们高中时候就有一个女孩,被大家“嘲笑”过,从她的穿着到“初恋”。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她故事的全部,就跟着大家一起干起“坏事”来,仅仅为了保持跟“大家”的一致。人性就是这样,“换位思考”很难,总爱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些都是“无可厚非”。

但是,何小萍确实很打动人的地方却是在“战争”中的“善良”,她不嫌弃一卡车被烧焦的“尸体”,可笑的是她的团友们却嫌弃她的“汗臭”。炸弹飞来,她会用身体保护已经奄奄一息的伤员,在做这些的时候她没有丝毫的犹豫,渗透到心灵里的“善良”,真实不做作。

当她穿着病号服在操场上独舞《沂蒙颂》的时候,是那么美,当自己精神病最厉害的时候,她的内心深处仍然留着那份“善”,正是刘峰顶着整个文工团的压力在跟她跳舞时,她感受到的那份温暖,所以她愿意把这份温暖传递下去,我想那个小战士在生命的最后也感受到了那份“温暖”吧。

关于刘峰

即使腰上有伤还帮着战友带东西的刘峰,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好人,他吃着破饺子皮,猪跑了第一时间去追,为了给战友省钱自己亲手打沙发,这些好,在我们看来有些“傻”,而在战友看来,也只有这些“傻”才能看到他的存在,毕竟,他的爸爸只是一个“木匠”。而对于他“触摸”林丁丁也可以这样解释,如果他是陈灿(军区副司令员的儿子),想必就是不一样的结局了,也许林丁丁会主动触摸他也不好说。当然,林丁丁怎么做都无可厚非,女人总是想生活的好一些,怎么利用自己的资源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有着“打下革命江山”的爸爸的郝淑雯也是在利用自己的优势,只是她们的方式方法不同而已。

其实,无需感慨,即使刘峰没有放弃上大学的机会,他照样拼不过那些“陈灿”们,也许还是会上战场,现实就是这么露骨。

刘峰对林丁丁的爱,“刻骨铭心”,他在受伤等待救援的时候,就是想死,想着自己的事迹可以谱成歌在林丁丁这位文工团女战士口中唱出来,爱的是多么卑微。我想,“林丁丁”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梦,一个他成为和其他文工团战友“一样”的梦吧。

关于战争

在电影中出现的那场战争,来自于那首旋律早已淡忘的《血染的风采》,若干年后历史课本上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但是小时候家人给我讲的“老山前线”的故事里的眼镜蛇,至今都让我记得那场战争的残酷。

《芳华》里的战争只有几分钟,但是足以震撼和平时代的我们,那种瞬间血肉模糊的视觉冲突加之紧张短促的配乐,与欢乐祥和的文工团生活形成鲜明的对比,但这就是生活的两极在荧幕上给你最直观的比对,虽然,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在影片上都没有看到敌人是谁。

若干年后的今天,那些曾经为共和国流过血的老兵们,真的需要我们的尊重和照顾。要知道,当年阵亡的士兵,只有仅仅几百块的抚恤金。

关于善良

结尾小萍和刘峰相拥小站,结局看似凄美,但是感觉到他们的内心平静又温和。

是的,在衡量生活的时候,我们总爱用过的好与不好来形容,于是,当文工团其他战友过的确实很“成功”,不是当作家,就是海南拿地,要不就是远嫁澳洲,可是,如果我仔细想来,当海南拿地却把老婆孩子往家里“一扔”,澳洲固然花好月圆,终究是“异国他乡”,生活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如人饮水”。

当我们讨论善良是否有用,好人是否有好报的时候,其实是误读了“善良”,每颗善良的心在做这些的时候是不求回报的,只是因为这样做是“对的”,就像当年的刘峰跟“汗臭”一起跳舞是一样的。那么,这样来看刘峰的一生是何其“丰盈”,温暖,他不在乎自己做过什么,否则他完全可以在海口交罚款的时候亮明自己的“伤残军人”身份。同样,他会跟小萍说,长眠这里的战友比,我敢说不好吗。在严歌苓小说最后,送走刘峰的小萍内心是复杂而安定的,而追悼会也是草草收场的刘峰想必不像读者那样遗憾吧,因为他的内心也是沉静的,他们像极了那一路芬芳满山崖的“绒花”,美好而又坚韧。

而我们是否可以学着“感恩”,不把浪费那份“善良”的美好?是否也继续着“善良”,温暖我们自己和他人呢?

而生活总会有不如意,安放好自己的年华,就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