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31 21:09:12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晋武帝司马炎纵情享乐,他在灭吴之后,挑选吴宫美人5千人,供己玩弄。他整天宴饮不止,挥金如土。

    朝中大臣有的见司马炎如此胡闹,心中痛切,上书说:

    “陛下贪欢逐乐,势必影响臣下纵欲无度,若人人不知节制,干出违法之事就没有人会感到奇怪了。陛下当自树清规,减奢节欲,勿使臣下以贪欲为耻。”

    司马炎虽是昏庸,但他看见此书时却另有一番高论,他笑着说:

    “时下天下升平,归于一统,朕常虑有人造反,却不担心臣子心系贪欲啊!臣子欲望一多,不过赚取一些钱财,他们胸无大志,又何以夺取天下呢?朕不如纵其贪欲,以保江山无恙。”

    由于司马炎的放纵,时人都崇尚奢侈,损公肥私,夸耀财富。

�    骁骑将军王恺听说石崇富有,心中不服,于是令家中用麦糖洗锅。石崇听说后,竟令家奴用白蜡当柴烧,从而压倒了王恺。王恺却不气馁,又命人用紫丝布在道路两旁做成挡风墙,全长40里,用布近万匹。石崇不甘示弱,不用丝布而用锦缎,做了挡风墙50里。王恺用赤石脂抹墙,石崇用香椒泥粉刷墙壁。

    王恺和石崇斗富的事被司马炎知晓,有人借此进谏说:

    “朝臣不用心国事,而妄加攀比斗富,这岂是臣子之道呢?何况,他们所费之财,十分浩大,必为搜刮而来,陛下当诏命制止,且穷追其贪赃之罪。”

    司马炎一言不发,私下竟特赐王恺一株二尺多高的珊瑚树,希望王恺能以此将石崇斗败。司马炎的宠妃不解其意,动问说:

    “陛下这样做,那些大臣还要进谏规劝,陛下就不怕他们来烦扰吗?”

    司马炎哈哈一笑,得意地说:

    “若让臣子卖命,就得让他们得到好处啊!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能让他们不起二心呢?进谏的大臣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们哪里知道我的用意呢?

   王恺得到司马炎的特赐之物,马上进宫面谢司马炎,司马炎对他说:

    “听说你多有贪赃枉法之事,不知是否为真呢?”

    王恺骤然一惊,忙自辩说:

    “他人诬告,陛下不可轻信。”

    司马炎目视王恺,忽作一笑道:

    “人生一世,追求享乐乃是人之常情,朕也不想怪罪,不过,为臣者若是没有忠心,那当是万劫不复之罪,望你莫负朕的美意。”

    王恺磕头不止,誓言忠心。出宫后他冷汗迭出,心有余悸地对心腹说:

    “皇上大智若愚,他是怕我心有异变啊!只要我放心享乐,才是最安全的。”

    石崇屡败王恺,司马炎只是视而不见,不出一言指责。有人上告石崇巧取豪夺,敛财无度,司马炎也将此事一概压下不问。有人为此不平,上书指出说:

    “为官贪婪,向来是一大祸患,常此下去,朝廷威望受损,百姓怨起,不可纵容。此制一开,难以禁绝,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司马炎于是把石崇召来,他把弹劾他的奏书给他过目,后说:

    “你的不法之事,朕早有所闻,朕不忍心惩治于你,实因你对朕忠心一片。现在人们议论纷纷,你何以自处呢?”

    石崇惶恐说:

   “臣实有罪,自请罚银。”

    司马炎摆手说:

   “罚银就不必了,朕对你的格外开恩,望你谨记。”

    石崇有惊无险,自对司马炎感激无限。司马炎用此手段,把臣子控制在自己手中,没有人向皇权发起挑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