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31 21:08:59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公元852年的一个黄昏,大唐帝都长安城里一如既往地喧闹繁华。快到年下了人们都在为了迎接新的一年而忙碌。而权贵聚居的安仁坊中,一户人家却是人声寂寂,凛冽的寒风穿过干枯的枝丫,病榻上那个不过知天命之年的老人也已经到了人生的冬天。

对于朝廷而言,一个五品中书舍人的在与不在改变不了任何东西。但对于整个唐代诗歌的舞台来说,这个人的离去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他是杜牧,著名晚唐诗人,与李商隐共称小李杜。

五十年前的深秋,公元803年,同样是在安仁坊中的这座老宅里,一个普普通通的婴儿呱呱坠地。那个时候,也许不会有人猜到,这个孩子会成为唐代诗坛乃至整个诗歌史上最耀眼的明星之一。毕竟,他出生时没有任何所谓祥瑞之兆,他的父母也不曾像李白的母亲那样梦见太白金星入梦来,一切都是平平常常的,像历史上无数的秋天一样。

和今天所知的绝大多数唐朝诗人相比,杜牧的家室无疑是显赫的。唐人有谚语,城南韦杜,去天尺五。而杜牧正是京兆杜家的一员,玄宗年间,他的曾祖父驻守河西,令敌不敢犯,他的祖父以门荫入仕,在德宗末年官至宰相。他在《冬至日寄小侄阿宜诗》中写道:我家公相家,剑佩尝叮当。旧第开朱门,长安城中央。第中无一物,万卷书满堂。家集二百编,上下驰皇王。也许因为出身的缘故,尽管杜牧也经历了一段家道中落的艰难时光,却仍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保持着远大的志向。

华美犀利的阿房宫赋正是杜牧的早期作品,当时,敬宗继位,生活奢靡,大兴土木,不理朝政,杜牧借古讽今,洋洋洒洒数百字,展现了他性格中忧国忧民的那一部分。

那年,他二十三岁,字里行间尽是少年豪气,家国情怀。

说是年少轻狂也好,少年壮志也罢,无论结果如何,但似乎每一个少年都曾意气风发过,杨炯的“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李贺的“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再近些的毛主席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杜牧看到的,不仅有个人功名,更有国家的未来。他的年代,距离大唐盛世,万国来朝不过短短几十年,可盛唐的灿烂却已恍若隔世。在历史的滚滚车轮中,唐王朝不可避免地走向了没落。

杜牧的诗以七言绝句著称,又好写咏史诗。对于导致大唐由盛转衰的玄宗时代,他也有过不少议论,其中尤其著名的是《过华清宫三首》。虽然这几首诗的年代已不可考,但其风格与长篇的《阿房宫赋》却是莫名的相似,尤其是那首: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当年在骊山行宫里尽情享乐不理政事的玄宗为他的荒唐付出了代价,将全盛的唐王朝带进了衰落的深渊,然而,如今的帝王却丝毫没有吸取教训,反倒变本加厉。这时的杜牧应该是有着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美好愿望,他也应该希望以一己之力减缓甚至是挽回王朝的颓势。

只是,事不如人愿,像文天祥,像于谦那样让一个王朝侧目的文人毕竟是极少数。和所有渴望入仕的文人一样,杜牧走的也是科举之路。毫无疑问,他是天才,唐朝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之说,而考中进士那年,杜牧二十六岁。应该说正是志得意满之时,随后被授予校书郎的职务。如果这样发展下去,杜牧也许会像他的父亲或是祖父一样,在长安以文官的身份终其一生。

杜牧是个优秀的诗人,优秀的文学家,但他的抱负却不止于笔墨文章,他记挂的是军国大事。所以同年十月,他离开了长安,出任江西团练巡官。也就是从这一年,他开始自己长达十年的江南生活。

江南是美的,草长莺飞,烟雨迷蒙,无数的诗人都曾奔波着,向往着。杜牧是幸运的,在追寻理想的同时,他来到了江南这个理想中的天堂。

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江南的生活或多或少影响了杜牧,或者说随着阅历的增长,人总是在日渐成熟。而诗歌的风格也随着诗人的成长悄悄发生着改变。江南是轻柔的,像是春天的细雨,然而,在那朦胧如古典水墨画的背景下,却有着不逊于长安的厚重历史,沉默的宫殿,无言的风景,在诉说着千百年来的故事。这些也给了杜牧无与伦比的诗歌灵感。在杜牧数量庞大的咏史诗中,江南的古迹占着相当大的比例。

这里有青山绿水,有最醇的酒,最美的人。比杜牧稍晚一些的温庭筠就曾写过: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需断肠。在江南的那些日子里,杜牧对温润柔美的江南也不吝惜笔墨,那秀丽的江南美景,那里的知己好友,当然也少不了著名的江南美人:娉娉婷婷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春。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以如今的眼光来看,杜甫寻花问柳的行为自然是不那么光辉伟大,但结合当时的社会背景,杜牧的所作所为却也无可厚非。

对于江南,他留下更多的是文人的旖旎传说。连他自己都说: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他也许不算一个好官,扬州烟雨中,只留下杜郎的一个个辨不清真伪的故事。作为文人,却也算是人生圆满了。

杜牧在外辗转为官二十余年,直到四十九岁那年,他决定回家了,回到他出生的地方。

一生奔波,曾经的豪情壮志被生活打磨殆尽,也许是预感到了人生的终点,他自撰了墓志铭,然后像秋天的最后一片树叶那样,悄悄地离开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