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31 21:08:47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他,是雪域高原的游子,是拉萨街头的翩翩浪子。他,是西藏最尊贵的活佛。他,不是老虎,不是狮子,却能使虎与狮俯首帖耳。他,一袭白衣青衫,游遍整个高原,他的情诗传遍雪域。他痴情而不专情,他多情而不滥情。他是一个僧人,却写尽了尘世的情与爱,他的情诗是雪域最耀眼的明珠,照进无数男女的心房。

若有幸走进布达拉宫的顶层--红宫,你一定会发现在那历代喇嘛一座座雍容华美的灵骨塔中却独独少了仓央嘉措的那一座。对于他的人生结局,至今依旧是个迷。有人说他与押解京师的路上被拉藏汗杀害,更多的了却相信他于阿拉善传法或自沉青海湖。


住进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威赫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潇洒汉子宕桑。

这首诗是对仓央嘉措一生最为真实的写照。

阿旺嘉措出生时彩虹贯穿天宇,天空降下花雨,大地震颤,草木发芽,鼓胀花蕾,一切都是在为这位新生的活佛祈福。在阿旺7岁时,他遇到了在他心中画上荡起波澜的姑娘,一个有着强巴佛班美丽眼眸的姑娘-达瓦卓玛。从此他们相识,相知,再到相恋。直到第巴桑结嘉措出现,阿旺被接到了布达拉做活佛。从此,他们爱情的花儿只刚冒出嫩嫩的芽尖,便已被折断。


十四岁的阿旺正式接受了五世班禅的剃度,并被赐予了法名:仓央嘉措,举行了隆重的坐床仪式。从此,他是雪域尊贵的佛爷,而卓玛,只是俗世一个小贵族家的千金而已。

来到布达拉的仓央嘉措就如同一只被关于笼中的鸟儿,无论如何扑腾也飞不出这个结实的囚笼。坐在精美的卡垫上,亦或是踩在被酥油浸染的阿嘎路面上,心里都不会翻起任何一丝的愉悦。他被自己的前世--额巴钦波所一手抚养长大,被权利的芬芳所迷乱双眼的第巴所囚禁。这位第巴已经快要忘却了,这是曾经那位如父般的存在的转世,第巴不敢直视阿旺那清澈无一丝杂质的眼睛,他害怕在那清澈的眼睛理会倒影出额巴钦波对自己失望的表情。


在塔坚乃班的带领下第一次来到了梅尕的酒馆,从此,这位年轻佛爷的生活便改变了。白天,他是端坐在经殿中听经的佛爷,或是端坐于金銮宝座上为第巴掌管雪域的傀儡。当夜幕降临,他便会偷溜出噶当基,成为酒馆里的潇洒汉子宕桑旺波,享受酒馆中醇美的青稞酒,享受与姑娘们的爱情,他的情诗便这样不断从酒肆传到雪域的四面八方。终有一天,被桑结嘉措发现。桑结嘉措对于这位令他头疼的大男孩,并未再采取更多的强制手段,因为他不能浪费一丝的精力在无谓的事上,他还要为西藏安危时刻与蒙古人周旋着。仓央嘉措“白日达赖佛,入夜浪子客”般的生活并未就此结束,这对于他来说是幸福的,因为他虽沉醉于俗世的情与爱,但对陪伴了自己十余年的佛经,却依旧热爱非常,他害怕在其中抉择,更不想失去二者。在情爱于佛法之间,他写下了“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命运对仓央嘉措并不宠爱,蒙古王对西藏发动了战争。他失去了控制却也保护自己的第巴桑结嘉措后,仓央嘉措顿时便成为了整个动荡的西藏的焦点,因为人人都想利用这个傀儡来控制西藏。他如同一个玩具木偶,为人们所争抢。蒙古士兵如潮水一般冲向哲蚌寺,无数喇嘛用生命捍卫信仰,他们的血染红了根培乌孜山,这位年轻的佛爷却走出了喇嘛们的保护,走进了蒙古士兵的军队中……


1706年,在康熙帝的命令下,蒙古王押解仓央嘉措前往京师,到青海湖时,这位年轻的佛爷因一场计划中的“意外”,离开了蒙古兵营。陪伴他的,只有一条叫郎嘎的老迈大黄狗……从此,关于仓央嘉措的历史都戛然而止了。

多年后,在人们之间流传的只有“仓央嘉措”这个名字与那婉转动人的情诗。

我在人世之前,心随人世而去。我记得佛的话语,却忘记相问的初衷。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这么多年 你一直在我心口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渐悟也好,顿悟也罢 世间事除了生死 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用一朵莲花商量我们的来世,然后用一生的时间奔向对方。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