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31 21:08:34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81岁的宝娟轻轻地说了一句:胡蝶要飞走了

(一)生死是宝娟,胡蝶成一生

张恨水评价胡蝶这样说:十之五六若宝钗,十之二三若袭人,十之一二若晴雯。

陈寿荫这样评价她:“喜怒哀乐似乎信手拈来,收放自如毫无雕凿痕迹,亭亭玉立之中透着一股大家闺秀的风范。”

广西大学校长马君武这样写道: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胡蝶最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

对于胡蝶的评价,民国时期便是两种说法,如今依然是褒贬不一,极端可见。有人说她始于美色,终于智慧;也有人说她艳史复杂,红颜祸国。

为什么会有这两种说法?大概和胡蝶一生的跌宕起伏有关。

1908年,胡蝶出生在上海,这时候,她并不叫胡蝶,而叫胡宝娟。在1989年,胡蝶于温哥华逝世,此时,她也不叫胡蝶,而自称为潘宝娟,潘是亡夫的姓。此间81年,正如胡蝶自己说,每一个经历都是一部影片。

(二)蝶雪曾恩爱,结局却难堪

大多数人熟知的胡蝶是民国的电影皇后,是可以与阮玲玉相媲美的美丽女子,而两人又同是演员,这也是为什么先人后人说起胡蝶,总会拿她和阮玲玉比较的原因。除了演戏,再被人说道的就是胡蝶的情感史,胡蝶的一生有几个郎君,在如今也是有不同说法。

胡蝶的初恋是林雪怀,要说两人真正意义上了解是在电影《秋扇怨》,一个男主,一个女主,两人又是演绎恋人,胡蝶很快陷入了爱河里,可是娱乐圈,本就是一个受人注目的地方,先不说有什么流言蜚语,林雪怀这个人有大男子主义,在胡蝶演绎道路越来越得意的时候,林雪怀觉得两人的地位出现了不平等,不管是经济还是社会地位。但胡蝶没有轻易放弃这段感情,尽管有人传林雪怀拿着胡蝶的钱挥霍,与妓女厮混,为了守住林雪怀,胡蝶在1927年与他订婚,订婚给双方都起到稳定作用,订婚后的两人也是恩爱的,林雪怀对胡蝶非常好,胡蝶也相信林雪怀,继续将收入共享。可是好景不长,还是说林雪怀的大男子主义和天生的性格,订婚之后,胡蝶是越来越火,相反,林雪怀呢,是干什么败什么,演戏演不好,生意做不好,这就导致本就自尊心强的林雪怀心理差距大。再加上两人聚少离多,胡蝶只能用钱弥补,还为林雪怀买了辆车,林雪怀内心本就压抑,天生又多疑,娱乐圈关于胡蝶的真真假假,他也选择相信,所以就拿着胡蝶的钱吃喝嫖赌。这些问题必然会导致他们的感情出现问题。可是前面我们说道,胡蝶是爱林雪怀的,这次她依然选择原谅,直到林雪怀公开要和胡蝶解除婚约,胡蝶才选择放弃这段感情。这就是当时的“蝶雪解约案”。

这场解除婚约的案子也不是顺利的,都说人才不能两空,既然人走了,这钱财必然得要回来,所以说胡蝶是个有智慧的女人。胡蝶要求林雪怀赔偿她的经济损失,那辆小轿车也包括在内。此时的林雪怀本就是靠着胡蝶养着他,哪还有什么钱财,他便又不要解约。胡蝶不是蠢女人,终究是智慧的,毅然的坚持解约,一直到1931年,官司打了两年,闹得纷纷扬扬,胡蝶也终于结束了这第一场恋爱。

(三)半生缘已尽,一世情未了

有人用这句话形容潘有声走进胡蝶的世界,“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确如此,胡蝶在经历了与林雪怀的解约案以后,对感情慎重许多,不敢轻易结交异性,对于那些追求胡蝶的男生,胡蝶还是心有余悸。

在一次私人家庭舞会上,潘有声有幸和胡蝶共舞,并在舞会结束前护送她回家。快到家门口时,胡蝶突然问了一句:潘先生,我不漂亮吗?潘有声怔住了。胡蝶咯咯笑道,你是唯一一位见了我后,没有夸我漂亮的男士。作为著名影星,大多数追求胡蝶的大亨不是贪恋她的美色,就是贪图她身上的明星效应。和潘有声接触几次后,她发现潘有声是个实在的人,她感受到了一份男人特有的安全感。而潘有声的确是个实在人,潘有声虽没钱没权,他做事踏实,待人诚恳,讲信用,肯动脑筋,喜欢钻研。正如他的茶叶生意,也是因为他茶叶就很有研究,他只要稍一品茗,就可说出茶叶的产地、品级。

潘有声并没有选择猛追胡蝶,而是一点点的渗透到胡蝶的世界中,他知道胡蝶的伤在哪,所以他只是等待,等待她为他再次恢复爱的能力。虽说胡蝶对感情的防备很强,但潘有声的耐心和陪伴还是打动了她。在与潘有声的恋爱期间,胡蝶是幸福的,因为潘有声真的很爱胡蝶,恋爱两年里,两人只谈恋爱,不谈婚姻,这也是因为胡蝶有了前车之鉴。潘有声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欣然接受,他知道她的伤心之处,比起婚姻,他愿意怜惜她,给她轻松快乐的生活。

都说爱情是最好的养分、最丰沃的滋润。两人在恋爱期间,情感上持续升温,事业也蒸蒸日上。胡蝶在事业上迎来一个又一个鼎盛时,潘有声一直在旁边,默默地关注和陪伴励她。他的事业成就虽无法与胡蝶相提并论,但他却并不像林雪怀那样,因胡蝶的成功而失落恐慌、猜忌嫉恨,甚至自暴自弃。从茶叶部的普通雇员,到洋行总经理,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在胡蝶27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得了癌症,为了却父亲的心愿,两人决定结婚。婚后,胡蝶依然拍戏,只是拍的少了,当时又正是抗战时期,胡蝶的心愿只是想在这乱世中,给他一个温暖的栖息地。在战乱中,上海沦为孤岛,明星公司的拍摄场地被日军占领,胡蝶一家只有迁往香港躲避战乱。但不久,香港也沦陷了,日军“邀请”她赴东京拍摄一部名为《胡蝶游东京》的纪录片,她不愿意,只好设法应付,她说:“我怀孕三个月了,现在去不了,等我分娩以后再说吧。”虽暂时把人敷衍过去,但她深知,继续留在香港,早晚要出事,于是她又拖家带口一路奔波,到了重庆。只是这一走,似乎又改变了她的一生。

抗战胜利后,胡蝶和潘有声回到上海,第二年又重返香港做生意,日子慢慢安稳下来,胡蝶本以为生活可以这样一直下去,但1952年,潘有声被查出肝癌晚期,只是胡蝶没有告诉他,接下来的那段日子,她倾尽所有的爱陪伴丈夫。最终潘有声还是走了,他去世时,胡蝶说:

有声终于走了,离开我永远永远地走了,当我握着他的手,当手温渐渐凉下来,当孩子们扶着我离开病房,我像失去了知觉似的。我没有放声痛哭,只是任由泪水不停地从眼眶里涌出,我的心也在流血,就像心已被隔成碎片一样。

潘有声去世后,胡蝶改名为潘宝娟。

(四)金屋藏娇否?众说有纷纭

前面我们说道胡蝶从香港逃离到重庆,这一逃,改变了她的一生。便是因为她与戴笠之间的故事,关于她与戴笠,众说纷纭。但从留下的资料中,的确有此事,但真相是如何,恐怕也只有当事人知晓。有人说戴笠金屋藏娇,胡蝶被迫做戴笠的情妇;也有人说戴笠是真心爱胡蝶,胡蝶也是自愿和戴笠同居三年;这其中的版本太多,真假之说,无法知晓,我们也不便多说。但胡蝶晚年已然看淡,说:“关于(在重庆)这一段生活,也有很多传言,而且以讹传讹,成了有确凿之据的事实,现我已年近八十,心如止水,以我的年龄也算得上高寿了,但仍感到人的一生其实是很短暂的,对于个人生活琐事,虽有讹传,也不必过于计较,紧要的是在民族大义的问题上不要含糊就可以了。”

如今,胡蝶去世快三十年,关于那段故事,依然是迷。

(五)莫须有公案,水落终石出

赵四风流朱五狂,

翩翩胡蝶最当行。

温柔乡是英雄冢,

哪管东师入沈阳。

诗里所说的赵四,就是赵四小姐,其用意无须多说。所谓朱五,是当年北洋政府内务总长朱启钤的五女儿湄筠。她是张学良二弟张学铭的大姨子,即学铭太太的五姐。她经常与张学良跳舞,后来嫁给张学良的好友朱秀峰为妻。诗的意思主要是讲当时风传的张学良思想摩登,已经腐化堕落,早把国难家仇置于脑后,在“九·一八”事变时,他正在北京六国饭店与胡蝶跳舞。

此诗被人称子虚乌有之事,当胡蝶后来回到上海后,知道沪上数报刊出胡张共舞消息后,在上海《时事新报》发表马诗次日,连续在11日、12日两天在《申报》刊登《胡蝶辟谣》的启事。

“蝶于上月为摄演影剧曾赴北平。抵平之日适逢国难,明星同人乃开会集议,公决抵制日货,并规定罚则。……不料公毕回申,忽闻海上有数报登载蝶与张副司令由相与跳舞而过从甚密,且获巨值之馈赠云云。蝶初以为此种捕风捉影之谈不久必然水落石出,无须亟亟分辩。乃日咋有日本新闻将蝶之小影与张副司令之名字并列报端,更造作馈赠十万元等等之蜚语。……蝶亦国民一份子也,虽尚未能以颈血溅仇人,岂能于国难当前之时与负守土之责者相与跳舞耶?‘商女不知亡国恨’,是真狗彘不食者矣!呜呼!暴日欲逐其并吞中国之野心,造谣生事,设想之奇,造事之巧,目的盖欲毁张副司令之名誉,冀阻止其回辽反攻。愿我国人悉烛其奸,而毋遂其借刀杀人之计也。”

胡蝶在她写的回忆录里,针对此事也说过:“世间上荒唐的事情还真不少,沈阳事件发生的时候,我那时还跟明星公司摄影队一起逗留在天津,没有踏入北平一步……后来为拍《自由之花》到北平时,已是‘九·一八’事变后约一周,未料到此行会引起一段莫须有公案。……”这谣言流传甚广,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天津日本特务机关报《庸报》故意造谣,以转移人们的视线;另一说法是南京国民党政府中的亲日派蓄意借题发挥,目的在于把一切罪过都推到张学良身上,为蒋介石、同时也为日本侵略者开脱罪责。

直至胡蝶晚年,她仍然对此耿耿于怀。她说:“对于个人生活琐事,虽有论传,也不必过于计较,紧要的是在民族大义的问题上不要含糊就可以了。”

(六)胡蝶要飞走了

胡蝶给自己取这个艺名,同音与“蝴蝶”,是希望当个“蝴蝶”可以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只是身在乱世,又在娱乐圈,要想自由自在的生活是件难事,好在胡蝶生性乐观坚强,在历经无数次风波后,还能笑对生活。高晓松说:“从胡蝶和阮玲玉的命运,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性格决定命运。”阮玲玉清丽忧愁,是如丁香一样的姑娘,最终为情所累,在25岁那年,吞服安眠药自杀。胡蝶乐观开朗,身处困境仍坚韧顽强,红颜不薄命,成了笑到最后的美人。

正是因为胡蝶的性格,在离开人世前,81岁的宝娟轻轻地说了一句:胡蝶要飞走了。这个智慧的女人结束了传奇又美丽的一生。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