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31 21:08:29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幼年时,遇到一算命先生,说我“天方饱满吃虎饭,正阁方圆擎富权”,命里必有一场富可敌国的大富贵。可我“庸庸碌为多少年,暂得小憩一处安”,我的大富贵何得而来?只到我33岁那年,我才得知富贵在何方,且听我娓娓道来。

01

昔日江湖快意杀,惊心动魄穿时差。

金戈逐鹿觅水浒,今朝生辰落谁家。

且观太秭张良计,妙云墙梯智勇瑕。

风雷龙卷城隍梦,杯酒富贵漫樱花。

“且看梁中书差人去济州下公文,只说着人上东京来到太师府报知。见了太师,呈上书札。蔡太师看了,大惊道:“这班贼人,甚是胆大!去年将我女婿送来的礼物,打劫了去,至今未获;今年又来无礼,如何干罢罢!......”

说话生辰纲本为搜刮来的民脂民膏,这不义之财但凡豪杰志士定然取之。正是:

取非其有官皆盗,替天行道盗亦公。

桃花帝主嫣然笑,可怜蔡梁担又空。

02

我叫天顺,云南警官学院毕业。腰间常配一把92式手枪,满弹15发。这也与我的工作原因相关,我的工作是常期押运与配送公安系统与警校的枪械事务。

在学院的时候,大家送我外号”太秭帝”。不是因为我身世显赫,而是因为我枪打的准,50米短距离的有效射击,那是人枪合一,弹无虚发。且不说穿杨铜钱,就是珠线蝇蚊那也是枪由心生,指哪打哪。常受到领导的赞誉与同事的亲睐,我也一直引以为豪。

云南的秋日飞沙走石,彤云密布,雷电交加。可突然接到上级的紧急命令要运送一批枪械,需走旧昆宜公路,政委临时安排:陈新司机,天顺押运,即刻出发。

陈新是一各稳健的司机,有着良好娴熟的技术。可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也是小心翼翼的开着。路上,时不时有散落的碎石从山坡落下,时不时一个惊雷将我俩模糊的意识神精般清醒过来。时速40码,就这样憨慢的前行着。

这条蜿蜒曲折的公路,也是号称全世界弯道最密集的公路,路上稀疏的并无什么车辆。我们开着雾灯,方向盘是左一个270,右一个360,摇摇晃晃的在风中摇曳。

不一会,瓢泼大雨倾盆而下,伴随着狂风的撕心怒吼,望着渐渐天昏地暗的场面,我不由心里一个寒颤:“阿新,要不我们停下来休息一下吧。”

“不行,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再加上政委下了死命令,今日务必到达。反正路上也没什么车,慢慢行吧。”我无奈的打开GPS定位,可发现没有丝毫信号。

“啊,小心……”一道强光顺着蒙蒙的气雾中直刺过来,正在弯角上坡处,一辆满载的大货车呼啸而来。

阿新猛打方向盘,一声炸雷淹没了我们所有的惊叫,我只感觉意识逐渐如云里梦里,身体伴随着火花的滋滋声与雷鸣的嘭嘭声然后就飘啊飘,再没有了知觉……

03

醒来,头疼欲裂。

检查下身体的零部件,暗自庆幸,完好无损。“陈新,陈新,你在哪?”我呼叫着阿新的名字,可空旷的草野上没有任何回音。

“咦,我们的车呢?阿新的人呢?我目前所有的地好像也不是旧宜昆公路,这是怎么回事?”本能的想掏出手机给阿新打电话,突然想起押运的时候禁止任何私人物品及通信设备的携带。除了身上自带的200元钱和腰带上那把满膛的92式手机,没有任何食物和水。我镇定了一下神精,还是先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再去打听打听消息和寻求帮助。

远方,旌旗招展,好像是一个挺热闹的集镇,大踏步的奔走过去。

路上依稀会遇到几个行人,怎么都是对我指指点点,从他们的穿着看我判断前面应该在演什么古装剧。不由发生感叹:“现在的科技真是如日中天,人物形象拍的跟真的一样”。

“客官,里面请,你是打尖还是住店?”

“啥打尖住店的,还融入剧情了,我要面,快点的老板,饿坏了。”

“好勒。东边的客官要一碗牛肉面。”

我不禁暗算好笑,这是哪个导演,也真够奇葩的,居然为了影剧的收视率,对演员的要求还真高。思索间,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上来了。

这可能是我有生以来吃的最好吃的牛肉面,细滑且肥而不腻,也可能我是真的饿了,狼吞虎咽的几大口,面已快见底了。想着还要寻找阿新和联系上级,正事可不能耽误:“老板,结账”,然后顺手掏出了其中的一张百元大钞压在桌上。

“客官,你这是?小店只收银两,不收字画,你的一碗牛肉面3文钱。”

“快点找钱,我还有急事,没时间陪你逗乐子。”

话说间,来来去去的人们好像都是用银两和铜钱在结账,我顺手抢过装束小二手中的一两银子,在手中旋转把玩了一下,“卧槽,居然是真的”。

“客官,小店诚信经营,童叟无欺,可向来是概不赊账,我们掌柜的倒是喜欢字画,请出3文面钱……”

“我……”

掌柜听到争吵也从柜台上走了过来,当看到我的百元大钞眼睛都绿了:“哇,这么小的纸张居然能画出这么生动的人儿,丹青妙笔,丹青妙笔啊”。

这下我可是彻底的蒙了,看掌柜和店小二的神情与打扮好像没跟我开玩笑。“老板,请问这是哪一年?”

“客官,现在是政和四年,你这张小字画实在太精致了,我想用一锭银子买下来,不知可否?”

……

我疯也似的逃出了小店,镇北牌坊上赫然立着“郓城县”三个大字。看着久经风雨洗礼的牌坊,望着眼前形态与口音都真实版的形色人儿,我使劲的掐了掐脸上的肉。

完了,这不是做梦,我可能真的穿越了。

04

“政和四年?”,那不是北宋时期吗?

“郓城县?”,难道是及时雨呼保义宋公明的故乡?山东郓城县?

这都哪是哪啊,我努力回忆着水浒历史。哎,穿越的故事经常看,怎么就这么活生生的发生在我身上,家里人联系不上我怎么办?政委交待的事情到底落实了没?如果我穿越了那阿新又穿越到了哪里?……

带着一肚子的疑虑,我寻了一片僻静之地,想好好清静一下大脑,认真的回味想一想。

连日的劳累加上今日的变故与惊吓,不一会我便朦胧的进入了梦乡。梦中我带着梁山108位众好汉,斩将夺关,攻无不克,所向披靡。只杀的宋徽宗摇头叹气,高球、蔡京、童贯等厮也是寝食难安,纷纷的跪首求饶。“哈哈哈……”,酣畅淋漓的快感不由让我在笑声中醒来。

此时天也黑了,仰望着浩渺的银河,星星也时不时的向我眨着眼睛。是啊,反正也回不去了,既来之则安之吧,先生存下来再说。

不争气的肚子这时又发出咕咕的叫声,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首先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既然来到了山东郓城县,就不得不去拜访下宋江这位历史大哥。他可是号称仗义疏财的及时雨宋公明,找他肯定没错。

一路打听,人们一听宋押司的名号,那都是无不姆指称赞,所以很快就到了宋家庄。深夜,万籁俱寂的镇上,宋宅里依稀亮着微光。

“快点,快点,主人让你们拾掇的东西快点,我先给主人送点东西去”。一个杂役小声的数落着他人,然后从侧门偷偷的出去了。

我这人天生别的不好,就是好奇。看着杂役轻手轻脚的出来了,我便猫步的跟了上去。

侧门后面,出现一堵石墙,只见他在石墙上动了一下机关,便打开了一座石门。等他走后,我按照他的操作也小心翼翼的从石门里面进去了。

这一进不要紧,原来里面是别有洞天,我也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话说后人都知道宋江仗义疏财,视财帛如粪土,但凡遇到需要接济之人,不问出路,几大锭银子出手,豪气云天。可大家有没有想过,押司是宋代县机构最基层吏员,能有多少俸禄?能出手那么大方?人可以慷慨,但也需要囊中有货才行,要不真应了那句话:“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呀”。

原来宋江房后是一间地下假银工厂,专门以铜铁为原料,然后通过浇灌锻造等手段恢复成银子模样,再镀上银水,打造官银字样。与市场上流通的银币毫无分色,当时的技术条件尚无法鉴别真伪,怪不得及时雨的义银源源不断,原来如此。

发现了这个惊天的秘密,我不由的也惊出一身冷汗。如果让宋老板知道我知道了他的秘密,定然会除之而后快,投奔他的希望一下子渺茫起来。

初来乍到,我可斗不过他,况且他也不乏一位英雄好汉,落井下石的事可不是天顺所为。想起这些,我偷偷顺走了一包银两,奔一般的逃出了地下工厂。

后面传来铁扇子宋清的话:“哥哥,拂晓就应该能大功告成了,又有3000两白银收于囊中……”

05

“人,只有靠自己”,耳边又传来了父亲的励志话。是啊,既然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就要坚强的活着,并且还要活出精彩。

努力的回忆着水浒的历史,“政和四年约二月底三月初,大师一路上看风景------绿杨郊外,红杏村中”,这不正是鲁提辖闹桃花庄上桃花山。

“七星聚义黄泥冈智取生辰纲:政和五年六月初四”。从吴用口中也得知蔡太师的生辰是六月十五,看着周围树芽草绿的春意迹象,我隐约中看到了一场大富贵。

投奔晁盖,加入七星,那还得等一年之久,再者我文不第吴用安邦,武不及阮雄定国,看不看得上我这个外星人还得两说。既然晁盖他们能劫得生辰纲,我天顺缘何劫不得?况且坑脏之财人人得而劫之。

曾经也研究过穿越史书,但凡穿越之人不能逆天而行改变历史,否则后世可能会发生灾难一般的后果。

我也不与你托塔天王抢食,你截取你的,我截取我的。一个好汉三个帮,我还真得找几个过硬的帮手才行。运筹帷幄之中,方能决胜千里之外。

我该仔细研究下策略,脑海中不时在绘制着地图和思考着日期。

“大名府中,杨志说出路线:经过的是紫金山、二龙山、桃花山、伞盖山、黄泥冈、白沙坞、野云渡、赤松林”。

黄泥冈肯定不行,梁中书不会在一个地摔倒了再栽一个跟头,再说选了这个地肯定就影响明年的七星智取生辰纲。

二龙山本是我的首选,因为鲁和尚那是武艺高强,一根水磨禅杖更是横扫四方,可我一想起他那暴戾的脾气就怕了。哪天搞的他不爽62斤的禅杖一铲拍在我身上,那不是像拍肉包子一样。鲁总,我们没有缘份,况且你也不是爱财之人。

思来想去,桃花山应该是最好的去处。一来打虎将李忠、小霸王周道武艺平平;二来性情比较随和,容易交往;三来又是爱财之人,和他们合伙应该是最佳拍档。

主意已定,用从宋老板那里顺来的银子买了匹快马,打探到桃花山方向,快马疾奔去了。

06

“来者何人,敢闯我山门?”

说话间,两匹快马已跃到了离我丈二开外,马上的两名大汉身后带着几十名小喽啰。

但见二人:

“身着团花宫锦袄,手持走水绿沉枪。声雄面阔须如戟,尽道周通赛霸王。”

“头尖骨脸似蛇形,枪棒林中独擅名。打虎将军心胆大,李忠祖是霸陵生。”

马上二人无疑就是打虎将李忠和小霸王周通了。

“小弟天顺,江湖人称‘太秭帝’,久仰二位兄长大名,今觅得一场大富贵,特来告于二位哥哥。”我也学着江湖中人向二位抱拳施礼道。

“看你这厮,衣冠不整,定然是那朝廷奸细,且吃我一枪。”

“等一等……,卧槽,你麻的”。我这了叫衣冠不整?这说话怎么还带急眼的,两句话没说完就举枪便刺,奶奶个熊了。

一个毒蛇吐芯,小霸王举着绿沉枪迎面刺来。我是哪见过这阵面,吓得腿肚子直啰嗦,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寻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眼看着枪头就要抵进喉咙,我突然记起了我不是有手枪么,有枪我还怕你个鸟啊。

一个练就了多年的潇洒连贯动作——拔枪,举枪,射击。只听“嘭”的一声,子弹击在周通的头盔顶上,头盔顺着子弹的冲击力应声落地。

周通是吓了一身冷战,连后面的李忠也傻傻的没看清门道。看着兄弟受辱,也便跃马挺身刺杀了过来。

多日没摸枪了,还是那样像找到了灵魂,甩手又是一枪。只震得打虎将李忠呆若木鸡,头盔也掉到地上。

小霸王周通惊恐的看了一眼兄长,然后有点气急败坏。“弟兄们,给我上……”

“二位哥哥,等等。”李忠可能也是被我刚才的天降神招吓着了,听我说等等,便喝住了喽啰们。

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枪里只有15发子弹,如果群殴那我定将被剁成肉酱,随便一个小喽啰都轻易结果了我的性命:“二位哥哥,小弟是久仰二位的大名,适才小弟若想取兄长性命,那犹如探囊取物,此次前来是真心与哥哥们商议大事的。”

“天顺兄弟武功盖世,适才感激手下留情,话说不打不相识,既有要事相商,烦请寨中一叙。”两位头领也下马抱拳施礼道。

自此后,我便留在了山寨。二位头领对我也越来越亲睐与信任,对我的神兵利器更是大加赞许,加上我个人的韬略和带来的富贵信息,一个月后,二人便扶持我坐上了桃花山上第一把交椅。

一方面派出探子打探生辰纲消息;一方面秣马厉兵,研究战略,但且无话。

水浒传新——《智取生辰纲》上,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