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31 21:06:50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编者按: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告诉你灾难来临时,你该怎么做……

01

离海清中学五六个路口远的地方有个叫燕园的废旧水库,一条陈旧的公路环绕着堤坝,那公路窄得仅能容下一辆电动三轮车通过,公路背后是杂草丛生的槐树林。 

这样一个萧索的地方,却成了早恋孩子幽会的好去处。

陈铮和唐亦可都是海清中学高三(6)班的学生,两人从高一就好上了。陈铮的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排第一,在他的帮助下,成绩中游的唐亦可也大有提升。

班主任因此对两人的恋情采取了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

这天,期中考试完发试卷,唐亦可数学成绩不佳。

“怎么办?还有半年就高考了,可你看我这成绩……”唐亦可苦着脸跟陈铮抱怨。

“怕啥,有我呢,接着给你补!”

“都补了一年多了,可成绩还是忽上忽下的……我也太笨了!”

“好了!别多想,你就是思想压力太大,”上课铃响了,陈铮一面把唐亦可推向座位,一面冲她眨眨眼,“等放了学,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为了让一直备考的学生休息片刻,学校取消了当天的晚自习。下午六点放学后,陈铮骑自行车带着唐亦可去了燕园水库。

两人坐在高高的堤坝上,秋风裹着水气扑面而来。宽阔的湖面映着落日的余晖,散发出波光粼粼的一片橙红。

“天!这儿可太美了……”唐亦可眼眸中焕发出一丝欣喜的光彩。

“怎么样,觉得心情好点没?”陈铮摘下双肩包,变戏法似的从里面掏出一大堆零食。里面竟然还有一只烧鸡!

“唐亦可同学,鉴于你最近思想压力太大,特赐予你一顿夕阳晚餐!望你放松心情,轻松上阵!”陈铮一本正经地把烧鸡捧到唐亦可的鼻子下面。

“哇!你从哪儿弄来的,好香!”吃惯了学校食堂的大锅饭,烧鸡的香味简直从鼻孔直接钻进了胃里。

两人坐在堤岸边,边吃边聊,不觉夜色降临。

夜风有些凉,陈铮脱下校服外套,披在唐亦可身上,唐亦可顺势偎依在了他怀中。陈铮只觉心跳加速,他紧拥住女友,低头轻吻她的额头。

“陈铮,我真想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没有高考,没有没完没了的试题……”唐亦可在陈铮怀中喃喃。

女友哽咽的声音让陈铮有些心疼:“傻话!别忘了咱们的约定,要一起去北京上大学!还有,大学一毕业,我就娶你!”

夜风如许,丛林低语,唯有漫天星空记下了陈铮痴情的话语。

温存片刻后,陈铮轻拍亦可的肩膀柔声说:“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宿舍吧!”

他扶着亦可跳下堤坝,两人开始收拾东西。

陈铮突觉有人影压来,他侧眼一看,三个大块头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立在他们身边。

陈铮停止手上的动作,警觉地揽住女友:“你们想干什么?”

其中一个光头男一语不发,伸手就拉唐亦可。陈铮本能地推了光头男一把,光头男踉跄一下险些摔倒。

“妈的!”光头男吼骂一句,疯牛般冲过来将陈铮一头撞到在地。一胖一瘦两个男人冲上前去,把陈铮死死按在地上。

眼见光头男唐亦可身上乱摸,陈铮拼死挣扎,一脚踢在胖子的小腹上。胖子摸起一块石头,拍向陈铮的头部。

鲜血顿时模糊了双眼。

寡不敌众,陈铮挣扎着用臂肘撑起身体,颤声哀求:“大叔,求求你你们!求求你们放了我女朋友吧!”

瘦子夺过胖子手中的石头,又接连两下照着陈铮的头击了下去。一阵强烈的眩晕袭来,天地摇晃间,陈铮看见亦可被光头男拖向公路旁的密林中……

02

不知过了多久,陈铮苏醒过来。

顾不得清理一下满脸血迹,他踉踉跄跄奔向树林。

“亦可,亦可……”陈铮一面跑,一面喊,泪水模糊了双眼,他却浑然不觉。

跑出一个多路口,在密林深处,终于看见唐亦可斜靠着树半躺在地上。昏暗的路灯下,她头发胡乱地披散着,半边脸是红肿的,下唇带着破裂的血痕。

“亦可!”陈铮跪倒在唐亦可身边,抱住她安慰,“没事了,没事了!”

害怕那些暴徒再返回,陈铮当即背着亦可下了公路。时间已是下半夜,学校早就关门了。陈铮只得招上一辆出租车,就近找了家宾馆。

在宾馆明亮的灯光下,陈铮才看清唐亦可的校服裤子上都是血迹。她脸色惨白,每走一步路都痛苦万分。

陈铮悔恨不已:“亦可,咱们要报警!现在就报!”

“不!你要是报警,我就自杀!”唐亦可咬唇望着陈铮,眼底一片死寂。

陈铮怔住了,他再不敢自作主张。

陈铮去卫生间接了一盆热水,蹲在床边一点点给唐亦可擦洗头脸。接着又把亦可校服裤上的血迹洗掉,用吹风机吹干。

两人商量好,第二天照常去学校。如果有人问起,就说晚上遭遇了打劫。

辗转一夜,谁都没有睡着。

天刚麻麻亮,两人就起床了。可是,还没等走下宾馆的楼梯,唐亦可就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亦可,怎么了?”

唐亦可紧闭双眼痛苦摇头,一张脸越发惨白。新鲜的血迹又从校服裤子上渗透出来。

“没事,我……我可能是来事了……”唐亦可气若游丝。

“不行,必须去医院,这次听我的!”二话不说,陈铮背上唐亦可去了医院。

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医生给亦可检查完身体后,单独把陈铮叫进了办公室。

“你女朋友的伤情是怎么回事?”女医生表情严肃。

“我们、我们……”陈铮支吾着说是两人亲热时动作太大导致的。

“荒唐!你这涉嫌虐待罪你知道吗?她伤情很严重,得住院治疗!”女医生忍不住一拍桌子,抬高了声音。

她身后的两个小护士突然嘀咕了一句:“这孩子的伤情跟前不久来的一个女孩很像啊!”

陈铮追问:“您是说之前有同样状况的女孩来过?”

两位女护士看了他一眼,连忙摆手,不再言语。

03

学校周末是自习课,陈铮撒谎请了两天假。周一,他们必须准时出现在学校,否则双方家长很快就会知道。

但唐亦可央求陈铮,不能将昨晚的遭遇告诉任何人。

“亦可,你总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才能想办法啊!医生说你伤得很严重……”

不论陈铮怎么询问,唐亦可只是捂着被子抽泣。

陈铮不忍再逼问女友,只得放弃。

傍晚,他去医院后门的夜市买了两份馄饨,打包带回来,趁着热一勺勺喂唐亦可。

饭吃到一半,唐亦可突然幽幽地说:“陈铮,我不敢说,是怕说了你会嫌弃我……”

陈铮放下饭盒,握住唐亦可的手:“亦可,如果不是我非要带你去那个鬼地方,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

“告诉我,亦可!让我替你报仇!”

对着心爱的人讲述那样一段经历,实在难以启齿。是陈铮的态度给了亦可莫大的勇气。

亦可告诉陈铮:那晚,被拖入树林后,自己拼死反抗,抓烂了光头男的脸。光头男把她掐晕后,强奸了她。事后,光头男摸到自己脸上有伤痕,气愤之下竟折了根树枝对着她的下体一阵乱戳……

陈铮听得心如刀绞。

他在心底暗自发誓,一定要让那几个畜生付出代价!

当务之急,得先劝说亦可尽早报案。

陈铮知道亦可心地善良,便将自己的推测告诉她:“亦可,我知道你对报警有顾虑。但我听说,就在这家医院,不久前刚来过一个和你一样遭遇的女孩。这帮畜生绝不是第一次作案!如果咱们不报案,不知道还有多少女孩要被害!”

“可是我怕……别人知道了会怎么看我?”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唐亦可心有所动,却仍有莫大的顾虑。

陈铮握紧亦可的手,用一种坚定又温柔的目光望着她:“别怕,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

经过一番痛苦的纠结,终于,两天后,在陈铮的陪同下,亦可走进了警局。

04

警方在搜寻证物时发现,最重要的证据内裤已经被唐亦可清洗了。不过,幸好她与“光头”搏斗过,指甲缝深处还残留了些许对方的肌肉组织,法医据此提取了嫌犯的DNA。

可惜的是,事发地并无监控,三名疑犯又是外地口音,警方推测此案系流窜犯临时作案,偶然性大。

陈铮却认为,这个犯罪团伙存在已久,受害者绝不止唐亦可一人。他把听到的那两位护士的证言转述给警察。

然而,当警方找到那两名女护士询问时,两人却矢口否认。

案件就这样陷入了僵局。

与此同时,唐亦可的父母在知道真相后也找到了学校。他们愤怒指责学校监管不力。校领导却说,出这场意外完全是因为两个孩子早恋,违背校规私下约会所导致。

这样一闹,各种谣言开始在校园里流传。同学们望向唐亦可的眼神饱含了五味杂陈的味道。

在校的每一天,唐亦可都备受煎熬。

陈铮为了破案,课也顾不得上了。他几次三番去医院找那两位护士,甚至跪在地上求她们说出那名救治女孩的信息。

两个女护士被逼急了,直接回绝道:“你别再来了,就算真有,我们也不会告诉你!”

来到第七次的时候,陈铮红着眼崩溃般大喊:“我女朋友被那三个王八蛋给毁了!如果我不揪出人渣,我还算个人吗?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帮帮我!”

也许是被他的诚意打动了,也或许是被他那副执拗的样子吓到了。在他走后不久,其中一名护士悄悄给他打了电话:“我记得那名受害女孩来的时候穿的是红蓝相间的校服,除此之外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陈铮激动不已,恨不得跪地拜谢:“谢谢!谢谢你!”

简单的一句话,在陈铮看来却是推进案情的重要线索。

本市共有三所高中,每所高中的校服款式各不相同,而红蓝相间的款式正是海清中学的校服。海清中学也是距离燕园最近的一所高中。

原来,另一名受害女孩竟与他们在同一所学校!

陈铮挨着班地打听。不久,他打听到,高二(7)班有个叫李雪的女孩年前被打劫了,此后一直生病在家调养。

同学告诉他,当时陪李雪一起看病的女孩名叫王英。陈铮找到王英,询问她李雪到底遭遇了什么。

当时,两人就站在教室门口。没想到,个子娇小的王英一听说陈铮竟要打问李雪的事,当场就翻脸了。她指着陈铮的鼻子大骂,让他赶紧滚蛋!

来往的学生纷纷侧目,陈铮尴尬不已。

他只得小心解释安抚王英的情绪,并悄声表明身份。冷静下来的王英凝着眉,说了一句让陈铮难忘的话:“最近这两三年,这种事发生得还少吗?咱们学校好多女生都中途辍学了……”

然而,出于对朋友的保护,王英始终不肯告诉陈铮关于李雪的更多信息。

05

陈铮只得从其他同学那里打听李雪的情况。

他辗转了解到:李雪家住李家庄,是留守儿童,父母都在杭州打工。

陈铮找到李雪时,正赶上李雪的父亲打工回来。两人谈话间,李父就在屋外听着。一听陈铮打问起李雪的遭遇,李父当即冲进屋把陈铮拖了出去。

陈铮站在门口还想争辩,李父不由分说返身进屋拿了把铁锨。

“小畜生,快滚!害俺闺女名声,我弄死你!”李父举着铁锨,大骂着将陈铮赶出了村庄。

因为缺课太多,学校给陈铮的父母打了警告电话:“陈铮旷课太多,成绩大滑坡,你们若再不严加管教,这孩子的前途就要毁了!”

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当父母的怎么能不着急?陈母为了这事,已不知暗自流了多少眼泪。

可是,无论父母怎么劝说,陈铮就像头倔牛,不言语不顶撞,对案件的事却一点都不肯放松。

学校里,各种流言也越传越离谱。

“我看他报警就是不怀好意,没准是为了把事情闹大,好光明正大地甩掉唐亦可……”

“也不一定啊,也许人家是想借机当一回英雄也说不定呢?呵呵……”

“我还听说,那天是他想强奸唐亦可,没强奸成就报假案……”

在流言的凌迟下,唐亦可飞快地消瘦了。她变得愈加沉默,成绩也一落千丈

一个月后,不堪重负的唐亦可办理了休学手续。

很多时候,连她自己也忍不住在心底埋怨陈铮:看,报警有什么用?不过是让人看笑话罢了!

06

陈铮的这份执拗劲儿,感动了身边的几个铁哥们。

几位兄弟开始为他出谋划策。很快,一条新的思路展现在眼前:李雪不敢报警,是因为她家就在本地,她害怕承受流言的非议。如果能找到那些辍学后外出打工的女孩,也许情况能有新的突破!

几个哥们广撒网,一起帮陈铮摸底打问。只半个多月的时间,他们竟统计出了十几个中途辍学的“可疑”女孩!这些女孩有的辍学后转学到了临县,有的则外出务工了。

费了些周折后,陈铮打听到三个打工女孩的信息。一个女孩叫毛艳艳,现在石家庄卖手机;一个叫于丽,在广州沃尔玛超市打工;还有一个叫蒲梅的女孩跟着亲戚去深圳开饭店了。

陈铮决定就近先去石家庄。

足足坐了6个多小时的长途汽车,等到了站陈铮才给毛艳艳打电话。害怕毛艳艳不肯见他,他谎称是原来的老同学托他顺路来给毛艳艳捎个礼物。这才问出了毛艳艳的详细地址。

毛艳艳的手机店开在一家大商场的外沿,店面十分狭小,要仔细寻找才不会漏掉。

陈铮赶到时,正是中午一点多的光景,店里没有顾客。毛艳艳正握着抹布擦洗玻璃柜台。

一听说来的是高中时的老同学,毛艳艳表现得很热情。她给陈铮倒了杯水,让他先坐下休息。

可是,当陈铮表明来意,毛艳艳却赫然变了脸色。她表情紧张地做了个“嘘”的手势,接着就把抹布扔到盆里,慌不迭地绕到柜台外把陈铮推了出去。

在店门外,她带着哭腔哀求陈铮:“我求你快走吧,我男友就在里屋睡觉呢!自从我出了这事,他就一直觉得抬不起头。我们就是怕人知道,才离家到这里来打工的……”

毛艳艳说着就抽泣起来,她告诉陈铮,自己下个月就要结婚了。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男友知道有人竟追到千里之外来打问自己的事,他一气之下悔婚,自己可怎么办?

陈铮正在经受流言蜚语的诋毁,他能理解毛艳艳的顾虑。

虽有万般无奈,他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当天就买了车票离开了。

07

陈铮并没有回校,而是马不停蹄奔赴了广州。

在广州市中心的一家沃尔玛超市中,陈铮见到了第二个姑娘于丽。

于丽皮肤白皙,个头高挑,是个挺漂亮的姑娘。她干活很利落,普通话也说得好,才一年时间就当上了理货部的组长。

那天正是周末,超市里人来人往,颇为忙碌。于丽指挥着几个员工有条不紊地把各种水果分类摆放在货架上。

陈铮不敢打扰于丽工作,就在一旁静静等待。一直等到十点半,超市闭了门,陈铮才追上去,小心地向于丽表明来意。

“就是因为没有人指正,那帮畜生才这么猖狂。于丽姐,帮帮我吧!”从超市后门到放电动车的地方,还有好长一段路,陈铮抓住机会做于丽的思想工作。

夜色很深,路灯昏暗,他看不清于丽脸上的表情。

但他听到于丽深切地叹息:“两年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我现在应该在哪个大学读书吧?”

她的语气是那样平淡。

但陈铮却听出了那份藏在淡然背后的自嘲和超越年龄的沧桑。

一时之间,两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

于丽推上电车,沉默片刻后对陈铮说:“给我一天时间考虑,明天我再答复你。”

望着于丽远去的背影,陈铮在心底默默祈祷。希望明天能一切顺利。

辗转反侧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陈铮吃了点早饭就向超市赶去。他想,即使没时间跟于丽沟通,但只要能看见她,自己心里也能踏实点。

陈铮赶到时,超市还没有开门。他站在门口,一直等到9点钟超市开门。

他却迟迟没有寻见于丽的踪影。

他只得去询问超市的相关负责人。

“我还奇怪呢!于丽今天一早就给我打了辞职电话!这姑娘一向很靠谱,这一年多表现很好!”经理说话时一直用审视的目光打量陈铮,他大概是把陈铮当成了对于丽纠缠不放的前男友,“谁想到,这回说走就走了!说是家里有急事,这个月的工资都不要了!”

陈铮不知自己是如何走出了超市。

这条求证之路,走得太艰难了。

十一月的广州并不寒冷,天气晴丽。行人们都穿着薄衫,街道旁的榕树仍是茂盛的葱绿。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显示出大城市的气派。

陈铮从小长在北方小城,如果不是背负了这样一件沉重的使命。面对眼前新奇的南方城景,他脸上该是属于少年人特有的轻松雀跃。

然而,此刻陈铮的心情却痛苦不堪。

连日来的疲惫和失望将他击垮了,回宾馆不久,他就发起了高烧。

独自在遥远的异地,没有一个亲人,也没有一个朋友,只有为女友复仇的那一线希望还在支撑着他。

陈铮咬牙告诉自己:“不能!一定不能倒下去……”

宾馆的房东来清扫卫生时,陈铮哀求那位面容慈善的妇女,请求她给他买一点退烧的药物。

房东阿姨并不知道这个北方少年遭遇了什么,但他那铁青的脸色,发烫的额头却着实令人担忧。这位好心的阿姨不但给陈铮捎来了退烧药,还给他端来了热乎乎的白粥。

陈铮吃了药,在床上休养了大半天,身上稍稍有了些力气。

他一刻也没有停歇,第二天早上又买了去深圳的车票。

那里是他最后的希望。

08

这一次,在见蒲梅之前,陈铮先给唐亦可打了个电话。

他希望亦可能帮他说服蒲梅。

此时,唐亦可已休学半个多月了。

电话里,陈铮的声音暗哑低沉,语气却坚定如初:“亦可,别怕!错的不是你,别理会那些流言。抓住凶手才是咱们该做的!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会坚持到底……”

得知陈铮为了破案,竟孤身去了深圳,唐亦可的内心既有震撼又有心疼。

想到陈铮为自己做的一切,唐亦可握着话筒泣不成声:“陈铮,你放心,我会勇敢……你也一定照顾好自己……”她顿了一下,哽咽着说,“还有,别忘了,咱们的约定……”

“亦可,我从来都没有忘过……”陈铮也哽咽了。

那一刻,虽隔了千山万水,两颗年轻的心却无比贴近。

09

在深圳十字街的一家包子铺中,陈铮见到了蒲红。

她穿着白大褂,正忙着揭开店门口一个冒着热气的大蒸笼,额头满是汗水。

等她忙完,陈铮把她叫到一边,悄悄说明了来意。

听完陈铮的话,蒲红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眼眶就泛起泪雾。

包子铺还有生意要忙,蒲红没有再多说什么。她让陈铮把宾馆住址发到她手机上,她答应晚上下班后去宾馆找陈铮。

回到宾馆后,陈铮一直站在大门口等待着。然而,直到夜色降临也不见蒲梅的身影。眼看最后一线希望也要破灭了!就在陈铮绝望之际,却见一个瘦弱的身影出现在拐角的路灯下。

是蒲梅!

陈铮欣喜地迎上去,嘴里喃喃着:“谢谢!谢谢你肯来!”

陈铮拨通唐亦可的电话,让两个女孩亲自沟通。

“是他们!就是他们!我和你遭遇一样……我真恨自己当时没勇气报警,要不然,你也就不用受这些苦了……”两个女孩在电话里相对着痛哭起来。

那些不堪的回忆把她们的灵魂又残忍撕扯了一遍。

“蒲姐姐,咱们去报警吧……”唐亦可在电话里鼓励蒲梅。

“嗯,报警!你不知道,我躲出来一年多了,心却没有一天是安宁的……”蒲梅眼中含着泪,目光却很坚定。

暗夜中,这个朴素女子眼中闪烁的坚毅显得分外动人。

10

跟亲戚简单交待了一下,第二天蒲梅就跟着陈铮回了山东。

三天后,唐亦可、蒲梅、陈铮一起去了警局。

接连两位女孩来报警,终于引起了警方的重视。

警方又开始第二次排查,并且根据唐亦可和蒲梅的描述画出了罪犯的样貌。他们将通缉信息张贴出来,鼓励知情群众和受害者站出来指认。

没想到,通缉令发出不久,就有一位叫赵玉的妇女来报警。

赵玉今年42岁,离异后她独自带着儿子和女儿生活。几个月前,通过相亲她认识了一名男子,两人相约来燕园水库游玩。

就在那晚,赵玉遭遇了不幸,被三个禽兽轮奸。事后,她落下了严重的妇科病,男友也离她而去。

因为害怕给儿子和女儿丢脸,案发后赵玉一直不敢报警。但那晚的内衣内裤她却悄悄留存了下来。

现在,看到几个学生娃都有勇气站出来指认凶手,赵玉觉得自己也不该退缩。

11

根据三名女性的指认时间,警方推断这个犯罪团伙在燕园一代抢劫强奸至少有三年以上。

当地公安局立即上报上一级单位,上级派来了技侦专家协助破案,并对燕园附近的几十个村庄,近4000多名男性公民的DNA进行了排查。

终于将目标锁定在王马庄的王付三兄弟。

主案犯是光头王付,其余两人是他的同胞弟兄。他们兄弟三人都是木匠,原在广东打工,四年前三兄弟返乡后,就在县城打零工。

这年腊月,王付在燕园游玩时,发现有不少学生情侣在这里谈恋爱。他大着胆子抢劫了一次,没想到很容易就得手了。得手之后,他潜伏了一段时间,发现并没有人报案。

不久,他就动员两个胞弟一起加入,协同他作案。这时候他们不但抢劫,还强奸。每次作案后,三人都会悄悄观察。

在发觉受害人不但不敢报案,反而噤若寒蝉之后,三人的犯案频率就越来越高,手段也越发残忍。

警方在三兄弟家中搜出赃款数万元,光手机就有20几部。

遗憾的是,虽然警方四处走访,除了唐亦可等四人报案,再也没有人出来指认凶手。

最终,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抢劫罪分别判处三兄弟有期徒刑15年,12年和10年。

12

等案件宣判完,时间已到了当年的3月份。

在陈铮的鼓励下,唐亦可结束休学,回校安心复习。

因为缺课太多,那年高考唐亦可落榜了。成绩拔尖的陈铮也只考了一个普通一本。

虽然没考上最理想的学校,但陈铮父母终于还是松了一口气。

然而,陈铮却向父母表态,他坚持要复科一年。

陈母无法理解儿子的做法。

客厅里,陈母苦口婆心地劝说:“儿子啊,赶紧去上大学才能远离那些是非。你现在回去复科,顶着那么大的压力,耽误一年不说,明年也不一定比现在考得好啊!”

“妈,我知道你担心我。”陈铮跪在了地上,他仰头望着母亲,言辞恳切,“可我是个男人,我不能丢下亦可不管!我一走了之,她一个人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如果亦可再出什么事,这辈子我都不会心安的!”

看儿子那副执拗样,陈母忍不住又抹起了眼泪:“儿啊,求你别再让妈担心了行吗?算妈求你了,赶紧去上大学吧!你上了大学一样也能关心亦可啊……”

陈铮倔牛般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一直在书房没有说话的陈父,缓步走了出来。

他走到儿子身边,将陈铮从地上拉起来。

陈父对妻子说:“淑芬啊,儿子长大了,他说得有理。咱们就按孩子的想法办吧!”

父亲拍拍陈铮的肩膀,他的声音苍老又温暖:“我相信你能处理好,既照顾好亦可,也不叫我们失望!”

“谢谢爸……”陈铮咬着唇,泪涌了出来。

13

在陈铮的陪伴下,复科的日子虽然辛苦却不失温馨。

经历过这大半年的坎坷,唐亦可比从前更坚强了。

她不再理会流言,也不再回避那些异样的目光,而是用一种大方坦荡的态度直面生活。她的这种坦然反而让那些造谣生事者觉得八卦是件索然无味的事。

2016年夏,喜讯传来。

陈铮以高分考上了清华大学,唐亦可也如愿考上了北师大。

9月份开学时,陈铮和亦可一起坐上了北上的列车。

双方父母都没有陪同,他们相信:经历过这许多,两个孩子已足够勇敢和成熟去面对大学的生活。

并排着坐在列车上,陈铮握紧唐亦可的手,两人脸上都带着幸福的笑意,那是历尽千帆之后的欣喜,也是历经苦难现实锤炼过的踏实。

从前,唐亦可总爱问:“陈铮,你爱我?”

“陈铮,你答应我的,你都能做到吗?”

如今,她再不会质疑,更不会慌乱,只要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她就能感受到从心底散发的安全和踏实。

她知道,只要是他们的约定,陈铮都会做到。

(本文又名:给你的誓言都不负)

(我是奇奇漫。凭个人努力逆袭的寒门女子。历过坎坷,经过沧桑。写故事,也讲人生。做你素未谋面的真诚朋友。喜欢就关注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