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31 21:06:41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成功有太多的偶然性,而失败是必然  

1月25日,80后创业领军人物茅侃侃在家中开煤气自杀,年仅35岁。

“不知道他创业怎么样,但打游戏厉害,和他一起打过PUBG。很厉害,会照顾人,带我吃鸡。”

“我没见过正能量感染力如此强大的人”

这是朋友对茅侃侃的评价。

创业滚滚的车轮碾过,不留下一丝正能量。


眼看他起朱楼

2000年,17岁,高一退学。

在大家印象中这个标签属于韩寒,和他的三重门。

而时代此时却也暗暗孕育了另一个天才。

同年因地理不及格而退学的茅侃侃,率先走到了计算机与互联网的风口。

两个月内,他拿下微软MCP(微软认证专家)、MCSE(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MCDBA(微软认证数据库管理员)三项认证。

接下来三年里,尝试了各行各业的工作,也赔尽了自己的20万积蓄。

关于创业,而立之年的茅侃侃说过:“双子座和我这个性格,让我并不太适合创业,而更适合做个高级打工仔。相比创业而言,打工的过程毫无痛苦可言。打工的痛苦无非与孩子时期成长的烦恼类似,比如说都会抱怨自己的上司如何如何,但是当你真正做了老板之后,你会发现如果自己是他(她),也会这么做。说到底,出来混,在什么角色演什么戏,谁都不是绝对的主角。”

电影《无问西东》提到“如果提前了解你要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有勇气前来?”

茅侃侃不能提前了解自己要面对的人生,当时的他选择了“无问西东”。

2004年,茅侃侃结束了打工生涯,正式开始创业,创立Majoy。把网络游戏搬到线下、模仿其后台数据运行,在实景中由玩家亲自扮演角色。

茅侃侃打起了“真人CS”。成为一家国有控股企业的CEO

从退学到CEO,四年时间,时代的镁光灯照亮了韩寒,移向了茅侃侃。



眼看他宴宾客

2004年的互联网世界,仍是一片未知的蓝海,谁也不知道后面的浪潮有多大。

回望那个年代,京东刚从中关村搬上互联网,淘宝创立不足年,脸书也才几个月大。雷军说:“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 小米2010年成立。

毋庸置疑,此时追浪者,大都成了时代的弄潮儿。

乘着风,茅侃侃足以破浪。

2006年在一名80后的世界里,应该是意大利点球大战5比3击败法国夺得的大力神杯、是科比的81分;或者是超女的尚雯婕,谭维维。

而茅侃侃却一举戴上了“超男”的光环,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


他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采访,并登上封面,标题为《生于八零年代》。表情青涩,一身运动衫,没有后来人们熟悉的大花臂,自带一股IT男的特有土气与士气。

“当盖茨50岁,杨致远40岁,陈天桥30岁,这些 80后 极客已准备跳上商业舞台”

年仅23岁的他由此受到当时在央视工作罗振宇的邀请,与泡泡网CEO李想、康盛创想CEO戴志康、MyseeCEO高燃一起上了央视的《对话》栏目。“京城IT四少”从此名声大噪。

当现在的人们为90后创业者唏嘘不已时,似乎忘了“80后创业者”的风靡中国。

节目播出第二天,“茅侃侃”一词的百度搜索统计,从1000名外直升至81名。

媒体追热点总是恐犹不及。

比较而言,“80后创业者”是神,是偶像;“90后创业者”则变成了人,有亮点,也有怀疑;而呱噪一时的“00后创业者”,大家更希望他们先学会做人。

时代将他们扔在了海里,没学会游泳便只能先潜水。

Majoy之后,茅侃侃“潜水”了。4年后,带着移动医疗App以及提供实时路况App“哪儿堵”浮出了水面;

凭着年轻人的敏锐嗅觉,茅侃侃找准了移动互联网的浪尖,却似乎并没有学会游泳。

城市没有停,依旧哪儿都堵,但是,“哪儿堵”却已经没了。



眼看他楼塌了

高开却并没有高走。

十多年过去,当年的偶像大都成为“油腻的中年人”, 几经沉浮,茅侃侃却回到了原点,出走半生,仍是少年。杀入了年轻人的领域,追上了电竞的风。

2013年,茅侃侃加入GTV(游戏竞技频道)。两年后与万家文化成立合资公司万家电竞,并出任CEO。

然而相对于在2000年那个BBS盛行,创业稀缺的时代,

彼时的互联网,有ideal做起来就是第一家,没有ideal照搬美国的还是第一家。

此时已然是 “大众创新,万众创业”,资本横行,巨头掣肘的局面。

曾经的成名是注定的。而现在的命运也不会是偶然。

依旧是风口,万家电竞的业绩却没有续写茅侃侃往日的辉煌,成立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而事实是巨头和资本已经掌控了时代, 2015和2016年间,除了腾讯,电竞公司基本处于亏空状态。

“想要开发电竞游戏做成爆款,但没有巨头的分发渠道,基本没有可能。”


创业者在水里挣扎,资本在岸上观望,时不时扔下一根稻草。

茅侃侃没有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2016年底,茅侃侃寻求外部融资,赵薇的龙薇传媒入驻万家电竞所属的万家文化。

屋漏偏逢连夜雨,赵薇的51倍杠杆引来监管层的频频发难。最终,龙薇传媒被证监会禁入市场五年,万家文化股价大跌,融资计划竹篮打水。

次年8月,万家文化的实际控制人变成了祥源控股。茅侃侃的万家电竞成为祥源控股意欲甩掉的边缘业务。此时的茅侃侃已无法翻身。

2017年11月,媒体报道,万家电竞资金紧张,打算破产清算。当时,公司已拖欠员工两个月薪资达200万元,茅侃侃虽努力挽回,但于事无补。

1月23日,茅侃侃发了一句歌词:“嗯,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的结尾”。

1月25日,茅侃侃在家中开煤气自杀。

消逝的是一个乐观的生命,似乎又是那个时代。



战争来了又走 共和国的战士却永远忠诚

茅侃侃不是一个好的创业者。

他有着创业者该有的一切:自信、激情、眼光、仗义、对风口的敏锐洞察力,和强烈的责任感。


但是他做了资本该做的事。

从互联网pc时代的垦荒者。到移动互联网的赛车手。最终淹没在电竞的资本洪流中。

茅侃侃一直是那个追风少年。

创业者该乘风,资本才会追风。

一味的追求热点,也让茅侃侃丢失了积累资本,做大体量的黄金期。到最后,留下的只有明星创业者的光环。

媒体喜欢光环,而资本嗜血。

如果说2004年的Majoy是创业,那到电竞时期,便成了赌博。

“游戏研发极其烧钱,而且万家电竞的团队并不具备优势,从团队研发到游戏发行,基本上巨头公司垄断了,成功的概率很小。”

茅侃侃爱做游戏,但也扛不住资金链断裂。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茅侃侃说他的游戏马上就要做出来了,差一点就翻盘了。

其实从他“赌博”开始,他就翻不了盘。

2016年茅侃侃没有变,出现在《我是创享家》的荧屏上,依旧是卫衣潮裤,放浪不羁,与“第二次认真创业”的执着。

变的是周围的人,和这个时代。

他做了创业者不该做的事。

自2016年11月份以来,万家电竞的运营费用均出自茅侃侃团队。茅侃侃也表示,大概出了2000多万元,大部分是个人借款,我的住房、车都抵押了。茅侃侃已“散尽身家”。

同样“散尽家财”的,是贾跃亭。

1月24日,就在茅侃侃自杀前一天。乐视复盘。

接盘乐视网,孙宏斌表态:

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

遗憾的是茅侃侃,而不是贾跃亭,更不是孙宏斌融创的”大买卖“。


有人说,创业者失败,滑头的跑了,继续谈着理想;老实的自杀了,不留下一句遗言。

有人说,茅侃侃和贾跃亭之间不差在心理素质,而是差一个孙宏斌。

有人说,少年得志本是人生系统性风险的一种,会让人辨不清幸运与能力的区别,拿错筹码。

然而:

“最不被善待的人,

才最能识别善良。”

茅侃侃是个纯粹的创业者。

不论是最初因”觉得好厉害”而创业的天真,

还是被利用操控的失望,

或是父亲去世后任性请辞的悲痛,

和最后被资本抛弃,散尽家财偿还工资的绝望。

他依旧是那个时代的少年模样。

没有人知道创业者经历了什么,我们可以站在上帝视角俯瞰他人的人生,但无法以上帝之名给世界应有的体面。

也尊重故事结尾,创业应该体面。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