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31 21:06:03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我家窗前有一树梅花,开得异常鲜艳,越是寒冷越是盛开,简直是美不胜收!一到冬天,所有的花儿都谢了,唯有梅花依然傲雪独立,宋代陆游的《落梅》让我感受到梅花的傲然挺立和高洁傲岸的不俗品质。诗中写到:“雪虐风饕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过时自合飘零去,耻向东君更乞怜。醉折残梅一两枝,不妨桃李自逢时。向来冰雪凝严地,力斡春回竟是谁?”

意思是:大雪纷飞,狂风怒号,苍茫大地上只有梅花敢于直面惨淡人生,傲雪独放。风雪的摧残,只能使它更加坚强,“花中气节最高坚”是诗人发自内心的赞叹。更可贵的是,它无意苦争春,待到山花烂漫时,决不留恋枝头,更不会向东君低下高贵的头颅摇尾乞怜。“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高歌一曲飘零去,自留春意在人间,来年再度绽放美丽。

最可贵的是我家窗前的这树梅花虽然才十几岁,但是,它却是站在千年的古城墙边,青青的蔬菜、黑色的瓦屋顶和朵朵红梅将苍老而古朴的老城墙映衬得那么美好,就像一位神仙爷爷牵着小姑娘的手带着她指点江山、游历着大好河山,乐陶陶的样子。同时梅花也像古城墙这张古朴的纸上的一副画,实在让人沉醉。

每天清晨一起床便看见朵朵红梅开得那么旺盛,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原本自己赖在床上不愿起来的,但是,看到它们竞相开放,充满了激情,让我回想起我的青春岁月就是在这间屋里、这堵古墙边度过的,那时的自己就像这寒冬的腊梅一样不惧风霜雨雪、不怕雨打风狂。任别人如何百般嘲笑,任许多人无情打击,我依然熬过那些最寒冷的岁月。因此,当今天我看见窗前的红梅时,就会觉得当初那个不服输、不害怕的自己终于在这个异常寒冷的冬天满血复活了。

是啊!即使是在冬天冰冻的寒夜我和女儿、侄女走在古城墙脚下依然不会害怕!五峰山上的连珠塔上微弱的灯光在微醺的今夜在漆黑的山间变得那么矮小,而古城边的武圣宫的酒红色的城墙门在橘黄色灯光的映衬下似乎愈发地雄壮英武,这艳丽的色彩在我的眼中愈发地迷离恍惚。记起它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在蔚蓝天空、朵朵白云的映衬下的时候,好似天边的南天门一样伟岸挺拔。

我走到武圣宫墙门前寻找着出路,可惜它只是一面封死了的城墙而已,并没有走出去的道路。也许它只是想教训我这个无名之辈不要太不知天高地厚,要知道天地之间有太多值得自己敬畏的东西,比如生命,比如尊严,比如爱等,于是,我默默的地沿着石梯而下,从一条小路走到了南门城门洞。

这个南门城门洞和我家旁边的西门城门洞一样是迄今为止恩施保存地比较完整的城门,它们都让我难以忘怀,留下了儿时的许多记忆。我们小朋友一起在每个夏天都会在城门洞里留下盈盈笑语和欢乐游戏。那时家里没有电扇、空调等降温设备,我们都是在城门洞里纳凉的,自然风呼呼地吹着,真的非常凉快。

而爷爷和一些邻居就在这里打少胡、乘凉,有时候遇到爷爷运气不好,打牌输了,就拿我出气,当时我年少气盛、怒火中烧,还和爷爷杠上了。而今每当走到城门洞里,听见自己一个人的脚步声,耳旁还仿佛有着许多人在这里乘凉、打牌、吆喝的热闹情形,多么希望早已不在人世的爷爷还在洞子里,即使他打我、骂我,在许多人面前不给我面子,我也不会和他赌气,也不会计较,只要他依然还活在世上。这城门洞的记忆里始终有爷爷的身影,让我无法忘却!

今晚又经过这城门洞,让我在依稀旧梦中深深回味当初的那些年少的岁月!一晃我已不再年轻,一晃我的生命也已过半了,一晃也将进入垂垂年老体弱之时,除了在月下那斑驳陆离的老城墙的旧影和城门洞里的寂寥、空旷外,突然之间发现从年少到中年似乎只有一步之遥,跨过城门,我就离开了童年、青少年。

然而,回来的路上用手机电筒照着那满树的梅花看了看,它依然在寒冷的黑夜里盛开着!在古老的城墙边上,它用年轻而充满活力的热情点燃了生命之火,就让它熊熊燃烧吧!照亮我们卑微的灵魂,让我们在寒冷和衰老中不恐惧、不担忧、勇往直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