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31 21:05:32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北魏元叉囚禁胡太后以后,常常入宫亲自在孝明帝所住的殿堂旁边执勤,百般殷勤,孝明帝因此非常宠信他。

元叉在宫禁中出入时,令勇士携带兵器在自己的身前身后保卫,有时出宫在千秋门外休息,就设置木栅栏,让心腹守卫,防备别人阴谋刺杀他。士民前来求见他的,只能离得远远的,不能近前。

他刚开始掌管朝政时,还伪装粉饰自己,以谦虚勤快的态度对待人,对于时事得失,颇为关怀。等到得势以后,他就开始傲慢无礼、嗜酒好色,贪图财宝贿赂,随心所欲地处置事情,破坏纲常法纪。

元叉的父亲京兆王元继更加贪婪放肆,和他的妻子儿女都接受贿赂和礼品,操纵有关部门,没有人敢抗拒。风气所及,连郡县的小官吏也无法公正任命,而牧、守、令、长等各级官吏全都是贪污受贿的人,因此百姓贫困窘迫,人人都想造反。

武卫将军于景是于忠的弟弟,他因为策划罢免元叉,被贬为怀荒镇将。等到柔然入侵时,镇民请求他拨给粮食,于景不肯给,百姓压不住心头之忿,就造了反,抓住于景,杀了他。

沃野镇的平民破六韩拔陵本是匈奴单于的后裔,长期收排挤,身份低微。他见此情景,干脆聚众造反,杀了镇将,改年号为真王,各镇的汉族和夷族百姓纷纷前来响应。破六韩拔陵带兵向南进发,派偏将卫可孤包围了武川镇,又攻打怀朔镇。

尖山人贺拔度拔和他的三个儿子贺拔允、贺拔胜、贺拔岳都有才干和勇气,怀朔镇将杨钧便提拔贺拔度拔为统军,又提拔他的三个儿子为军主,让他们去抵抗叛民。

高平镇民赫连恩等人造反,推举敕勒酋长胡琛为高平王,并攻打高平镇,以便响应破六韩拔陵。北魏将领卢祖迁击败了他们,胡琛北逃而去。

卫可孤攻打怀朔镇整整一年了,朝廷援军一直不来,杨钧派贺拔胜去向临淮王元彧(yu)告急。贺拔胜招募了十余名不怕死的少年骑兵,在夜间瞅空子突围而出。

卫可孤的骑兵追上了他们,贺拔胜大声喊道:“我是贺拔破胡!”追兵便吓得不敢逼近了。

贺拔胜在云中见到了元彧,向他游说道:“怀朔被围,沦陷就在眼前,大王现在却按兵不动。怀朔如果陷于敌手,那么武川也将告急,那时贼寇的锐气将会百倍增加,即使有张良、陈平在,也无法为大王您出计了!”

元彧终于答应出兵援救怀朔,贺拔胜返回,又突围入城。杨钧又派遣贺拔胜出城去侦察武川的情况,去之后,发现武川已经失陷。贺拔胜快马驰回,很快怀朔镇也被攻破,贺拔胜父子都被卫可孤俘虏。

临淮王元彧出兵同破六韩拔陵在五原交战,大败,元彧因此获罪被削除了官爵。安兆将军李叔仁也在白道战败,因此叛兵的势力日益强盛了。

孝明帝把朝廷中的丞相、令、仆、尚书、侍中、黄门都大臣都召到显阳殿,问他们:“如今恒、朔之地贼寇四起,逼近祖先陵墓金陵,这可如何是好?”

吏部尚书元修义请求派遣朝廷重臣督领军队镇守恒、朔,以抵御贼寇。

孝明帝说:“去年阿那瓌叛乱,派遣李崇北征,李崇上表请求改镇为州,朕因为旧的章程难以变更,便没有听从他的请求。思量李崇这个上表,便是开启了镇上人家的非分之想,以致有今日之患。但是过去的事情难以挽回,这里只是顺便说一下罢了。李崇是皇亲国戚,名望甚重,气量大,见识远,英武机敏,我想派他前去,你们看如何呢?”

仆射萧宝夤等人都说:“这样决定,非常符合众人之心。”

李崇说:“臣当初考虑到六镇地处偏远,贼寇密布,提出改镇为州是为了安慰取悦当地人之心,岂敢引导他们作乱呢?臣罪该万死,陛下仁慈而赦免了臣,如今更要派臣北行,这对臣来说正是一个报恩改过的机会。但是老臣年已七十,加之疾病在身,不堪军旅之事了,希望能另外选派优秀人才。”孝明帝没有答应。

于是,北魏任命李崇为使持节、开府仪同三司、北讨大都督,命令崔暹、元深一并接受李崇的指挥调遣。

北魏自破六韩拔陵造反以来,二夏、豳(bin)、凉等地寇盗蜂拥而起。秦州刺史李彦施政严苛,刑罚残酷,无人不怨。这个月,城内薛珍等人结伙闯入州府门,抓住了李彦,杀了他,推举同党莫折大提为元帅,莫折大提自称为秦王。朝廷派雍州刺史元志去讨伐。

当初,南秦州的豪强杨松柏兄弟多次为寇,刺史崔游引诱他投降,提拔他做了主簿,以温和的辞色对待他,让他去游说下面的氐族部落投降,事成之后却借宴会之机把他们全部抓起来斩了,因此他的部下无不猜忌惧怕他。

崔游得知李彦的死讯之后,知道自己不会有好下场,想逃走,但是没有得逞。城中百姓张长命、韩祖香、孙掩等人攻打崔游,杀了他,率全城百姓起兵响应莫折大提。

莫折大提派卜胡去袭击高平,攻克了该城,杀了镇将赫连略和行台高元荣。不久,莫折大提去世,他的儿子莫折念生自称为天子,设置百官,改年号为天建。

朝廷任命吏部尚书元修义监尚书仆射,为西道行台,统率众将去讨伐莫折念生。

崔暹不服李崇的指挥,与破六韩拔陵战于白道,一败涂地,仅单人匹马逃了回来。破六韩拔陵集中兵力攻打李崇,李崇全力迎战,但是抵挡不住,便带领部队回到云中,与破六韩拔陵对峙。

元深上奏孝明帝说:“先朝建都平城时,以北部边境为重,挑选贤能之士挂帅担任镇将,并且配以高门子弟,让他们拼死防止边患,不但不影响他们的仕宦前途,反而因此而独得提升。当时的人们,都羡慕能去那里守边。

到太和年间,李冲掌权,凉州士人全部免除服役,而平城的高门大姓,却仍然要去防守边关,如果不是得罪了当权者,谁也不愿意加入他们。这些人到了边关之后,受镇将驱使,只能担任一些卑下的职务,一生之中,最高也不过做到军主,而他们留在京城的那些人却能做到上品显官。身在边镇的那些人由于升迁之路已经隔绝,因而大量逃散。这些人少年不能从师学习,成年不能出外游宦,不被当做人看待,说起来便让人心酸!

自从迁都洛阳以来,边防职务更被看轻了,只有长期不能升迁的庸碌之才,才出任镇将,这些人一心为自己聚敛财物,无心于本职之事,贪赃枉法,以致贿赂成风,边民们对此无不切齿痛恨。

到阿那瓌背叛朝廷之恩,劫掠反叛而去,朝廷发兵长途追击,十五万大军越过沙漠,但是不到几天功夫就返回来了,没能消灭反贼,边民见到这样的援军,便打心眼里瞧不起中原之国。

尚书令李崇请求改镇为州,或许是觉察到了这一点,但是朝廷没有准许他的请求。破六韩拔陵结伙作乱,攻城略地,所过之处夷灭无遗。朝廷军队却屡屡败北,贼党气焰日益嚣张。这次举兵,本指望能铲平叛乱,早获安定。但是崔暹全军覆没,李崇与我徘徊难进,只好一起顺原路回到云中,将士们的情绪一落千丈,无心再战。现在所忧虑的,不仅西北方面,恐怕各镇也很快会如此,天下之事,岂是容易预料到的呢!”上书呈奏上去后,没有得到重视。

孝明帝诏令崔暹进朝,由廷尉问罪,但是崔暹用女伎、田产庄园贿赂元叉,最后就没有治罪。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