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31 21:04:58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文|白梨安
图|侵权删

如果哪一天,你飞够了,飞累了,只要你顺着那根线往回走,就一定能看到我在线的终点,等着你。

-1-

许多年前,陈升在《风筝》中唱:我将线交你手中却也不敢飞得太远,不管我随著风飞翔到云间我希望你能看得见,就算我偶尔会贪玩迷了路也知道你在等著我。

父母和孩子的关系,不也如风筝和线么?一个在天际自由地飘,一个在地上安静地盼。

我不知道你最终会飞得有多高,会飞得有多远,但我一定会固执地牵着那根线,站在原地等。

如果哪一天,你飞够了,飞累了,只要你顺着那根线往回走,就一定能看到我在线的终点,等着你。

我很难想象,有朝一日,我的孩子会离开我的视线,十二年之久。

我很难想象,有朝一日,我的孩子会脱离于我的牵绊,了无音讯六年之多。

但这一些,都发生在了王猛父母的身上。

-2-

王猛,四川某地级市高考理科状元,被北大最好专业之一的生物专业录取,本科后又成为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研究生……

无论­­怎么看,他都拥有着“人生赢家”的外壳。没有人会想到,现年三十四岁的他,仍旧被童年时的阴影笼罩着。

父母皆祸害,不止存在于豆瓣小组。在现实生活中,还有许多个王猛父母式的父母,错而不自知。把对孩子的一切操控,都视作深爱。

比如,王猛至今记忆深刻的一件事发生在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

那时,班里要搞文艺演出,前一天班主任要求大家穿齐膝短裤参加,但演出时却只有王猛没按要求着装。“我母亲不由分说地让我穿长裤,我提出带上短裤备用的请求也没被准许。”

为此,班主任十分不满,王猛或许,还因此收获了来自老师和同学的诸多白眼和谴责。

又比如,五六年级时,王猛对奥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母亲却并不乐意让自己去学。

一次在外参加奥数考试回来后,王猛发现携带的文件夹不见了,找回后发现被人划坏并涂抹,“回到家后,母亲不但没有安慰我,反而说‘这下你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了吧’!”

自己喜欢的事物,得不到父母的支持,反而百般破坏。搁在谁身上,都会觉得痛苦吧。

一面是父母的冷嘲热讽,一面是自己的百爪挠心。

最终,孩子总是在父母的严词厉色中妥协,一面不甘,一面愤怒。却无处宣泄。

于是,将希望寄托于高考。以为只要考上外地的大学,就能摆脱家庭的束缚。谁知,习惯了面面俱到事无巨细替孩子思虑周详的父母,依旧不愿放手让孩子自己去成长。

王猛的父母,像天底下的所有父母那样,拜托同一个城市的亲戚,对自己的儿子百般照顾。

可这一切,却遭来了王猛更深的厌恶。

因为那个亲戚不断打电话给他,还偷偷联系他的同学,从他同学的口中盘问有关他的近况。

当然,这些并不足以使王猛拉黑自己的父母,十二年春节不归,拉黑双亲六年之久。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所有的关系崩塌之前,任何一件小事都可能成为那最后一颗稻草,压倒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

正如王猛所说:“他们本来有很多次机会,但,他们都错过了。”

如果,在上高中的时候,他跟父母反映自己调座位后身边环境变得糟糕,父亲不是打骂,不是讥讽 “你凭什么要学校优待你?凭成绩好?”。

如果,高二时,他再向父母反映学校的处境,提出想跟校方谈谈时,父亲不是把问题都推回到他自己的身上:“你必须学会跟任何人相处”。

如果,在大学毕业前的那次旅行,他愤愤不平导游乱讲话时,父亲不是劈头盖天的一顿责骂。

如果,在2005年的那个春节,他面对从小就开始嘲笑自己不会剥鸡蛋壳的某位亲戚的再次揶揄时,母亲不是在一旁笑着看热闹,不是对他的感受毫不在意。

如果,在大学毕业后,他赴美读研时,父母不是强迫他和他眼中有问题的人来往,并且在他写下长信表达了自己不愿深交的意愿后,还不以为然。

大概,他就不会那样决绝,那么狠心地在2005年后就不再回家过春节,在2012年后拉黑了父母的所有联系方式。

或许在旁观者眼中,王猛脆弱、矫情、冷血又自私。可是,他只是个可怜的孩子。

即使三十四岁了,也依旧没有得到父母的认可,没有被父母真正的接纳。

他所有的求救,在父母眼里,都是一种脆弱的表现。

他所有的渴求,在父母眼里,都是一种能力欠缺。

他成绩优异,人生一路开挂。但依旧被自己最亲近的人打击。

他内向软弱,能忍则忍。但还是被至亲严加管教,生怕他一不小心就偏离了自己为他设定的轨道。

父母子女之间最大的误会可能就是,父母以为为孩子操心所有是爱,也不管孩子是不是开心,愿不愿接受。

而孩子,把这种担忧和焦虑导致的管束,视作伤害。

一方委屈:“我都是为了你好!”

一方愤怒:“你为我付出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就像王猛的父亲不懂:“为什么他还老揪着过去不放?”

就像王猛本人很不甘:“一切都是他们自作自受!”

-3-

在曾经大热的韩剧《请回答1988》中,德善一直耿耿于怀父母更爱姐姐和弟弟。

直到有一天,她放学回家,在路上碰到了父亲。

父亲跟她说:爸爸妈妈对不住你,是因为不知道,对老大,要好好教导,对老二要好好关心,对老小,要教他好好做人。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第一次当爸爸,所以,我女儿稍微体谅一下。

一席话,说得德善眼眶湿润,也让看剧的我,百感交集。但真正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了解到为人父母的不易,却是在生下自己的孩子以后。

纵使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他也还是会在我懈怠的某一刻,从床上滚下去。

纵使我筋疲力尽夜晚哄他哄得心力交瘁,他也还是会在我实在忍不住打盹的某一刻,用手拼命拍打我的肩膀。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受到了伤害。

我不知道什么时刻,他就会对我不满,我会满足不了他的需求。

我只能尽我所能,在感知到他的需求时,及时、尽量地满足他。

我只能和他一起成长,在他需要的时候出现,在他想要自由的时候,懂得放手。

没有哪对父母天生就懂得如何当好孩子的爸爸妈妈。

没有哪个人在那张写着生育二字的试卷上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会预知到自己不及格。

谁不是一边把孩子拉扯长大,一边纠正过往的错误。

谁不是一面担惊受怕,一面故作坦荡勇猛地把孩子推出自己的包围圈。

-4-

在王猛父母的心里,他们依旧在等待一个契机。

希望在给足了儿子空间和时间以后,儿子能重新和他们建立联系。

他们认为在关系的重建上,主动权仍在王猛那边,家的大门永远打开。

你走近,我不会反手推开你。
不管怎么样,我们爱儿子,希望能跟他重新联系起来。

上一辈父母或许都是这样的吧,隐约感觉到自己错了,但从来不肯在口头上承认。

有时候在孩子面前,还非得底气不足地为自己辩解。

而王猛,真的没错吗?

在他冷漠地说出现在的一切都是父母自作自受时,他是否在用父母的爱子心切来惩罚他们?

把成年后的自己,所遇到的一切不如意都归因到童年时的遗憾,把今日自己生活中的失败都推向父母昔日的教育,是否也是一种逃避?

孩子总是想从父母那里得到一句对不起;父母总是想从孩子口中听见一声谢谢你。

我们就像站在一条单行线上,永远不可能面对面,除非有个人,率先回过头。

虽然很失望,虽然不再信任,但,还是试试吧。

试试自己先回头,先说下那句谢谢。

谢谢你,生下我,养育我。

谢谢你,陪伴我,呵护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