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3 21:06:07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最近在读儒林外史,刚开始读的时候有点读不进去,对这本书的第一次印象还是上学时候学过的课文范进中举。

  第四五回讲的是两个人物严监生和严贡生这哥俩,这哥俩不愧是亲兄弟,俩人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抠门,但是他们俩的吝啬却不一样,听我慢慢道来。

  科举时代,升入京师的国子监读书,称为贡生,而监生除了在国子监读书,还在司天监读书,交代下这哥俩都是读书人。

  故事开头从两个老百姓向县老爷状告严贡生,第一个故事:一个是严贡生的邻居王老大王小二,严贡生家养了一头小猪,跑到了隔壁邻居老王家,邻居送还严贡生家,这个严贡生说小猪不利市就硬逼这个邻居花钱买下小猪崽,邻居只能认栽买下,养到一百多斤的时候,这头猪很皮,又错跑到严贡生家,邻居就去要,可是这个严贡生就说啊,这个猪本来就是我们家的,现在要是想要,按照市场价得拿钱来买,你看看,这副强盗嘴脸真的是太欠了,这个邻居是个老百姓穷啊,哪有钱买,不仅没要回来还被一顿打。第二个状告严贡生的呢是一个叫黄梦统的,因为家里穷向严贡生家借20两银子,利息什么都白纸黑字写好了放在老严家,到了半路遇到个熟人碰巧有钱借他,让他不要借老严家,可能因为严家名声臭吧,过了半年才想起来,借约没拿回来,就跑去严家拿借约,这个严老大跟个土匪似的,就说你虽然没来拿钱走,但是我这个钱一直留给你,你现在不借了,你得把这个半年的利息给我,黄梦统一听不乐意了,我没拿你钱,我凭什么给你利息,严贡生就抢了黄梦统的驴和粮食,抢完还不给人借约。

  县太爷一听就想这个严乡绅太坏了,不干好事,就接了这个案子,派人去拿被告严贡生,严贡生早早得到消息,心里想啊,这些事都是事实啊,怕凉啊,偷摸收拾东西就跑路了,当差的

找不到严贡生就去找他弟弟严监生,严监生有钱,但是也胆小怕事就找俩大舅子商议怎么给他哥平事,严监生其兄如虎,其侄如狼,其嫂糊涂,严监生只能自掏白银,摆平此事,小时候老师说严监生是四大吝啬鬼之一,人家明明是节俭,该花钱的地方没少花,比他哥哥强多了,后来这事就消停了。

  严监生他老婆生病,严监生有个小妾赵氏终日照顾,大老婆怕自己走了,严监生再娶妻,以后孩子不招待见,就想把小妾扶正,那个时候小妾扶正要亲朋好友都来见证的,安排酒席广发亲朋帖子,严监生和小妾拜天地拜祖宗拜大房姐姐,亲朋在外酒席间,大房一命呜呼。都是严监生抠门,他确实节俭,大房走后,他自己也生了病,骨瘦如柴的,舍不得吃药吃人参,他爱妻生病的时候都是人参入药,真的有情有义的,该花的钱绝不少花。严监生病重,临死之前竖着两个手指头死活不肯咽气,大家都在猜测什么意思,后来严监生的小妾分开众人,说我知道你的心事啊,是因为灯里点着两根茎草,怕浪费了油,我挑掉一根就是了,挑完,严监生咽气,可能就是因为这一段,让他获得吝啬鬼的称号吧,虽然严监生对自己生活苛刻,但是在处理事情时分散财银并不是小心吝啬,把日子过的扎实,可怜,可悲,可叹。

  后来严贡生回来,又忙着给自己儿子安排亲事,也不管弟弟的后事,也不让严监生入祖坟,又直奔省城。

  黄天无眼,天不佑善人啊,严监生的孩子得了天花也去世了。偌大的家业需要继承,就剩小妾赵氏一个寡妇,准备过继个严贡生家的侄子。

  严贡生给儿子安排亲事,严贡生真的是太不要脸了,坐船身体不舒服,从一个带锁的箱子里拿出十来篇云片糕,连个吃的锁起来,吃了几片,把剩下的放在船头,船夫嘴馋拿着吃了,严贡生装作没看见,刚开始看到的时候我还觉得吃了就吃了,没想到严贡生真的是个心机婊啊,快要到了说云片糕给谁吃了,那是用人参还有很多名贵药材做的值几百两银子,就要把船夫送到衙门,还让他赔,众人劝了一下,然后就把十几两的船费给省了,可怜船家还庆幸自己躲过了一劫,严贡生就开始就设局骗人,船家吃了还装作看不到,真的太有心机了。

  严贡生的儿子迎亲回家,她老婆在收拾自己的房间打算给儿子儿媳妇住,这个严贡生却早就做好了打算,让这对新人住进他弟弟家,把儿子过继给弟弟家,这样就可以侵占弟弟严监生的家产了。后来强行让扶正的寡妇赵氏搬到偏房住,仍旧当做妾来对待,赵氏去县里告状,县太爷也是妾生,批复,扶正后可自行选择过继人选,另外找其他人过继也可以,严贡生向省里高,以为自己有钱就能解决,后来冒充周进的亲戚,也最终也没人理他。

  严监生和严贡生不一样,严监生他有吝啬、薄情的一面,又不乏人情味,有“礼”有“节”,不失人性,既要处处维护自己的利益,又要时时保护住自己的面子;严贡生是一个欺压百姓、六亲不认、横暴贪婪的典型人物,虽然是一个贡生,表面德仁,可他配吗?

  不知道最后严贡生的结局是什么,这种恶人应该自有恶报吧。

第一次发表文章,写的不好,多多指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