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3 21:03:29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母亲的扁担,一头挑着我们的童年,一头挑着她的岁月。    题记

一次清理杂物,发现了藏在老宅柴房里的两条扁担,扁担的外皮已经发黄,中间一段早已磨得光亮,扁担鼻上也磨出了沟沟。我认得那是母亲的扁担。

现象中母亲一生用过许多条扁担,但她最喜欢的是那两条一软一硬的扁担和一条扦担。一条是用‘’牛酸枝‘’(板栗的海南方言)制作的硬扁担,另一条是用白海棠根做的软扁担。还有一条是用荔枝木制作的插担。

1

母亲的硬扁担,挑大了我的童年。

记不清是那年那月了,大约是在冬季。全国人民都在修山塘搞水利。我们村的’’北尾水库‘’也在建设之中。母亲也是建设者之一。

那天天刚蒙蒙亮,天空飘着雨,北风那个吹呀吹。母亲挑着一对箥箕上工地。箥箕的两头,坐着我和弟弟,扁担鼻上还挂着一个土砵,土砵里装着我们母子仨的午饭。因为家中没人照看,母亲便挑着我们一起上水利工地去。

工地距离我家不远,大约二里多点。为了减少路上颠簸,少让我们吃苦,母亲总是用那把硬扁担挑着我们上工地。放下我们后又用它去坝上挑土,这样一来母亲就辛苦了,因为硬扁担缺少软扁担的弹性,用来挑重物会很吃力,也会将肩膀磨破的,所以,长年累月,母亲的肩膀上长着一层厚厚的老茧。

母亲将我们挑到工地之后,便将我们安置在一棵海棠树下。海棠树很大,风从树梢上刮过,发出沙沙的声响。树下还有一些像我们一样大小的小孩,我们在一起垒土,一起荡千秋。有时,也学着大人挖泥建山塘(建模型)。甚至还可以学着大人戴红花和黑龟帽。但却不敢离开大树半步,因为坝上的人捷走如飞,小孩靠近十分危险。而母亲她们人在坝上走,心却系着大树下,目光不时的盯着我们,生怕我们出状况。

海棠树的树枝上吊满了各家的午饭,我们一边盯着树上的午饭一边看着大坝上的人来人往。大坝上,那种你争我赶的场面十分壮观。但我们的心总是盼着他们早点收工给我饭吃。因为我们站在寒风中,肚子饿得身体在发抖,缺少零食的我们,吃饱饭是我们唯一的企盼。

都快十二点了,还未见他们有停下来的意思。只见男人们推着独轮车捷走如风,女人们挑着箥箕竞走如飞,每个人都怕得到最后一名而戴上那顶‘’黑龟帽‘’。一旦戴了黑龟帽就要挨批,一天的出力就算白费了。

大概就从那时候开始,人们就已经习惯的将群众分成了两种人。好人和坏人,先进的和落后的。先进的戴上红花,落后的戴黑龟帽。到了后来就演变成了两个阶级,革命的和反动的。

而戴帽者基本上都是那老弱病残者。也不知是谁出的好主意。光标语口号就够雄壮感人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十五年超英赶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等等等等(大跃进口号)。那场面让人啧啧称赞,一看一听都是满满的正能量。

我看见母亲在寒风中喘着呼拉呼拉的粗气,却不敢偷懒片刻。于是我顿觉大人的世界好可怜。为了不戴那顶‘’黑龟帽‘’而人人自顾自的奔跑着,好象非洲草原上求生的群羊。也许这只是羊群自己的恐慌,而它们根本就不知道身后是否有狼群?

有人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我总觉得母亲们一点也不可恨,反而是更可爱了,可爱到听领导话时能百依百顺,半点私心杂念都不敢有。

而最让我可恨也让我佩服的还是那些给善良的人们戴‘’黑龟帽‘’的大爷们。是他们用挑战极限的方式来挑战人性,让善良的人们在自残中得到快乐。更可怕的是,他能让人们在奔跑中感到了幸福!?

2

母亲的软扁担挑起了全家人的生活,却挑碎了她那悠悠的岁月。

随着我们的日渐长大,母亲的硬扁担已不再挑着我们出工了。改而用的是那根海棠根做的软一点的扁担,那条软扁担挑起了全家人的生活,也担老了母亲的岁月。

那条白海棠根做的扁担是我和五爹从水利工地上弄回的。那是一条又粗又直的海棠根,我将它开成两半,一半给五爹,一半我用它来做成扁担。那扁担虽然不大好看,但母亲却说十分好用,用它来挑重物感觉很省力,这大概是她儿子亲手制作的原因吧?我感觉到了那是母亲的爱。还是圆了古人的那句话‘’孩子是咱家的好,妻子是……。‘’

记得我十六岁那年,我成了回乡知青,开始接过母亲的扁担,帮着母亲挣工分了。从此母亲的肩膀轻松了一些。但是她仍然不能放下她的担子。仍然用她结满老茧的双肩负重着全家人的生活。生产队里最苦的活她抢着干,犁田驶牛的脏活她争着干,目的只是希望少交一点‘’过社‘’款。

在那些我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里,母亲用那条软扁担从田里挑回了稻谷,从海里挑回了咸鱼,从山里挑回了柴火,从市镇上挑回了种子和农具。为了我们的衣食和读书,更为了还清长期拖欠的‘’过社‘’款,在农闲时节,母亲还要到三十里外的海里挖‘’贝雪‘’,到砖瓦厂去帮人挑砖瓦。那条扁担压弯了母亲的腰,压出了母亲满脸的绉纹。却也压直了我们前行的路。

除扁担之外,母亲还有一把两头尖的插担,扦担是用来担水稻和柴火的。一梱一梱的水稻和稻草,用扦担一扦便可上肩而走,十分方便快捷。但那条插担却找不到了。都四十年过去了。

母亲呀母亲,你用你的扁担,挑过了荒年,挑来了丰收。挑来了全家人酸酸甜甜的日子。却也挑走了你的青春,你的岁月,在你的扁担下,有多少不与言状的秘密,来不及对我们诉说呢?

3

不老的‘’扁担精神‘’

小时候在小学的语文课本里,我们曾经读过一篇《朱德的扁担》的文章,描写朱老总在井岗山根据地亲手做了一把扁担,与战士们一道翻山过岭去挑粮的事。一个堂堂的红军总司令,在敌人层层封锁下与战士们一起去挑粮,这是什么精神?这是人民公仆的精神,这是官兵一致的精神。人民之所以永久的怀念他们,是因为他们有‘’扁担精神‘’。而今这种精神去哪了?

如果说朱老总的扁担,一头挑着的是他的家国情愁,另一头挑着的是官兵平等。那么母亲的扁担,一头挑着的是百姓的柴米油盐,另一头挑着的却是任劳任怨的善良本色。其结果都是‘’铁肩担道义‘’。他们担着的都是一种‘’扁担精神‘’。

4

扁担的困惑

母亲总是用她的扁担,披星戴月的劳作着,可到头来,我们家还是年年‘’过社‘’。过社一词恐怕年轻人不太懂它的意思了。‘’过社‘’就是你一年辛苦的付出换成的收入,还不够你从队里的口粮钱。需要用钱去补齐。这在农村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情。因为你的体力和时间已经全部贡献给队里了。那来的钱还‘’过社‘’呀?再说很多副业也不给搞呀!总不能搞投机倒把吧?所以我家的‘’过社‘’只能一年又一年的累积着。

用现在人的话来说叫做资不抵债了,破产了。一个破产的家一定是家徒四壁的,是娶不到媳妇的,是生不了孩子的,是‘’无后为大‘’的。你说这问题严重吗?太严重了吧?!

好在现在‘’过社‘’两字己经过气了。因为公社已经解体许多年了,你想过社都没有社可过了。那个集体消耗体力的日子也被机械化代替了。人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也能有饭吃饱了。时代在变,人也在变,那个年代的‘’扁担精神‘’也在变。

现在的农村人已经不用扁担了。因为那样的日子过得太慢了。慢到了一生只结一次婚,一生只爱一个人,一生只看八部样板戏,一生只赚到几千块钱。而现在人们的生活总是那么快。飞快的车,飞涨的房价,一切都是行色匆匆。连到结婚离婚,纳三纳四都是那么的快了。于是我在想:假如那一天没油开车了,没有天然气烧火了。没有土地造房了,没有女人想嫁了。……没有了扁担,人们该怎样挑起生活的重担呢?

母亲离我而去已经三十年了,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但是她的‘’扁担精神‘’一直藏在我心头。我怀念‘’母亲的扁担‘’,它一头挑着生的信念,一头挑起活的乐观!它教会我们在崎岖的小路上攀登前行!为人为己,无怨无悔!

                            LinDaojin

                2018.1.12日于海口


相关阅读《母亲》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