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3 18:11:49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文/尹伊儿

-1-

相见时难别亦难。

还记得那是一个草木滋润,百兽奔腾的季节。年少的我是个淘气的男孩子,背着皇额娘嬷嬷偷偷到猎场打猎。

就是这一天,我又遇上了宛如。

那只小兔子出现的可真是时候,不偏不倚带来了善良可爱的宛如。

只是,我无意中的一箭射伤了她。

她就是宛如啊,是我朝思暮想的宛如啊!

我记起了儿时。我们在御花园放风筝,我和宛如的风筝缠在了一起。于是,我拿剪刀把线剪断,我们的风筝就能一直在一起,也愿我们永远不分离。

宛如被我射伤,我心疼不已。但我又是开心的,时隔多年,我们终于又相见了!

我注视着她,细润如温玉的脸上泛着淡淡红晕,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秀美的娥眉浅浅的蹙着。淡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含辞未吐,说不尽的温婉可人。

宛如醒来,劝向我“不行猎,怕伤天和。”她明亮的双眸如水一样纯净,望向我娇羞又真诚,我忙不迭赶紧答应她。

-2-

人面桃花,是我心中难以忘却的情思。

过了几日,我们又在戏园相遇。

我从师傅口中得知,宛如才华横溢,好读史书,精书法。原来宛如这么厉害,我对宛如的爱慕之情又着实加了一层。

我向她请教《百花记》的故事,只听她吐语如珠,声音柔和又清脆。我的目光再也没有离开她的脸庞,她神态天真,双颊晕红,如清水芙蓉,带着沁人心脾的书卷气。

在御膳房里,我们吃着万头做的点心,我情不自禁的向她吐露真情,知书达理的宛如却嗔我无礼。

但我并不介意,我想,我一定要娶到宛如。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只听闻青青河边传来一阵熟悉动听的吟诵声。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还真是她,真的是宛如。宛如捧着书卷坐在河边,就像刚从画中走下来的女子。我不觉心动神痴“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我拦住她,要到书里夹的一片西山红叶。

红叶寄相思,宛如,你当时可懂我的痴情?

-3-

宛如啊,我们本情投意合,两情相悦,可恨我出生在帝王家,万般琐事由不得自己!

皇额娘为我主持选秀,硬生生逼我立娜木钟为后,还把你指婚给博果尔——我的弟弟。

这些都不是我愿的,我爱的人始终是你,一生一世,也唯有你!

你不在身旁,我终日六神无主,寝食难安。

善解人意的你自然知道我的性情,怕我焦心,怕我任性而为。

你托万头送点心传信,借春蚕饼,桃花羹,慰我心。

你说,“春蚕到死丝方尽。”

你劝我,“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我懂,我都明白,我们感情比金坚,你不会放弃我,我亦不会抛弃你。

但等我扒开八宝馒头,却赫然出现一竖蝇头小楷“昔日横波目,今为流泪泉。今生已过也,结取来生缘……”

我顿时蒙了,宛如,你真要与我诀别吗?

在鄂硕花园后门外,我纹丝不动的站着,一定要等到你。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打在我的肩头,打湿了我的双眼,打在我心头一点点凉。

我丝毫不去关心,我心里只有你。

你终于肯开门了。

你终于肯面对我们相爱的事实了。

你终于决定要与我一生相随!

于是,我带你私奔。

博果尔却自杀了,皇额娘更是大怒。

我只能回来,带你入宫,执意封你做我的最爱的皇贵妃。

-4-

我以为把你放在我身边,我可以每时每刻的照顾你,不让你受委屈。

白天我让你陪我阅奏章,晚上我又住进你的寝宫陪你聊天。

只是,我不曾料到,我的宠溺却为你引来了这么深的嫉恨。

深宫里,

妃嫔妾侍,

无一不对你虎视眈眈。

每每我问起你,

你都笑脸相迎。

我竟傻傻的以为你真的没事。

你受尽皇后的刁难,皇额娘的冷眼。

可宽容大度的你,依然选择善良温和的待她们。

终于,皇天不负,皇额娘的态度慢慢变好,我们也有了孩子。

他好像你,可爱又乖巧,很好哄。我们看着小衣服,想像着他长大时的样子。你教他诗词,我教他骑马射箭。我们都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给他,一想到将来的他叫着我们阿妈额娘,我就笑得合不拢嘴。

我以为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可是,没多久。

我们的孩子被害死了。

-5-

孩子,是阿玛无能,没有保护好你,也没能守住你的母亲!

宛如,你知道我有多恨自己?!

我一代帝王,想和自己心爱的女子在一起,为何做不了主?

我只想求一位知情解意的红颜知己,又有什么错?

你我本心心相印,恩爱有加,他们为什么偏要伤害我们?

宛如啊,初见你,我便轻许,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我好想与你建一座亭,叫它“与尔同坐轩”。皇帝盛权,我不想要。珍馐佳肴,我也吃不惯。华袍玉衣,我也可以不穿。

我多想做一个寻常老百姓,与你结为平平凡凡的夫妻。哪怕每天食不果腹,哪怕挑水担柴,我也心甘情愿。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

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岸。

宛如,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希望。

如今你走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瘫坐在御书房的御桌下,怔怔的望向窗外飘零的红叶。

我万念俱灰,早已不能自恃。

他们说,我疯了。

对,我真的疯了。

既然我死不了,那我就要剃度出家,抛却千里江山,永远逃离这红尘苦楚。 

黄袍换却紫袈裟,只为当初一念差。

我本西方一衲子,缘何落在帝皇家!

十八年来不自由,南征北战几时休?

朕今撒手归西去,管你万代与千秋。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我,怎会料到此生竟如此痛苦!

我不曾想,我的出现对于宛如一直都是痛苦的折磨。

我们相见源于痛,竟然最后离别也是痛。

如果早知如此,我何必非要去追那只小兔子?

宛如啊,终究是我害了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