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3 18:10:45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心中有“信”  伟大的老灵魂

王珮瑜是京剧艺术的一扇窗,熠熠生辉,光彩照人。这扇窗徐徐打开的一霎那,让我“惊提”又“惊提”,不仅惊“掉了下巴”,还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转而便嘴角上扬,身心陶醉,“喜展眉”了。大喜啊!透过王珮瑜这扇窗不知不觉穿越到了京剧的艺术殿堂,原来京剧这么美好,这么有营养,那么令人心驰神往。尤其热爱王珮瑜“余派”老生的演唱:苍劲、古朴、隽永。一个外形瘦弱的“小女生”,行腔却高亢、清亮,具有摄人心魄的穿透力和巨大的张力,一时间乾坤扭转,“瑜”音绕梁,如有神力相助。

穿上红蟒 一眼万年

众所周知,王珮瑜唱得令人叫绝,许多人是被她的那“一口唱”给征服的。可在当下很多年轻人看来,她“说”得比唱得“更”好听。因为有众多的年轻观众是喜欢好听、好看又好玩的“瑜乐京剧课”而爱上京剧,走进剧场,是被她“说服”了的。“珮”上传统,“瑜”见时尚,王珮瑜的京剧课别开生面,她用年轻人喜欢的,通俗的,甚至娱乐的方式和词汇语言引领京剧“小白”们触碰传统,使博大精深,包罗万象的高雅艺术瞬间降低了高大上的“门槛”,让大家轻轻松松地迈进一条腿去(瑜老板教大家学“惊提、怒沉、喜展眉”的京剧表情以及三级韵理论“好好好”“买买买”就是典型的例证)。在一个缺乏对中国传统文化正确引导,审美相对缺失的年代,王珮瑜十几年始终坚持作最古老艺术最时尚的演绎者。


好听好看又好玩

王珮瑜曾发微博说:“一个中年人,带着一群80、90后,每天以‘菜鸟’的姿态奔跑在全国各地,这是一份莫大的荣幸。”因为关注王珮瑜,所以对她一段时间的行程做了一个简单的统计(不一定全面,只是我能关注到的):在2017年10月29日至12月14日期间,她带领团队先后走过石家庄、北京、深圳、南京、南昌、杭州、上海、重庆等九个城市,主要活动包括:九所高校的“瑜乐京剧课”巡回讲座;上海几个社会团体、小学等“瑜乐京剧课”讲座四次;四个城市的七场演出(有自己担任制作人、策划人的个唱及创新戏巡演;有传统骨子老戏展演);另外还参加了几个电视访谈节目的录制,艺术论坛的主旨演讲一次及多家媒体的采访,演唱会、公益活动、探班直播等。每天关注她的行踪,心情也渐渐发生了变化,由刚开始简单的兴奋、开心,渐渐变成了担心,再后来就变成了一种敬畏之心。这种敬畏是高于对王珮瑜的专业水准和个人魅力的仰佩之心的。很显然,王珮瑜不是在单纯地追求名利,也没有在追求成功本身,成名二十多年,面对名利的诱惑早已有了自己的底线。王珮瑜放下身段,像“菜鸟”一样任性地奔跑在全国各地是狠狠的!她对国粹京剧的那份“坚守”也是狠狠的!不把自己当女生,也不把自己当“老生”,分明是把自己当半个“出家人”、“女超人”。王珮瑜是“心里住着一个老灵魂的巨婴”,外表时尚、前卫,中性打扮、特立独行,说话幽默、逗比,可内心却老派传统,以京剧为“天命”。不向自己妥协,更不向江湖妥协。


帅不帅?

王珮瑜多次说过“京剧艺术已经来到了传承与传播同样重要的时代”。她用自己一半的时间和精力推广、传播京剧,不仅是大学,只要“有人愿意听我讲课的地方我都愿意去”。十多年来,她的足迹遍布幼儿园、小学、中学、甚至街道社区、寺庙、党校、妇联及各种各样的单位、群体,而且有很多的讲座是公益性质的,完全没有商业回报。2017年上半年,王珮瑜忽然“网红”,几档颇有影响力的电视节目将她从小范围的京剧圈推向了大众视野。也许是因为“跨界”表演很精彩,但“其实跨界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围绕京剧而做的,都是在为京剧发声。“不破坏京剧表演的主体,不破坏既成经典的艺术,无非是原来用木盒子,现在改成水晶盒子”。面对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以及节目、广告的邀请,王珮瑜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面对名利的诱惑,我的底线是对于京剧传承、传播有利,我就去做”,反之,不会妥协。王珮瑜始终知道自己的初心在哪里,到底要做什么,“不想太红,只求粉红,一旦变得太红,多数人就不会再关注最核心的部分”。


如切如磋 如琢如磨

王珮瑜说:“我看到很多人因为王珮瑜而喜欢京剧,这就是自我价值的最高实现,我尝到了这个甜头”。也许这就是王珮瑜的原动力,是可以让她承受远超过一般人想象的工作节奏、工作强度、工作难度的力量来源,也是她为什么每次出现舞台上总像是一股清风,不施粉黛、一袭素衣,光是站在那里就光彩奕奕,活灵活现的像一条鱼。也许专注努力,用心创造的人都是闪光的,在他们经历的时间背后,是光风霁月、繁花似锦。


帅就一个字 要说很多次

其实,更多了解并热爱王珮瑜的人一定不仅仅是因为她作为演员的“繁花似锦”,让人最爱的还是她那个闪光的“老灵魂”和一片滚烫的赤诚之心。王珮瑜是有“大菩提心”的人,因为有大爱,大抱负、大胸怀,大包容,所以才会有那么强烈的使命感、责任心和甘为人梯的精神。她哪里是个“小女生”?分明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而且是心怀几分个人英雄主义情结的“大丈夫”。有人说她不安分,荣誉和票房都有了,何必还一个劲地东奔西跑。王珮瑜的回应是:“京剧行业需要我这样傻乎乎、愿意拿自己试水的人。“必须有一些人在泥地里、荆棘中,一步步地把路蹚出来,后边的人就好走了。“所以我要使劲‘不安分’,让新一代有才华的年轻人有一个更好的市场、行业生态去唱戏,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对于京剧的未来,我保持冷静的悲观,但并不妨碍我们以积极的乐观态度来行事。”


谦谦君子 比德于玉

2016年,由中华文化促进会和香港凤凰卫视主办的“2015中华文化人物”颁奖仪式将文化人物奖项颁给了王珮瑜,颁奖词中称她为“一边推出连续性的传统骨子老戏展演,一边通过现代方式向社会传播京剧时尚的京剧艺术家”。这是对她多年来致力于京剧的传承与传播的一种肯定与鼓励。     

德艺双馨 以德为先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每次露脸被热捧,外界对王珮瑜的期待就更高,她内心的石头也更沉:“如果我还是只会唱戏,那么心胸就只会限于其中,当别人把这点骄傲戳破时,我就死掉了。我看到了更深一层的恐惧和无力,所以要转型”。     

似花非花 何必为花

我进剧场看过王珮瑜的传统骨子老戏,在喜马拉雅听过王珮瑜上百集的《其实京剧很好玩》付费节目;在网络上听过、看过无数王珮瑜演唱的经典唱段,多堂“瑜乐京剧课”;看过大量有关她的电视专访节目及访谈文字报道;读过她的自传体文字连载《那九年》;还有她唱过的歌、评弹,演过的滑稽戏,说过的相声,出版的专辑。当然也包括那几个跨界综艺节目及视频CUT。最近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欣赏到的王珮瑜亲自担纲制作人、策划人、领衔主演及主持人的《老生常谈》京剧轻音会和《乱弹 三月》京昆演音会让我最为感慨。如果说三十岁之前王珮瑜是在靠天赋、靠幸运吃饭,那么三十岁以后是靠眼光、靠格局、靠积极实践、靠“返本创新”、靠“符合戏曲艺术特色商业模式”的开拓。王珮瑜的“转型”让人耳目一新,也让人暗自叫绝。“瑜老板”已经由戏迷们的爱称彻底变成了现实意义上真实的瑜“老板”了。曾经“出走体制”的王珮瑜,如今既是上海京剧院的演员,同时还拥有市场化的个人工作室“瑜音社”。瑜音社成立几年已经推出了《余脉相传》京剧传统骨子老戏展演、《老生常谈》王珮瑜京剧轻音会、《乱弹三月》王珮瑜京昆演音会、京昆合演新编戏《春水渡》、《瑜乐京剧课》、戏曲跨界大戏《文图会》等多个个人演出品牌。王珮瑜说她目前的身份有很多种:“演员、传播者、老师、京剧市场的开拓者、新内容的制造者、运营管理者”。可以说,王珮瑜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推广、传播京剧。


雌雄同体 倾倒众生

先以我看过网络直播的《老生常谈》京剧清音会为例:这一期清音会的特点是“新媒体+新框架+老骨戏+老味道”,既符合京剧的传统气质,又给观众带来了全新的观感。整场演出100分钟,王珮瑜“说唱并重”,这是清音会的理念,要让观众在100分钟时间里读懂、听懂京剧老生。另外,清音会第一次在京剧舞台上引入了“弹幕”,给了观众们一种崭新的“叫好”方式,年轻人超喜欢,因为除了叫好,还可以现场向瑜老板“表白”。打通台前和幕后,演出中多处在大屏幕切换出后台演员化妆、着服装的实时直播画面,王珮瑜配以现场解说帮助观众了解更多。这样的老戏新装、返本创新,无论新、老观众都是为之动容,好听、好看、好感动。清音会已经连续演了七年,每年有迭代,日臻完善,座无虚席,满坑满谷。舞台上一桌一椅、长衫乐队、笔墨茶壶,有着清雅的仪式感,也透着属于王珮瑜的气质。


清冷 清贵 清雅

整场演出,台前幕后,我始终是一边欣赏,一边担心,一边叹服。因为我了解,作为策划人、制作人的工作已经非常辛苦,事无巨细,从演出内容、表演形式到灯光、舞美、服装、道具、乐队、直播、弹幕等大小事情须全盘推进。我还了解在这场演出之前王珮瑜已经连日奔波了好多个城市,演出、讲座、录制、拍摄马不停蹄,没有休息过。可是当舞台灯光点亮的那一刻,之前那些都算不了什么,因为接下来的100分钟才是重头戏,才是最大的考验。这是一场真正的“硬仗”,硬到“赤裸裸”,硬到我都有些替她紧张,因为真是很少见到一个演员这么拿自己“开练”的(客观地讲,在梨园行只有极少数的演员能够做到一个人一台“个唱”)。整场演出100分钟,王珮瑜要么实实在在的唱,要么“脱口秀”式的说,要么认认真真的讲。唱的是《定军山》、《鱼肠剑》、《秦琼卖马》、《空城计》等余脉相传的经典唱段,唱段中间还要无缝连接地说和讲。从清音会的缘起、余派老生的介绍,说到京剧的腔体、板式、四功五法,再到京剧的伴奏乐器、化妆、服装,信息量非常大。不时地还要穿插解说大屏幕上后台实时直播画面并随时和观众互动着。艺高人胆大啊,当我听到陡然高八度的著名高腔嘎调“站立宫门叫小番”中那个清亮、完美的“番”字出口时我不禁汗毛竖起,心头猛的一颤(嘎调相当于男高音的High C,难度极高,曾有很多的京剧名家都有在演出现场嘎调唱破音的经历)。王珮瑜是铁人、铁肺、铁嗓子吗?还是有神力加持?在看演出之前,我思忖过王珮瑜会不会安排在这场演出中唱嘎调,身体、精神那么疲劳的情况下会不会换下难度较高的唱段,以保证不出现“车祸现场”。但事实上,整场十几段的唱腔王珮瑜的演唱始终是满宫满调,神完气足,或激越峭拔,或恬淡雍容,那份收放自如,大气从容的风范真的是倾倒众生。“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王珮瑜二十多年的底蕴和功力在那一刻让她站在顶峰,创造奇迹,不得不说她就是个传奇。再说王珮瑜脱口秀式的主持,水准一点不亚于她的演唱,秒杀无数当今“名嘴”:在真诚和玩笑之间游刃有余地游走,有料、有包袱,亦庄亦谐,亦老亦幼,亦雅亦俗。还有那偶尔绽放在脸上孩子般纯真、可爱的笑容更是让人沉醉、恍惚,一时间“切换”不过来,似花非花,非花又如花。

看了 你一定会爱上

如果说《老生常谈》京剧清音会是传统是“个唱”,感觉唱得、听得、看得都酣畅淋漓,那么《乱弹 三月》京昆演音会就是唯美又充满了创意,是王珮瑜对京剧艺术温和改革与积极保守的探索。

先说几句什么是“乱弹”和“演音会”:“‘乱弹’,原是昆腔以外其它地方戏声腔的泛指,京剧在形成初期也曾被称作‘乱弹’,‘乱弹’在当时有‘非正统’之意,却是极具生命力和创造力的艺术形式。但《乱弹 三月》里的‘乱弹’还另有深意。瑜老板自己是台上的角儿,却常感叹戏曲这种‘角儿’的艺术,让好多技艺精湛的琴师、鼓师等乐师们永远只能坐在侧目‘傍角儿’。这一次,瑜老板要把他们作为真正的主角,请到舞台中央,从伴奏者变成演奏家,让‘吹、拉、弹、奏’和‘唱、念、做、打’来一场平等的对话,于是就有了‘演音会’这样一个全新的演出形式。它是将‘清唱’、‘折子戏’、‘音乐会’进行了结合,来一场视听盛宴,这也不失为一种‘乱弹’。‘三月’不用解释,全当它是一场春天的约会,是王珮瑜和她乐师朋友们的约会,也是和观众的约会。”

这样一场视听盛宴,欣赏网络直播的感觉一定与在现场的感觉是无法相提并论的,但我依然看得热血沸腾,因为艺术家们创意与激情的火花太闪耀,那一首首乐曲和吟唱就像在幽远夜空绽放的一朵朵烟花,令人唏嘘不已,点亮了每一位观众也深深打动了每一位观众。

“这一台演音会,从无到有,历时一年的酝酿和创作,是我和同窗好友林源(作曲、配器)、周毅(大三弦)在一起各种碰撞出来的原创,全部脱胎于京昆音乐,但又有别于传统京昆音乐的视听感觉。”王珮瑜说。

怎么有别呢?我自己的感受是即便你不十分了解何为京昆音乐,也能听出乱弹中音乐的与众不同。就拿我印象最深刻的那首《牧羊人》来说吧。听王珮瑜深情吟唱《牧羊人》,语音苍茫,醇味厚重,令人有一种深深的带入感,脑海中一个长镜头由远及近慢慢向前推进,冰天雪地中一个衣衫褴褛、满面灰尘、历尽沧桑,但“心如铁石坚”的孤独的苏武正缓缓地从远古向我们走来,似曾相识却又从未相识。这样强烈的画面感和深远意境正是在传统的中国民乐中融入西方古典吉他所碰撞出的意想不到的精彩效果。演奏者们让古典吉他的灵动轻盈与传统民乐的古典厚重在舞台上相得益彰,并行闪耀,从而进一步衬托京剧“唱念做表”的美感尽情地流淌,完美地呈现出来。

《牧羊人》是《乱弹 三月》的主打曲,也是整场作品中最早完成的一首,为王珮瑜所深爱。其实整场乱弹,《牧羊人》已经可以说明一切:它的原词是一首侥幸尚未被历史湮灭的佚名之作,虽经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原词所书写的故事和情感却仍能激荡人心,感人至深。经王珮瑜提议,由同窗好友林源作曲、配器,以新的音符赋予了它新的生命。当那些古远的词句被重新诠释、吟唱之时,苏武,那个在北海边寂寞挣扎了十九年的古人被唤醒、复活了。

“这一首《牧羊人》来自于我个人的提议,我常常觉得,每一个戏人,都像是一个孤独的苏武,那个‘穷愁十九年,牧羊北海边,心存汉社稷,旄落犹未还,历尽难中难,心如铁石坚’的孤独牧羊人。”王珮瑜说。

在演出现场王珮瑜将这一首《牧羊人》“送给所有在自己理想的道路上默默坚守的人”。

其实,乱弹中每一首曲子的背后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只是不可尽知,也不可尽说。

一场别样的《乱弹 三月》,王珮瑜自己作为主持人贯穿始终(在主持过程中仍然没有忘记“插播”瑜乐京剧课),把舞台更多地留给了一群有才华、有情怀的演奏家,演奏家们主打“融合乐”概念,在原有板鼓、京胡、二胡、三弦、阮、月琴、竹笛、小锣、铙钹等传统乐器中加入西方音乐元素,以“融合乐”的演奏与京剧演唱者们对话,呈现出不同的面貌、理念和主张。热烈、灵动、自由的感觉贯穿始终。演奏家们一段段精彩纷呈的solo让观众大呼过瘾,现场鼓手和三弦乐手的表演嗨到快赶上摇滚现场了,俩人长发披肩劲甩表演俨然就是国粹版的“动力火车”。老戏迷看到了新意,新粉丝看到了follow京剧的契合点,观演俱欢。同时,还让新、老戏迷对瑜老板未来的玩法充满了期待。

演出在观众的一片沸腾声中即将结束时,王珮瑜一时难掩内心的五味杂陈潸然泪下,稍稍停顿后,她也只是词浅意深地说“这场演出是【清·弹】雅集2017年巡回演出的最后一站,内心非常的不舍。在这场演出开始之前的这一两天,出现了很多的“突发状况”,让我非常焦虑,至于具体都是什么事我在这里不方便透露”。然后又补充说“因为突发情况,一位乐手不能参加本场的演出,而是临时由另一位已怀孕五个多月的准妈妈赶最晚的一班飞机前来救场”,并特意向大家介绍了这位演员,观众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在王珮瑜泪目的那一刻,我的眼眶也湿润了。一定有些什么是我所不能理解的,但也一定有些什么是我深以为然并且感同身受的。因为,在这艰难的人世,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那个从冰天雪地中走来的孤独牧羊人。


初心不改 砥砺前行

近几年,王珮瑜亲自担纲制作人还做过不少“打破边界”的尝试和创新,例如:将京剧与相声两种艺术形式有机结合的戏曲跨界大戏《文图会》以及历时三年创作,王珮瑜本人的第一部新戏—京昆合演新编戏《春水渡》等都引起了观众的热烈反响。可惜我都错过了,并且完整的录像、视频目前都无处可寻(出于对剧场艺术的一种保护),只有满心期待下一次的上演了。也许,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对王珮瑜有相逢恨晚的感觉,这似乎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且还有一份惭愧在其中。

好在,瑜老板先后为两部大戏专门推出了主题单曲《千山行》、《春水误》,词、曲都很美,演唱更是好听到不行(怎么好不敢细说,怕沉溺其中打不住、收不回来了)。用流行音乐为国粹京剧做推广,瑜老板真会玩啊!顺便说一句:王珮瑜是我过见所有京剧名家里唯一一位唱歌没有戏味儿的,不是之一,是唯一。而且,她流行歌曲的演唱也是专业水准的,甚至有的歌曲一张嘴就甩原唱好几条街,新晋“内地女歌手”真不是浪得虚名。

听得见你心在跳

其实,在王珮瑜众多的身份背后,曾经还有一个身份也值得一提,那就是“商学院的学生”。这几年,王珮瑜先后到百老汇林肯艺术中心,长江商学院进修传播管理、经营管理,她尝试着跳出传统,探索京剧传播的新方式。“我去上学,更多是要接触一些好的人脉,学习一些好的思路理念,学一些好的工具。“我想做文创产业,如果不进这个平台,在自己圈子里做,视野拓展不开。”

“以前在戏校时老师说,演员就要好吃懒做,不要动脑子,不要被生活琐事打扰,不要多应酬,就要在家里沉着,练戏!”王珮瑜曾说。目前的王珮瑜有时一天要飞两个城市,“现在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工作。”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能同时与合伙人商定合同内容,确定日程安排,讨论印刷品的价格、印数,顺便修改了一下公众号文章,并帮忙从架子上取货,“封面的纸张要不要最贵的?”有同事问。“还是用性价比最高的吧。”王珮瑜不假思索地强调,“在商言商,绝对要考虑成本。”

大概很少有艺术家能像王珮瑜这样把“商业”挂在嘴边。2017年下半年,她又在积极为“瑜音社”引入专业的天使投资人,商业模式基本上已经清晰了。“不管怎样,戏曲行业有资本愿意进入,这是非常好的事情。”王珮瑜感叹地说。

印度思想家克里希那穆提曾说:“你的心中一旦有了爱这个惊人的东西,如果你能感受到它的深度、愉悦和狂喜,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会因为你而改变。”而这种纯爱一定就是王珮瑜的永动力,让她坚定地走在这条少有人走的路上,但于她而言,却正是因为永远在路上,才成就了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其实,王珮瑜是成长在一个对京剧来说最“坏”的年代,“前辈一个个走了,观众一批批老了,剧场一点点空了”,但对她来说这或许也是一个最好的年代 ,所以她可以有机会做自己,一个也许可以被超越,但却永远不能被复制的京剧艺术大师王珮瑜。我愿用余生的时间期待和祝愿。             

美到不知道咋形容

因为王珮瑜喜欢上京剧后,每天如醉如痴地听她的各种唱段,以至于每晚瑜伽的背景音乐都换成了京戏。有一天在电话里告诉老母亲我喜欢王珮瑜,喜欢她唱的戏,滔滔不绝、兴奋地讲了很久。末了,我听到妈妈意味深长地说:“好,我的孩子里有人喜欢京剧了,我那一柜子的书和磁带就有人接着了,我还担心将来……”。那一刻,我忽然深切地明白了“传下去”对一门古老的艺术,一位优秀的传人,乃至一个老戏迷、老票友有多么至关重要了,因为戏里面、心里面有太多太多无法割舍的东西……。

最后,我想说感念,感恩:2017,红尘有幸终识君。

你有不灭的天真与可爱

    最近,王珮瑜的官方粉丝团邀请大家分享“入坑”经历,所以我也来分享一下:我自己被圈粉是因为那个着一袭长衫,自带风骨,念白大气磅礴,韵味古老深长,撼动人心,使人彻底沦陷的《念奴娇 赤壁怀古》中的王珮瑜。一首古词,怎么可以念得这么好听?!怎么能有这么强烈的表现力!湖广音、中州韵,被音乐化的古语方言秒杀当今普通话的朗诵啊,估计朗诵界、播音界的名家们也不一定能幸免。那一刻我恍然惊觉,这是国粹艺术瑰丽的光芒与王珮瑜四射魅力的交相辉映,是一场不可多得的饕餮盛宴,具有无可替代的美感,领教了,拜服啊!


圈粉一瞬间 平地起波澜

再来几张图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