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3 18:10:06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文/谢文娟

-1-

《笑傲江湖》讲述的是一个充满阴谋诡计的故事。

岳不群算计着夺取林家的《僻邪剑谱》,左冷禅算计着武林盟主的位子,东方不败算计着“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就连初登场时鲜衣怒马的富家少爷林平之,也在家破人亡之后,一步步变成乖戾阴郁的大反派,在被算计与算计之间备受煎熬。

在这个充满尔虞我诈的江湖里,令狐冲的洒脱不羁就像是一杯烈酒。而有一个人,她却像是一朵清莲。于血雨腥风中,出淤泥而不染。

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她正身处于漩涡之中。

那是刘正风准备金盆洗手之际,武林各路人马齐聚衡阳城内。原本大家是来凑热闹的,没想到先围观了一桩命案。

青城派的罗人杰命丧于衡阳城外,而他身上所插着的剑,正是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的。一时之间,令狐冲成了众矢之的,被误认为是跟田伯光一起狼狈为奸。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形势一触即发之际,金庸安排她出场了。原著是这么写的:

“门帘掀处,众人眼睛陡然一亮,一个小尼姑悄步走进花厅,但见她清秀绝俗,容色照人,实是一个绝丽的美人。她还只十六七岁年纪,身形婀娜,虽裹在一袭宽大缁衣之中,仍掩不住窈窕娉婷之态。”

没错,她就是这个清秀绝俗的小尼姑,名字叫仪琳,是衡山派的弟子。

听到江湖人士都在指责令狐冲草菅人命,仪琳忽然就站出来替他辩护。她看上去那么柔弱娇小,但语气却如此斩钉截铁。而且,她还盈盈跪倒,双手合十,虔诚地向在场的各位武林前辈起誓所言非虚。

众人目光都射向仪琳脸上,但见她秀色照人,恰似明珠美玉,纯净无瑕,连余沧海也想:“看来这小尼姑不会说谎。”

紧接着,她将令狐冲如何从田伯光手里把她救出来的事娓娓道来。带着点劫后余生的庆幸,又有着不谙世事的蠢萌,将一场原本剑拔弩张的纷争,说得甚是生动有趣,也烘托出了令狐冲这个角色的英雄气概。

不得不说,金庸借仪琳之口来引出令狐冲,确实是匠心独运。一个是纯真无暇的尼姑,一个是放纵不羁的浪子,这两者之间的故事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埋下了伏笔。

不知道,此后青灯古佛的孤寂岁月里,每当想起与令狐冲的这场相遇,仪琳是否还会红了眼眶?

-2-

在遇见令狐冲之前,仪琳的世界很简单,佛门清修,无欲无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她身世可怜,亲爹原来是一个屠夫,后来当了和尚,但依旧酒肉荤腥都沾,故被称为“不戒和尚”。亲娘原来是出家修行的尼姑,后来禁不住爱人的苦苦追求,于是还俗嫁了人。

这原本可以是幸福的一个家庭。奈何她爹娘的爱情,既惊世骇俗,亦烈火油烹。

她出生才三个月,因为一场误会,她娘便认定他爹是寻花问柳的负心人,留下一封信离家出走,而她爹天涯海角去寻觅,半生漂泊无依。

可怜的她,出生几个月就被送到恒山派,从此遁入空门,做了尼姑。

那一日,她随着师父定逸师太和一众师姐下山去衡阳。中途落雨,山陡路滑,她不小心摔了一跤,跑去溪边洗手。不料采花大盗田伯光突然出现,并将她掳到一个山洞里。

田伯光色心顿起,对仪琳几番调戏。在这危急关头,令狐冲出现了。

他先是用笑声引起田伯光的注意,又用激将法把田伯光引出山洞,救出仪琳一起藏匿在草丛里。甚至,胳膊被田伯光砍的鲜血直流,也忍着没有吭声。

后来他带着仪琳逃回山洞,情急之下与田伯光大战。为了让她先逃出去,他竟然用难听的话来大骂。

虽然行事不拘,言语粗俗,但能够对一个陌生人拔刀相助,甚至不顾自己的性命。这就是仪琳对令狐冲的第一印象,想必她心里还充满了十二万分的感激之情。

后来在回雁楼,仪琳再次被田伯光逮住,叫了一桌子荤菜,逼着她犯戒。

“他说我如不吃,他要撕烂我衣服。师父,我说甚么也不肯吃,佛门戒食荤肉,弟子决不能犯戒。这坏人要撕烂我衣服,虽然不好,却不是弟子的过错。”

在守住清规戒律与被当众羞辱之间,她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如此看来,年纪虽小,但却是非分明。

好在,当危险又一次来临的时候,曾经救她一命的令狐冲又出现了。

他为了说服田伯光放了仪琳,竟然编出了许多谎话,也将尼姑贬损到了极致。

但她却在两人的谈话里得知,原来之前令狐冲故意说自己叫“劳德诺”,不过是想保护她的清誉不受人指点罢了。

连续两次仗义相救,已是感激。还能顾全一个姑娘的清白,甚是感动。更何况,这个人还长得那么英俊潇洒,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风流倜傥之态。

此番种种,对于一个不谙世事的单纯小姑娘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吸引力。

从前,她的世界很小,只有晨钟暮鼓,青灯古佛。

此后,她的世界很大,多了一个英雄,念念不忘。

-3-

令狐冲的出现,就好像是在仪琳平静的心湖内猛然投进了一颗石子,顿时荡起阵阵涟漪。

从那以后,她时刻惦记着这位令狐大哥的安危,也容不得旁人对他有半点诬蔑。

她开始有了喜与悲,也陷进了爱与恨,再也不是那个六根清净、心如止水的出家人了——

仪琳望着天上眉月,幽幽叹了口气。令狐冲忍不住想问:“你小小年纪,为什么有这许多烦恼?”

她一直在尘世之外,对佛门有着坚定的信仰。群玉院的花团锦绣,于她不过是过眼云烟。面对田伯光的威逼利诱,她尚能秉承初心,即便受辱也绝不动摇心志。

可是一旦遇见令狐冲,她便乱了方寸。

那一次,他身受重伤,饥渴难耐,想吃西瓜。这原本不是难事,眼前就有一大片瓜田。可是主人不知何在,这就难倒了她。

擅自摘了西瓜,便是偷盗无疑,这不是出家人该有的行为,必定与信仰冲突,也要承受罪业。不摘吧,又满足不了令狐冲的心愿,眼睁睁看着他性命垂危口渴难受。

怎么办呢?内心的挣扎让她流下了眼泪,最终竟然哭着摘回了西瓜。

或许,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她明白了令狐冲在自己心中的份量。

当一个人心里住进了另一个人,整个世界都会为之倾倒。

她循规蹈矩了十六年,日子过得也无风雨也无晴。令狐冲就像是一阵清爽的山风,灌满了心里的每一个角落;又像是一杯清冽的白酒,刚刚靠近就已经沉醉。

但她不敢声张,也不敢袒露,只能在衡阳城外荒郊野岭的那短暂独处里,将全副心思遥寄夜空,对着流星许下心愿。

原著里曾有这么一段:

仪琳脸上一红,想起了当日和他在旷野共处的那段时光,便在此时,天际一个流星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闪烁而过。

 令狐冲道:“你记不记得心中许愿的事?”

 仪琳低声道:“怎么不记得?”

 她转过头来,说道,“令狐大哥,这样许愿真的很灵。”

 令狐冲道:“是么?你许了个什么愿?”

仪琳低头不语,心中想:“我许过几千几百个愿,盼能再见你,终于又见到你了。”

暗恋是一个人的苦旅,它从不惊心动魄,但却是暗流汹涌。

比起郭襄的天涯寻觅,程英的冷静自持,小昭的服侍左右,仪琳所能做的,恐怕也只是每日在观音菩萨面前诵经念佛:

“请菩萨保佑令狐大哥无灾无难,逢凶化吉,保佑他和任家大小姐结成美满良缘,白头偕老,一生一世都快快活活。”

-4-

纵观令狐冲身边的三个女子,岳灵珊是他心中永远单纯美好的初恋,即便遗憾错过也经久不忘;任盈盈是为他付出最多的,任凭刀山火海都是一往无前,还懂得包容与谅解,最终修成一世良缘。

而仪琳,却是最懂令狐冲的一个。

相爱容易,相守难。相知,更是世间罕有。

从相遇的那一刻起,仪琳就读懂了令狐冲,了解他人生之中不可或缺的乃是酒和自由。就连他在每一个阶段的心思,都是那么的了如指掌。

在《迫娶》这一章里,仪琳的亲娘哑婆婆将令狐冲与任盈盈都绑了起来,逼迫令狐冲娶仪琳,并骗仪琳说令狐冲心里其实爱着她。

可她呢?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初识得他时,令狐大哥只爱他小师妹一人,爱得要命,心里便只一个小师妹。后来他小师妹对他不起,嫁了别人,他就只爱任大小姐一人,也是爱得要命,心里便只一个任大小姐。”

她心如明镜,对于爱恨全然拎得清,不盲目,也不强求。

面对哑婆婆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她只是淡然笑之,虽然心中不免酸楚,但却是有一股子的倔强。

她说:“我时时想着他,时时向菩萨求告,要菩萨保佑他逍遥快活,只盼他无灾无难,得如心中所愿,和任大小姐成亲。婆婆,我只是盼他心中欢喜。我从来没盼望他来娶我。

爱而不得,本身就是一种痛苦。

难能可贵的是,仪琳有着这份清醒与通透,既明白自己与令狐冲之间不可能,也从不去费尽心机纠缠。

她只是远远地站在他身后,祈求他平安喜乐,也诚挚地祝愿他幸福。这一点,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

塞林格有句话说:“爱是想触碰,又伸回手”。

这句话用在仪琳身上再合适不过,她遇见了那样一个男子,照亮了她灰暗的世界,想奋不顾身地去触碰这份爱,却终究还是默默地伸回了双手。

有人说,人世间的爱情不过两种。一种是相濡以沫厌倦到老,一种是相忘于江湖怀念到哭。

相聚日短,相思无穷。

他曾在她心里种下一棵树,风吹花落,缤纷了她的整个世界。可待到繁花落尽,便又只剩下一地落英,兀自凋零。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