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3 18:09:49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程序员浏览文章

        我们心中的李清照,似乎只是一个婉约的女子:李清照,她是中国古代罕见的才女,她的词多写其悠闲生活,多描写爱情生活、自然景物,韵调优美;她的词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她将“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的婉约风格发展到了顶峰,成为婉约派代表人物之一。

        然而,李清照也有爱憎分明、刚正不阿的性格,战乱、黑暗的现实又使她具有了满腔的爱国热忱,她的豪放是豪气冲天,一往无前。


        李清照的豪放诗词,首推《夏日绝句》: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人,活着应当做人中豪杰,死后也要做鬼中英雄。现在啊,人们还在怀念项羽,思念他不肯苟且偷生,退回江东。1127年,金兵入侵中原,砸烂宋王朝的帝都东京,掳走徽、钦二帝,赵构南逃。后来,李清照之夫赵明诚出任建康知府。一天夜里,城中爆发叛乱,赵明诚不思平叛,反而临阵脱逃。于是,他们被迫沿长江西行,在路过乌江时,李清照有感于项羽的悲壮,创作此诗,暗讽南宋王朝和自己丈夫之意。

        李清照的那种凛然风骨,浩然正气,充斥天地之间,直令鬼神徒然变色。


      《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李清照早年酬和张耒《读中兴颂碑》诗所作。作品深刻分析了唐朝发生安史之乱和军队无能的原因,借古喻今,表现了对北宋末年朝政的担忧。

      《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其一):

    五十年功如电扫,华清花柳咸阳草。

    五坊供奉斗鸡儿,酒肉堆中不知老。

    胡兵忽自天上来,逆胡亦是奸雄才。

    勤政楼前走胡马,珠翠踏尽香尘埃。

    何为出战辄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

    尧功舜德本如天,安用区区纪文字。

    著碑铭德真陋哉,乃令神鬼磨山崖。

    子仪光弼不自猜,天心悔稿人心开。

    夏商有鉴当深戒,简策汗青今具在。

    君不见当时张说最多机,虽生已被姚崇卖。

      《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其二):

    君不见惊人废兴传天宝,中兴碑上今生草。

    不知负国有奸雄,但说成功尊国老。

    谁令妃子天上来,虢秦韩国皆天才。

    花桑羯鼓玉方响,春风不敢生尘埃。

    姓名谁复知安史,健儿猛将安眠死。

    去天尺五抱瓮峰,峰头凿出开元字。

    时移势去真可哀,奸人心丑深如崖。

    西蜀万里尚能反,南内一闭何时开。

    可怜孝德如天大,反使将军称好在。

    呜呼,奴辈乃不能道辅国用事张后专,乃能念春荠长安作斤卖。

        李清照将腐化昏聩的唐明皇和诸般谄媚误国的佞臣一同作了鞭挞,总结历史的教训,影射了北宋末年腐败的朝政——君主荒淫无能,臣僚尔虞我诈。此刻的李清照,不再是柔弱的女子,而是一个有担当的“女将”。


        李清照的《题八咏楼》更是豪放开阔:

    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

    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

        李清照登上八咏楼远望逸情,暂且放下对国事的忧愁,把它留给后人。这里的水道密集,可以深入江南三千多里,足以影响江南十四州的存亡。

        李清照避乱流寓金华,感叹祖国山河破碎,徒成半壁,她的强烈的忧国之情,跃然纸上。


        她的《渔家傲·天接云涛连晓雾》的豪放潇洒也可与李白比肩: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天空连接着那像波浪一样翻滚的云霞,这些云霞又是和晨雾连在一起,显得曙色胧朦。而透过云雾远远望去,银河中波涛汹涌,像要使整条河翻转过来似的。河中许许多多帆船在滚滚的大浪中颠扑,风帆摆动得像在银河中起舞一样。也渐渐地使她的梦魂,好像回到天帝居住的宫殿去了,她听着天帝在对她说话,殷勤地问她要回到哪里去?我告诉天帝,我所走的路程很远,现在已到了黄昏,还没有到达。即使我学诗能写出惊人的句子,又有什么用呢?她要像大鹏那样乘万里风高飞远举,离开那龌龊的社会。叫风不要停止地吹着,把她的轻快小舟吹到仙山去,使她过着那自由自在的生活。

        李清照在天帝面前倾诉自己空有才华而遭逢不幸,奋力挣扎。这首词把真实的生活感受融入梦境,把屈原《离骚》、庄子《逍遥游》以至神话传说谱入宫商,使梦幻与生活、历史与现实融为一体,构成气度恢宏、格调雄奇的意境,充分显示了作者性情中豪放不羁的一面。

        李清照也爱憎分明、刚正不阿,战乱、黑暗的现实又使她具有了满腔的爱国热忱,她的豪放是豪气冲天,一往无前。

        此刻,我耳边又想起了那千古的绝响: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