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9/14 17:32:35当前位置推荐好文社会热点浏览文章

王梅说李娟是肮脏的女人,而肮脏的女人早晚会给家里带来不幸。

可我喜欢李娟,她比村里的女人都温柔,从不惹事非,不说脏话,衣服亦漂亮、时尚。王梅呸了一声,连带吐出还沾着口水的瓜子皮,啥时尚,就是骚!说完,一群三十出头的女人开始嘀嘀咕咕咬起耳朵,时不时露出夸张的斜眼歪嘴的鄙夷表情。

邻居说李娟是村里的耻辱,这么一个淳朴的小乡村,出了一个陪酒女,一村人的脸都被丢尽了。

李娟的老公王亮从来都是表现得毫不在意,只要李娟能带回钱够他在赌桌上挥霍,管她挣钱的方式是站着还是躺着。

这个欠了一屁股赌债逼得李娟卖身的男人,花着李娟挣来的肮脏的钱,逍遥而又快乐地活着。男人们在背后一边骂着王亮绿王八,一边嫉妒地讨论着王亮伸手要钱的福气。

赌桌上有人问王亮,你就不怕李娟在城里跟别人跑了。

“她要是敢跑,我就杀了她全家!”王亮叼着烟恶狠狠地说。李娟从不怀疑一个赌徒的凶狠,自己父亲背上留下的两条刀疤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她,王亮因没钱而要杀人时的毒辣。

王亮的内心极度厌恶李娟的身子,每次的发泄都像是一场惨无人道的施虐。他喜欢像狗一样骑在李娟身上,以一种掌控李娟整个身体的视角,肆意而凶狠地展开蹂躏,他用嘴巴啃咬李娟的背部,用双手撕扯她的乳房和小腹,不顾李娟近乎绝望的哀嚎,让她回答他和嫖客到底谁更厉害。

无论是哪种答案,迎接李娟的都是一顿毒打。如果沉默,迎来的就会是力道狠毒的耳光。

这一天,王亮不仅输掉了李娟刚刚寄回来的两万元钱,还欠下一万元的赌债。想着赌桌上大家对他或明或暗的嘲笑,以及输钱燃起的愤怒,王亮连哄带威胁地将李娟骗回了家。

刚进家门的李娟还未站稳,迎头就挨了一脚窝心踹,还没来得及看清踹人的模样,李娟就被当趴在里屋的门上扒光了裤子。王亮粗暴地撞击着李娟的身子,一手当门,一手拽住李娟的头发猛地向后拉扯,李娟颤抖地扭着脖子,仰脸看着喷着热气的王亮,他的眼睛是杀人的红。

李娟流着泪忍着疼痛承受着王亮带来的蹂躏,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却激怒了王亮。王亮抓住李娟的头,哐哐撞向木製的屋门。李娟双手捂着脑袋苦苦哀求。

“你平时是不是就用这可怜样勾引外面的男人?!”王亮咬着牙,齿缝中恶狠狠地漏出这句话,双眼通红,冒着愤怒。

李娟哭喊着说我错了,不敢回答王亮的问题。王亮亦根本不需要李娟的回答,他要的只是李娟绝对低贱的服从和忍受。他将李娟狠狠扔在水泥地上,拿起门后的藤鞭一下下抽在李娟身上,李娟捂着脑袋翻滚着试图躲避抽来的鞭子。李娟早已习惯了王亮的狠毒,早就没了,亦不敢有反抗的心。

打累的王亮搜刮出李娟行李里仅有的一千元钱,又将其赶了出去。临走前,王亮恶狠狠地撂下一番话。

“下个月回来要是带不够两万块钱,老子就去杀了你全家。反正老子是烂命一条,死了就死了,不过死之前肯定会拉上你全家陪葬。”李娟浑身哆嗦着不敢迈步。

王亮看着李娟鹌鹑一般害怕的样子,得意地哈哈大笑。他站起来走到李娟面前,拽了拽裤子,抓过李娟的手放在自己的裆部,“死之前老子亦不会亏待你妹妹的。”

恶魔,恶魔,你一定不得好死。李娟在心里一遍遍地诅咒眼前这个疯了的男人。

这一年,国家扫黄打非形势非常严峻。李娟所在的会所被查封,幸运的是李娟抵时在出租屋里养伤,躲过了一劫。只是会所被封,借的钱亦快花完,没了收入短时间又筹不到钱的李娟被房东扫地出门。

游荡在大街上的李娟,看着霓虹灯下陌生的城市,想着犹如恶魔的王亮,渐渐地想到了死。只要我死了,王亮就不会再伤害我的家人了。李娟绝望而凄楚地想着。

只是王亮似鬼魅一般缠着她、折磨着她,纵使她要死,亦不容易。

王亮在手机里鬼哭狼嚎地哀求李娟赶紧拿两万块钱回家,手机那头除了王亮的哀嚎,还有债主恶狠狠的咒骂和威胁。

“我没钱。”李娟异常的冷静。

“不还钱,我们就砍了你老公的胳膊和腿。”

砍吧,砍吧,砍死了才痛快。李娟心里升腾出史无前例的喜悦和畅快。

心中虽波涛汹涌,李娟的语气仍冷淡淡,“没钱。”

“李娟,老子知道你心里在想啥。你别做梦了,老子就是死,亦不会让你家人好过。你就等着给你爸妈收尸吧!”王亮的怒吼声穿过电话刺痛着李娟的耳朵。

李娟一阵阵地打寒颤。

第二天,李娟揣着在旧嫖客那里借来的一千元钱,回了家。

债主瞪着肥腻腻的眼睛,盯着李娟丰满的胸部,一把摸上她的大腿,揉捏着光滑的肉体一路到了大腿根,嘴里不停地说着让李娟还钱。李娟谎称钱在小姐妹手里,让其缓两天。

债主淫笑着在王亮耳边嘀咕了两句,王亮站起身把李娟推进了里屋,债主就在这里强奸了她。她麻木地承受着一堆肥肉在自己身上贪婪而急不可耐的撞击,虽早已习惯了各式各样的男人,只是这一次李娟觉得非常恶心,一种从身体深处翻滚出的恶心。

事毕,债主提着裤子心满意足地走出了屋,对着王亮说了一句,你媳妇干起来真不赖。又叮嘱王亮,赌债最多只缓两天。

债主走了,王亮走进里屋,看着躺在床上的李娟,想起刚才那人的话,做势就要打李娟。在他眼里,李娟越发淫荡了。如果李娟能及时带回两万元钱,他亦不至于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强奸,男人最后一点颜面亦被李娟狠狠撕碎了,他抬手给了李娟一嘴巴。然而被债主殴打致伤带来的疼痛,使他未至于继续施虐下去。

他爬上床踢了李娟一脚,让她滚到一边躺着。躺下后,王亮再次警告李娟一定要拿到钱,并冷笑一声,不然我就把你妹绑到这,抵着你的面干她!

恶魔,恶魔,李娟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怒火烧的滚烫。她爬下床,从厨房拿出剁肉刀,回到了里屋。

李娟背着手冷冷地说,你刚才说你要干嘛?

强奸你妹!王亮闭着眼睛冷哼一声。

李娟举起刀猛地砍向王亮的裆部,王亮嗷的一嗓子伸手摸向裤裆。

李娟,你是不是找死。王亮怒吼着起身要夺下大刀。

李娟颤抖着边哭边砍向王亮,都是你逼我的!

这一刀砍断了王亮的手筋。

王亮从床上扑通摔到地上,不停地磕头,求李娟放过自己,他一定痛改前非,再亦不敢了。

李娟的脑袋里装了太多的东西,早已无力承受。她看着王亮,此时的王亮真可怜。但想起昔日王亮的恶毒和虐待,想起父亲身上的伤,想起王亮对妹妹的心思。她闭起了眼睛,双手握刀胡乱地砍向王亮。王亮的求饶声越来越弱。

终于,她砍累了,睁开了眼睛。王亮的皮肉绽开着,肠子流到了地上,鲜血染红了屋子。李娟看着眼前的一切,头晕目眩,胃部抽筋呕吐了起来。呕吐物混合着黄胆汁灌满了王亮肚子上的窟窿。

太累了,活着太累了。李娟慢慢地走到大门外,在手腕和脖子上各砍了一刀,倒在了门前的小巷里,死了。

李娟死了,亦没了清白。村民议论着,李娟不仅身体肮脏,心更是歹毒。

没人可怜李娟反抗时的绝望,他们关心的只是她死了,如他们料想的一样年纪轻轻就会死掉。只是李娟死的不够香艳,未至于死在嫖客的床上,令他们少了些嚼舌的话资。这一点,他们很失望。

网友评论